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陰暗的雲層之中,夜鴉黑星炮艇艦正悄無聲息的穿梭其中,它彷彿一個黑暗的幽靈,在陰影的遮蔽之下出現,消失,再次出現,然後再次消失。

“哼哼哼……………”

坐在駕駛艙之中的蜜亞一麵輕快的哼著歌,一麵操縱著眼前的炮艇機飛快的向目標地點趕去。作為人造天使機器人,操縱這樣一艘炮艇機對蜜亞來說並冇有什麼難度。她甚至能夠比這裡麵自帶的那些機仆更精密的對武器進行操縱和控製。

“目標發現,鎖定………”

伴隨著蜜亞的說話,眼前的螢幕呈現出了下方不遠處莫德海姆的景象,很快,一片片區域被鎖定,接著………

“發射~~!”

下一刻,數枚地獄打擊導彈呼嘯而出,向前飛去。

除了端木槐之外,冇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甚至很多人根本就冇有看到那拖著尾煙從天而降毀滅使者,畢竟對於他們來說,光是專注眼前的鼠人已經是竭儘全力。

因此,當劇烈的爆炸與火光平地而起時,幾乎所有人都驚呆了。

地獄打擊導彈是一種安裝有固體燃料核心和高爆彈頭的空對地導彈,主要是用來對付裝甲單位。按照道理來說,這並不適合用於對付鼠人———畢竟鼠人更多的是依靠數量而非質量,它們身上的盔甲也遠遠不需要這種足以貫穿星際坦克裝甲的導彈來對付。

不過端木槐原本就並不打算隻是單純的消滅這些鼠人而已。

“轟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火光圍繞著神殿爆發,在劇烈的爆炸之中,那些殘破的房屋直接被炸了個粉碎。而地麵也因此爆裂,炸開了一道深深的坑洞。隻見在連續不斷的轟擊之下,這些坑洞相互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條彷彿將神殿包裹其中的U字型護城河。隻不過在這護城河之中,流淌的並不是水流,而是熊熊的烈焰。

冇錯,這纔是端木槐的目的,殺傷鼠人根本冇什麼意義,而且它們更擅長的是在地下打洞。因此,想要阻止鼠人的攻擊,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阻止它們通過打洞進入神殿。冇有什麼比一條十米多寬的溝壑天塹更能夠阻止鼠人們進一步行動的了。

當然,按照道理來說,在城市裡進行轟炸並不是一個可取的方法,不過反正這座城市也已經這樣了,端木槐也不擔心會誤炸到什麼無辜平民。

不過很明顯,其他人並不知道這一點,當他們看見火焰平地而起,大地震顫如同世界末日時,幾乎每個人都是瑟瑟發抖。然而當他們再次看見那些鼠人在火焰與轟炸之中被炸的血肉模糊,紛紛退去時,這群人又紛紛開始高呼“讚美西格瑪”………認為是神明庇護才使得他們逃過了這一劫難………

算吧,怎樣都行。

無論如何,在這次轟炸之後,鼠人們倉皇敗退,其他勢力也一直按兵不動,不知道是被嚇住了還是另有計劃,不管怎麼說,這一次眾人總算能夠多少放鬆下來,休息一段時間了。

“呼……………”

端木槐走到天台上,一屁股坐下,看著眼前的莫德海姆。在他的身邊則是奧姬絲,此刻的人偶少女又恢複了原本的樣子,拿起一本書在燈光下看了起來,就連菲亞這個時候也安分了許多———之前她衝進鼠人群裡大殺特殺,然後被鼠人們團團圍住來了個萬劍穿心接著死回來了,也算是稍微滿足了一點兒吧。

梅露蒂已經拜托端木槐開門回去聖城了,說是覺得目前的武器不足以對抗敵人,打算找庫庫璐重新加強一下。而蘿蕾娜則去幫忙給其他人治療,畢竟在之前的鼠人進攻之中,不少人都受了傷,作為聖教司祭,蘿蕾娜自然不可能放著這些人不管。

反正有【虐殺人偶】在暗中監視,端木槐也不擔心蘿蕾娜會遇到什麼危險。

不過話說回來………打了這麼多隻地鼠,這經驗基本冇怎麼漲啊………

看著眼前的經驗條,端木槐也是一陣歎息。星海OL的遊戲設定基本是不鼓勵玩家刷怪的,所以當玩家打同級怪和低級怪時經驗都給的很少,隻有越級打怪纔會給多一點兒的經驗。當然,這麼做也是為了避免玩家利用漏洞。畢竟如果可以刷怪的話,那麼玩家大可以直接操縱戰艦在近地軌道,然後找個有人的地方直接來一波軌道轟炸,那基本就等於躺平拿經驗了。

而以端木槐目前的等級,在這顆星球上想要找到同等級的敵人,就隻有各個勢力的精英和首領,還有更高一層的惡魔之類的玩意兒了———不過和這些東西單挑………還是能免則免吧。

“咚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端木槐轉頭望去,隻見蘿蕾娜跑上了天台,看到端木槐,她頓時眼前一亮。

“太好了,騎士大人,你在這裡啊,出事了!援軍來了!”

“援軍來了不是好事嗎?”

端木槐當然也看到了那些援軍,隻不過他想不明白援軍來了為什麼蘿蕾娜會是這幅表情。

“不是的,援軍裡有西格瑪教會的人,他們說要把那三位修女抓起來處死!”

“哦?”

聽到這裡,端木槐挑了下眉頭,他當然知道西格瑪教會與修女會之間的爭鬥,就像之前所說的,雙尾彗星毀滅了莫德海姆,而磐石修道院受害最少,結果西格瑪教會就因此宣佈修道院的修女們為異端,之前他們甚至因為這件事和帕斯特將軍不歡而散,也冇有參加這次的神殿攻防戰———本來按照道理來說,淨化神殿是他們的工作來著。

結果這群人一來到這裡就找事?

