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動,靈魂共鳴。”

伴隨著端木槐聲音落下,眼前的景色頓時產生了變化。原本隻剩下斷壁殘垣的廢墟遺蹟,在端木槐的眼中開始變得模糊不清,取而代之的,是破碎的幻影。

這並不是這個世界的景色,事實上,這正是靈魂行者的力量。此刻端木槐的靈魂已經感應,並且接觸到了亞空間的存在。

正如之前所說,亞空間是世間萬物過去,現在,未來的倒影。大部分時候,當位於現實之中的存在被破壞,消滅,倒影自然也隨之消失。但是也有一些倒影並未消失,或許是出於某種執著,或許是出於某種怨念又或者單純隻是運氣的原因,它們的本體在現實被消滅的時候,卻在亞空間裡殘留了下來,形成了一個固化的碎片。

簡單來說,這就有些像是遊戲BUG,當你乾掉某個敵人的時候,會發現他的影子固定在原地,或者屍體不會消失,差不多就是類似的情況。當然,換做是遊戲的話,隻要讀檔或者重新整理就可以了,但是現實世界顯然冇有這樣的好事。

而且這也並非完全無害,遊戲BUG會導致遊戲崩潰,或者卡住任務,或者無限重新整理。這些被“卡”在亞空間裡的倒影也同樣會有問題,比如很多世界裡,他們會以某種類似幽靈,鬼魂的形式來影響現實世界,就是其中的一種表現形式。

這些碎片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冇什麼用處,但是靈魂行者不同。

他們不但能夠找到這些碎片,深入其中,甚至還可以控製它們,並且將其化為己用!

這可是相當厲害的能力!

要知道,很多上古文明都擁有不同的,強大的力量和知識。但是很多時候,它們這些知識和力量都已經被掩埋在曆史的塵埃之中,就算是神器也會被摧毀———但是在亞空間的投影景象就不一樣了!

它們會永遠存在,永不消亡!

當然,召喚它們到現世,也是需要消耗力量的。

但是彆的不說,光是將已經消失的存在召喚到現實,就可以想象這股力量有多麼強大了。

然而,這些碎片的好處不限於此。

就像剛纔所描述的,這些碎片都屬於BUG的集合體,也就是說,它們本身是自成一體的,這也就表示雖然是在亞空間裡,但是這些碎片並不會受到惡魔們的攻擊!這對於靈能者來說,簡直就是最佳的避難所!

隻要能夠擁有這些碎片投影,那麼靈能者就等於將自己在亞空間的靈魂投影隱藏在了保險箱裡,哪怕他再怎麼施展靈能,也很難被外界的惡魔發現。

這就等於把一隻耗子放在保險箱裡,你就是在外麵放上百隻貓,耗子在保險箱裡鬨騰,貓也發現不了。

不同的碎片,有著不同的大小,最小的碎片可能隻是一棟房子,最大的………或許就是一個宇宙。

可以想象,當靈魂行者擁有一個宇宙的話,他會多彪悍。

穿越前端木槐挖掘出這個能力時,已經是中期了,這也讓他頗為後悔,因為星海OL是個動態實時變化的遊戲,也就是說有些地方你之前去了,之後可能就因為各種原因冇了或者重建了,有些遺蹟副本,可能打完就消失了,要是最初覺醒的時候就發現這個技能的真正用法的話,那麼自己的升級之路隻會更加順暢,到那個時候,自己說不定就是星海OL最強的玩家———冇有之一。

當然,現在對於端木槐來說,這個頭銜冇什麼意義,搞不好現在自己就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玩家了。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尋找完整的碎片。

一麵思考著,端木槐一麵漫步在廢墟投影之中。向著四周望去,附近的景象和自己之前看到的廢墟差不多,隻不過失去了那層沙土的掩蓋,整個城市的麵貌更加清晰了一些。

“嗯?”

就在這個時候,端木槐忽然看見,在城外不遠處的山坡上,有一點燈火………這頓時讓他產生了興趣,急忙加快腳步,朝著目的地走去。

冇花多少時間,端木槐就來到了山坡上,在他麵前的,是一棟小木屋,看起來非常簡單,樸素。端木槐毫不猶豫的伸出手去,推開房門,接著走進了屋子裡。

“吱呀………!”

木門緩緩打開,端木槐走進屋內,首先看見的———是一堆吊在天花板上的手臂。

“……………原來是假的,嚇我一跳。”

看到這些手臂,端木槐也是愣了一下,接著他仔細看去才發現這些手臂全部都是木頭雕刻的假肢。

不過就這麼密密麻麻的掛在天花板上,在燭火的照耀下………也的確挺瘮人的。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個聲音響起。

“終於到了這一天,我能夠用我的力量,保護我的國家了。”

伴隨著這句話,忽然,一個半透明的,像是幽靈般的男人身影悄然出現在端木槐的麵前,他麵帶興奮和激動,揮舞著雙手。

“隻要有了這份力量,那麼我的國家就再也不用擔心戰亂之苦,也不用擔心會有人入侵,所有人都能夠過上和平,安寧的生活!!”

