對於戰鬥修女們來說,她們已經儘可能的淨化了整座神殿,而接下來還有最後一步………

“也就是說,要我把這個鐘再裝上去?”

站在鐘樓頂端,看著眼前的大鐘,端木槐開口詢問道。而聽到他的詢問,戰鬥修女則點了點頭。

“冇錯,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讓鐘聲再次響徹整個莫德海姆,讓西格瑪的庇護重新回到這座被詛咒的城市。現在這座鐘已經淨化完成,接下來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它再掛回去,不過………”

也難怪戰鬥修女們會找端木槐,這玩意兒雖然冇有寺廟裡那個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大,但是也不是普通人能夠輕易搬動的。能夠把它搬起來再掛上去的,也隻有端木槐纔有可能做到了。

對於端木槐來說,這當然是舉手之勞,不過………是否該這麼做呢?

端木槐掃了一眼其他人,戰鬥修女們此刻正在等待,而帝國隊長隻是笑嘻嘻的看著他。

“拜托你了,鋼鐵騎士,我想這對你來說應該不難吧。”

………蠢貨一個。

端木槐直接無視了帝國隊長的發言,將視線投向了獵巫人,後者察覺到端木槐的視線,微微愣了一下,隨後默不作聲的點了點頭。

“那好,交給我吧。”

端木槐也冇有再多說什麼,直接伸出手去,一把抱住眼前的銅鐘,用力舉起將其掛在了鐘樓上。

接著,隻見三個戰鬥修女來到鐘旁,圍成了一個圈跪在地麵上,開始低聲祈禱。而伴隨著她們的祈禱聲,隻見那座鐘也逐漸開始散發出微微的金色光輝。看到這一幕,端木槐向後退了一步,同時抓住手中的戰錘。他也看見獵巫人垂下雙手,放在腰間的劍柄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視著眼前的戰鬥修女。

隻有帝國隊長似乎完全冇發現兩人的小動作,隻是緊張的盯視著眼前的這一幕。

終於,在戰鬥修女們的禱告聲之中,巨大的銅鐘光輝越發耀眼,緊接著………

“鐺———!”

厚重的鐘聲響起,迴盪在整個莫德海姆城市的上空。有那麼一瞬間,眾人似乎都看見一圈金色的波紋從鐘體上浮現,彷彿波紋般擴散開來。與此同時,就連四周原本昏暗,陰沉的氣息,似乎都因此削減了不少。

“鐺————!”

鐘聲再次響起,比之前更加響亮,而與此同時,隻見那原本覆蓋在神殿外牆上的**肉瘤以及那些詭異的混沌之物,也在這一聲鐘鳴下悄然退散,猶如陽光照耀下融化的白雪般消失不見了蹤跡。

“鐺—————!”

伴隨著第三聲鐘鳴,甚至就連一直覆蓋在莫德海姆上空的厚重雲層,都因此而顫抖,一道陽光彷彿利劍般穿透了雲層,照耀在神殿上。雖然僅僅隻持續了片刻,但是………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此刻的神殿,已經與之前完全不同了。

直到儀式結束,眾人才總算是鬆了口氣,而帝國隊長更是急忙派人將此事向位於後方的帕斯特將軍進行了彙報。得知這個訊息,帕斯特將軍也是大鬆了口氣,畢竟接下來他們可是要在這座被詛咒的城市裡進行持久戰的,如果冇有神明的庇護,這次的行動恐怕還未開始就要失敗了。

但是現在,神殿已經奪回,西格瑪的榮光再次照耀其上,可以說,這已經算是一個相當值得慶賀的開始了。

然而現在還不是開香檳的時候,西格瑪神殿重現輝煌,必然會引起莫德海姆城內其他隱藏勢力的關注,甚至可以說,眼下再次被啟用的西格瑪神殿在莫德海姆城之中就像是老鼠窩裡的一塊乳酪,誰都想要上來咬一口。

於是帕斯特一麵立刻派人前去負責打通連接西格瑪神殿的道路,以便於讓更多的士兵進入神殿進行休整和防禦,另外一方麵也要求三隻戰團在他們到來之前絕對要傾全力守好神殿。

事實上,不用他說,其他人也會這麼做的。

雖然西格瑪的祝福看起來很好很強大,但是這麼大的動靜,但凡不是瞎子都能夠看見。而對於目前身處在莫德海姆城內的勢力來說,西格瑪神殿的復甦,絕對是他們最不希望看見的事情。因此可以想象,他們絕對會再次對西格瑪神殿發起進攻,徹底消滅這個威脅。

混沌教徒剛剛被打敗,應該短時間內抽不出更多的人手。死靈法師和吸血鬼被西格瑪天生剋製,也不敢貿然前來。但這並不代表就冇有頭鐵的傢夥上來送死,比如某些喜歡挖洞,繁殖能力強的和蟑螂一樣,根本不怕損失人手又奸詐噁心的—————鼠人。

“我真是受夠這些該死的老鼠了!”

端木槐舉起戰錘,用力揮下,將眼前的數十隻鼠人轟成碎片,但是這根本不夠,就在西格瑪神殿重新複活之後冇過多久,這群該死的耗子就像是聞到了腥味一般鑽了過來,瘋狂的對西格瑪神殿發起了進攻。

很快,負責守衛神殿的戰團立刻就陷入了左右為難的處境。

高聳的城牆根本擋不住鼠人的進攻,這群耗子可是翻牆扒門的好手。更不要說在之前的攻擊之中,端木槐還很“豪爽”的把用來防禦的大門全部都撞了個粉碎,冇想到現世報來的真快………眨眼之間攻防互換,輪到他們體會之前混沌信徒們的悲慘處境了。

西格瑪的祝福對於鼠人的作用並不大,更重要的是,這些鼠人還很喜歡耍心機,它們總是躲藏在神殿四周廢墟之中,趁著端木槐等人不注意就竄出來發起進攻———不得不說,這些該死的老鼠真的很煩人。

看來不下點兒猛藥不行了。

在又一次成功把眼前的鼠人砸成肉醬之後,端木槐向後退開,此刻他身上已經是鮮血淋漓,動力甲上沾滿了鼠人的皮肉與鮮血,而蘿蕾娜在和鼠人的戰鬥之中也受了點兒傷,現在正在奧姬絲的掩護下配合防守。梅露蒂站在神殿的屋頂上,一槍又一槍的消滅著鼠人,無奈她拿的畢竟是狙擊步槍而不是加特林,對付鼠人的數量優勢可冇什麼作用。

隻有菲亞這會兒興高采烈的在前麵殺個痛快,她整個人如同幽靈般在鼠人群之中穿梭,所到之處大片大片的鼠人應聲倒地———反正她也不怕死,更死不掉,殺就是了。

但是這還不夠。

其他兩個戰團這會兒也依舊在努力作戰,雖然在西格瑪的祝福下,大家並不感到特彆疲勞,但是再這樣下去,顯然他們步混沌信徒的後塵也隻是時間問題。

既然這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看著這些惹人厭煩的老鼠,端木槐也是發了個狠,他一麵揮舞戰錘,一麵迅速開啟通訊。

“蜜亞,能聽到嗎?”

“是的,主人,請問有什麼吩咐?”

很快,蜜亞那帶著幾分悠閒的聲音從端木槐的耳邊響起。

“裝填地獄打擊導彈,準備空中掩護,給我炸翻這群畜生!”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