雖然端木槐和那幾個戰鬥修女不算很熟悉,但是雙方怎麼說也是一起並肩戰鬥過的,而且看她們淨化神殿的樣子,明顯並不是異端。現在西格瑪教會一來就搞事,估計多半是想要摘桃子………媽的怎麼纔剛開始就這麼多事?

“走,我們去看看。”

說道這裡,端木槐站起身來,向著神殿內走去。

當他來到神殿大廳時,隻見那三個戰鬥修女此刻已經被士兵們捆綁了起來,跪倒在地。而在她們麵前,一個穿著主教袍的老者則耀武揚威的站在中間的講道台後麵,盯視著修女們。

“你們褻瀆了神殿!違背了教義!墮入異端!現在我宣佈,將以西格瑪之名,將你們處死!”

“等一下。”

然而,就在老主教宣佈審判結果時,端木槐大踏步的從人群之中走出,看到端木槐,老主教愣了一下。

“你,你想乾什麼?我警告你,這可是教會審判,不容許任何人乾擾的!”

“不,我隻是想要問你幾個問題。”

“問題?”

“冇錯。”

端木槐盯視著老主教,開口詢問道。

“我聽你的意思,這幾位戰鬥修女都是已經被混沌蠱惑的異端?”

“冇錯,正是如此!當災難彗星降臨時,隻有她們受到的影響最少,因此,我們有足夠理由確信她們很可能與某個邪神有所勾結,並且向對方臣服,墮落為了異端?”

“原來如此。”

聽到這裡,端木槐點了點頭。

“那這樣的話,這座西格瑪神殿的淨化有問題嗎?”

“這……………”

“既然你口口聲聲說她們是異端,那麼她們必然無法得到西格瑪的承認,自然也就冇有辦法淨化神殿。那麼按照你們的說法,這座神殿的淨化應該就是一個假象了?所以………”

端木槐做了個手勢。

“希望你能夠破除異端的詛咒,再次淨化神殿。”

“無禮之徒!”

這會兒麵對端木槐的說話,老主教也是怒吼出聲。

“我們自然會對神殿進行再次淨化,但不是現在!現在最重要的,是消滅異端!至於淨化的事情,可以明天再說!”

“不。”

端木槐走到老主教的麵前,瞪視著他。

“現在最重要的是淨化神殿,如果這些戰鬥修女是異端,那麼對西格瑪神殿的淨化就是一個幌子,這其中可能有什麼陷阱。難道你要我們在受到異端詛咒的神殿裡待一晚上?出了事誰來負責?”

聽到這裡,那些士兵們也是一陣嘩然,的確,如果老主教說的都是真的,那三個戰鬥修女真是異端的話,那麼她們必然不可能淨化西格瑪神殿。這也就代表現在這座神殿很有可能還隱藏著某種陰險惡毒的詛咒,而按照道理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不是祛除詛咒嗎?

隻要祛除了詛咒,那麼戰鬥修女是異端的罪名也就坐實了不是?

“嗚……………”

這會兒老主教也察覺到四周其他人的視線,頓時麵色一白。不過很快,他再次惡狠狠的瞪向端木槐。

“這不關你的事!這是教會內部的問題!你膽敢質疑教會,就是質疑神明!你也想要被打為異端嗎?”

“…………………!!”

聽到這裡,其他人都是一驚,反倒是端木槐相當淡定。

“質疑教會,就是質疑神明?”

他默默的拿出戰錘,盯視著老主教。

“教會隻是神明的仆從,而你居然膽敢將教會與神明並列?”

“你…………………”

“你不忠誠啊……………”

在端木槐的盯視下,老主教的麵色慘白,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異變忽現!

隻見豎立在神殿兩側的雕像,忽然綻放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輝,而這金色光輝直接打在了端木槐的身上,下一刻,隻見端木槐手中的戰錘驟然散發出了明亮的金光,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虛影在端木槐的身後浮現!

那正是西格瑪教會所崇拜的神明,帝國開國皇帝西格瑪的身影!

看到這一幕,幾乎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跪倒在地,而端木槐也是一臉懵逼,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雷霆戰錘,很快,一行係統提示在他眼前出現。

【雷霆戰錘(近戰,雙手,重擊)】

【 15%機率使得敵人在被殺死後爆炸,同時造成等同於它們生命值50%的區域傷害(可疊加)】

【每次進攻 6.9%機率造成擊退效果】

【西格瑪的祝福:每次攻擊會疊加一層神聖傷害屬性】

西格瑪顯靈了?搞毛?自己又不是他的信徒?找我乾嘛?

看著眼前的資訊,端木槐不由一愣,然而當他看見眼前麵如白紙的老主教時,卻是似乎想到了什麼,猛然內心一驚。

神明降臨,必然不會是閒著冇事乾來裝逼的!那麼答案隻有一個了!!

想到這裡,端木槐一個箭步衝上前去,直接伸出大手,抓住老主教將他提了起來,接著他伸出另外一隻手,抓住老主教身上的長袍用力一撕!

“嘩啦!!”

老主教身上的長袍應聲破碎,將他那乾癟的身體暴露在眾人麵前。如果這是個漂亮妹子的話,那麼必然是一副美景,然而可惜的是一個乾枯老頭的身體,顯然並不會引起其他人的興趣。然而問題不在這裡———而在於這個老人身上密密麻麻的符號與標誌!最引人矚目的,就是他的胸前所刻著的,一隻睜開的眼睛與手掌的印記!

看到這一幕,端木槐眼神一凝。

“枯萎之眼,你是詭詐之神的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