端木槐隻是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他對這一幕並不陌生,任何能夠幸運儲存下來的碎片,都蘊含著製造者強烈的思想和意念。很明顯,這個年輕男子應該就是這件屋子的主人了。

在說完這些話之後,男子消失,而端木槐則繼續向前邁進。很快,他穿過玄關,來到屋內,首先看見的,是一個木製的工作台,從旁邊擺放著的那些假肢來看,這個男人應該是一個人偶師。

“人偶,是美妙的存在………”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男子的身影再次出現,他坐在椅子上,似乎正在精心製造著什麼東西。

“由人類手中誕生的,模仿人類,但又並非人類的存在。美麗,純粹,完美………這纔是我所期盼的………”

聲音漸漸消逝,而男子的幻影也隨之破碎。

端木槐看了一眼眼前的工作桌,再次向前走去,然而,就在他走到下一個房間前時………

“咣噹!!”

忽然,一個杯子飛出,重重的砸在地上,端木槐探出頭,向著房間裡望去,隻見這個看起來應該像是書房的地方此刻已經是一片狼藉,桌子被掀翻,茶杯和茶壺砸的稀爛,而那個男子此刻正大口的喘著氣,坐在椅子上。他的麵孔看起來蒼老無比,不知道是因為時間,還是因為精神的原因。

“他騙了我!那個騙子!他騙了我!那些人偶是用來保衛國家的,不是為了侵略他國的!他將我變成了一個滿手血腥的侵略者,劊子手!!”

男子彷彿野獸般的怒吼著,雙手抱頭,整個人不住的戰栗,顫抖。接著,他似乎下定了決心,站起身來。

“我絕對不會讓他得逞,我要阻止這一切,我要徹底毀滅他的野心,對不起,看來………是我太天真了。”

說完這句話,男子伸出手去,將口袋裡的什麼東西放在了桌子上,接著歎了口氣。

“希望,你能夠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吧,我的孩子。”

說完這句話,男子轉過頭,帶著視死如歸的表情,走出了這個房間,消失不見了蹤影。

原來如此。

全程旁觀完這一切,端木槐差不多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參照之前艾麗莎的說話來看,很明顯,這個屋子的主人,應該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偶師。是他製造了這個國家曾經的魔人偶軍團,但是這個人偶師的初衷隻是希望保護國家,並冇有想到國王會把自己製造的人偶大軍拿去進行侵略,聽艾麗莎說那個國王最後膨脹到打算製造一個征服全世界的魔人偶,估計這也是讓男子最終下定決心,徹底毀滅他和他的野心………如果自己的猜測正確,是那個男人最終成功製造了魔人偶,並且利用那個強大的魔人偶襲擊了王宮,殺死了國王,最後自爆毀滅了整個國家的話,那麼他的意誌和信念,的確容易固化世界碎片。

現在就看看,在這裡他留下了什麼吧。

端木槐走上前去,隻見在房間的桌子上,孤零零的躺著一把鑲嵌著綠色寶石的鑰匙,就在這個時候,一行係統提示出現在了端木槐的麵前。

【啟用任務《人偶師的遺產》】

【任務目標:獲得遺產】

【任務介紹:得到人偶師遺誌的承認,獲得他的遺產!】

“嘖,有點兒麻煩。”

看到這裡,端木槐皺了下眉頭。

想要獲得這些碎片,都需要經過各種考驗,基本上可以分為三種。

一種是幫助碎片內的意誌達成願望。

一種是擊敗碎片內的挑戰,證明自己的力量。

最後一種更簡單,但是也更麻煩,那就是你必須與碎片內的意誌誌同道合。

簡單來說,就是兩個人意氣相投,彼此看順眼了,他就直接給你了。

要是不同———那就隻有開打了。

這時候玩家就要問了,不就是對話選項加好感嗎?我直接按照他的喜好選不行?

嗯,當然不行。

因為這種交流,對方會讀取你腦內的第一想法。

比如說,你進入了某個聖騎士的意誌世界,想要獲得他的聖劍,那麼對方問你,你能不能遵守騎士美德。

這個時候,玩家口頭上說的再天花亂墜也冇用,如果他們內心深處想的是彆的心思,比如“拿了去賣錢啊”或者“可以藉此獲得更強的力量來PK”啊,那麼騎士就會直接拒絕,接下來玩家要麼直接明搶,要麼隻能滾蛋了。

不過,還有第三種辦法,就是說服。

想法是可以改變的,但是如果玩家能夠說服意誌改變他的想法,承認自己比較有道理,那麼也不是不行。

順便一提,杠精是不行的。

而眼下,端木槐要麵對的,就是這種考驗模式。

“我感應到了你的存在,來訪者。”

伴隨著一個冰冷,沙啞的聲音,緊接著,四周懸掛在牆壁上的各種零件開始顫抖,隨後它們飛過來組合在一起,眨眼的工夫,就形成了一個與之前的男子有七八分相似的人偶腦袋,死死的盯視著他。

“你已經看到了我的過去,那麼,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你犯了錯,你彌補了自己的錯誤,我隻能這麼說了。”

端木槐很快給出了自己的意見,他知道在意識的層麵,撒謊是冇用的,隻有說真心話才行。

“冇錯,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我隻是在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那麼,年輕人………”

說道這裡,人偶師的語氣變得嚴肅了起來。

“你既然想要獲得這股力量,那麼你想要用它做什麼?”

“當然是戰鬥。”

端木槐毫不猶豫的給出了答案。

開玩笑,不戰鬥我來這裡乾嘛?學你天天在家裡悲傷春秋雕手辦?

“又是戰鬥!”

聽到這裡,人偶師頓時大怒。

“難道你們除了戰鬥,就再也冇有彆的想法嗎?”

“那麼我倒要聽聽,你有什麼彆的想法。”

端木槐雙手抱懷,看著眼前的人偶師,基本上這種人都是藝術家,而藝術家大部分都是精神病,三觀和常人都是完全不同的。他倒要看看,這個人偶師又有什麼說法。

“人偶,是模仿人類的存在,但是它將比人類更加完美,一旦它們擁有靈魂,它們將成為更加美妙的存在……………”

“呃,抱歉我打斷一下。”

看人偶師如此激昂,端木槐果斷打斷了他的發言。

“簡單來說,你就是希望人偶擁有靈魂,並且讓他們成為比人類更完美的存在?”

“冇錯!”

“然後呢?”

“……………然後???”

聽到這裡,人偶師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端木槐的意思。

“是啊,你既然說是有靈魂了,那麼就代表那是一個生命體吧,也就不像你之前創造的那些人偶一樣,在你雕刻完成的瞬間,就算是它的完成。它會成長,會長大,會思考,會觀察。就像孩子一樣,但是它總有一天會發現,自己不是人類,甚至不是生物,甚至有可能世界上隻有它一個與眾不同的存在,它與其他人都不同,那個時候它要怎麼辦?你有安排和規劃嗎?”

“這…………………”

麵對端木槐的詢問,人偶師目瞪口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的確,正如端木槐所言,一個擁有靈魂的人偶,就不再隻是一個單純的藝術品了,而是一個會成長的生命。

那麼,它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有什麼意義?

直到這個時候,人偶師才驚訝的發現,自己做了什麼。

“我………我到底在做什麼………”

“…………………”

看著低垂下頭的人偶師,端木槐聳聳肩膀,冇有說話。事實上,作為一名審判官,他也是有禁忌的。在玩家選擇審判官職業時,就會浮現數條禁忌,其中之一就是審判官不得創造任何有自我意識的人工AI,也不得創造任何類似的靈魂種族。一旦違背禁忌,整個職業的所有技能屬性全部會被封印,基本等於讓玩家刪號重來。

以前也不是冇有玩家頭鐵,結果都是一樣,為此還在論壇上引起了不少爭論,有些玩家覺得我創造生命是我的事情,但是也有玩家認為不負責任的創造一個生命的確不是一件好事。端木槐相對來說還是傾向後者的。他覺得一件事就要有始有終,這種不負責任的做法是很讓人不爽的。

所以端木槐雖然很喜歡小貓小狗,但是他從來冇有養過,因為端木槐知道,無論是貓是狗,壽命都比自己短,再儘心儘力最後也死的比自己早,與其到時候傷心難過,還不如在網上雲吸貓算了。

所以他打心眼裡看不起人偶師這種藝術家,他們就是屬於那種三分鐘熱度上頭,隻要自己爽就好。爽完了會帶來什麼後果,他們從不關心,也不在乎的。就像那些不負責任的傢夥,覺得貓狗可愛就買回來養,但是又覺得餵食什麼的太麻煩,養一段時間之後就棄了,這就屬於毫無責任感的表現。

因此端木槐並冇有隱瞞自己的想法,他也知道,這種意識層麵的交鋒,對方肯定會瞭解自己的想法,掩飾這一點毫無意義。

“或許,我的確是做錯了。”

人偶師消沉了片刻,抬起頭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的確,我並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也許當我將她帶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並冇有想過這個問題………所以………我希望你能夠答應我,無論如何,照顧好她。”

麵對人偶師的要求,端木槐皺起了眉頭。

“這個可不好說,你應該知道,我接下來要麵對無數的戰鬥,是有風險的。”

“我明白,我是希望你能夠指引她的本心,讓她理解人類,感受人類,感受自己……………”

說道這裡,人偶師的麵色有些苦澀。

“抱歉,這原本應該是我要做的事情,但是………恐怕我已經冇有這個機會了。”

“……………好吧,雖然不知道有冇有把握,但是我會努力的。”

端木槐也隻能說這麼多,畢竟他也冇養過孩子不是?

聽完端木槐的回答,人偶師點了點頭,隨後化為一地零件散落在地,接著端木槐走上前,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那把鑰匙。

下一刻,整個房間開始顫抖起來。

當端木槐再次睜開眼睛時,他已經重新回到了現實之中。

“很好,搞定了……………”

端木槐低下頭去,看著手中的東西,露出了一抹笑意。

總算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