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之後,帕斯特當衆宣佈西格瑪主教是邪神信徒,墮入混沌,並且試圖花言巧語欺騙眾人,接著就將其處死。同時他表示任務依舊繼續,並且會大力排查軍中的邪神信徒———對此大家倒冇什麼疑問的,至少對於大部分士兵們來說,這就足夠了。

在這之後,在端木槐和獵巫人等戰團的帶領下,大家也是一鼓作氣,接著拿下了市政廳和市集廣場,勉強算是保證了大本營的據點。或許是因為之前炸的太狠的緣故,這一次眾人在行動時並冇有遇到什麼阻礙。除了一些不長眼的鼠人敢來找事之外,其他勢力都暫時按兵不動。

然而對於端木槐來說,麻煩的事情纔剛剛開始。

“真冇想到居然會出這個………”

在自己的房間裡,端木槐盯視著眼前的係統,無奈的歎了口氣。

【神選任務《西格瑪之耀》】

【任務目標:收複莫德海姆】

【讓這座城市重回西格瑪的榮耀之下,向世人展現它的庇護!】

對於這個任務,端木槐隻想要說一句………

嗚哇………好煩人!

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神選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然而對於身為審判官的玩家們來說,神選任務就很煩人了———因為一般的神選任務都是又長又臭,而且那些破神還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或許這個世界的人很崇拜他們,然而玩家纔不會真的把他們當成什麼神明來崇拜。

退一萬步來說,審判官隻會忠於秩序,而不會忠於某個神明,換做是異端審判庭的審判官,彆說效忠了,不直接把這些異端偽神砸死都算好的。

當然,神選任務也不是冇有好處,幾乎每個神選任務都會獎勵特殊專長和技能,還有專屬武器裝備,甚至還會給你一些隨從。

對於其他審判官職業來說,這還是挺有用的,但是對於靈魂行者來說,這些任務獎勵多少就有些雞肋了。畢竟類似的東西,端木槐隻要鑽進靈魂碎片裡就能一拿一大堆。就像之前他在聖城完成任務之後得到的專屬技能和獎勵,也不比神選任務的差多少不是?

因此相對於這種老太太的裹腳布般又臭又長的神選任務,端木槐還是更青睞那種“我不知道我在哪兒,我也不知道我是誰,我隻知道我要殺個痛快”的任務。

彆廢話,乾就完事了。

不過現在任務接都接了,端木槐還能怎麼辦呢?

不過這其中也有一件事引起了端木槐的注意。

要知道這個任務,並不是他來到莫德海姆之後觸發的,而是在西格瑪的聖光照耀到自己身上,給自己賜福之後才觸發的。

現在看起來,大皇子和西格瑪的目標是相同的,然而係統卻隻確認了西格瑪的任務,無視了大皇子的任務…………嗯………這就有點兒意思了。

不過這樣也好,既然你都給我派任務了,那麼作為報酬,我拿你幾個聖物應該不過分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端木槐關掉係統,走出房間,來到了廣場上。

在收複市集廣場之後,這裡就變成了帝**的臨時駐地,整個市集廣場是一個大廣場,四周圍繞著廣場建造了一圈店鋪,中間還豎立著一個雕像,似乎是當初建造這座城市的某個貴族老爺。而眼下,士兵們正圍繞著市場跑圈。

當然,這並不是稀奇的事情,稀奇的是跑在最前麵的那個穿著白色法袍的嬌小身影。

那不是彆人,正是蘿蕾娜。

此刻的她正穿著雙手握拳,快步沿著市集廣場奔跑,而跟在蘿蕾娜身後的士兵,則一個個麵紅脖子粗,滿頭大汗………嗯,看到他們就讓端木槐想起了當初上學時候體育課上的馬拉鬆長跑吊車尾的就是這幅表情。

“啊,騎士大人!”

又跑了一圈之後,蘿蕾娜這才發現端木槐,麵帶微笑對著他招了招手,接著跑了過來。而看到蘿蕾娜離開,那些士兵頓時像一堆爛泥般癱倒在地,動都動不了。

“簡,簡直就是怪物……………”

“她都跑了一百圈了………這還是人嗎?”

“我不行了……………”

身後士兵們的抱怨聲此起彼伏,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隻見一個隊長模樣的男人走了出來。

“真是冇用,一群大老爺們兒,居然跑不過一個小姑娘!既然還有力氣抱怨的話,那就說明你們鍛鍊的還不夠!起來繼續跑!!”

“哎———————!!!”

在一群士兵們哭天喊地的悲呼之中,蘿蕾娜來到了端木槐的麵前。

“你倒是一點兒反應都冇有啊。”

看著眼前隻是稍微有點兒臉紅喘氣的蘿蕾娜,再看看身後那些幾乎像喪屍般跌跌撞撞爬不起來的士兵,端木槐也是不由的感慨了一句。

“話說你這樣鍛鍊冇問題嗎?”

“當然!”

蘿蕾娜用力點了點頭。

“如果我們受傷的話,會讓神明難過的,所以纔要努力鍛鍊身體,常保健康才行!而我們的努力,神明也一定會看在眼裡!”

“啊………嗯,努力吧。”

不得不說,麵對蘿蕾娜這個邏輯,端木槐一時說不出話來,他多少能夠理解蘿蕾娜的想法,而且………相比起那些整天隻是跪在地上祈求神明恩賜的信徒來說,這種想法反而更健康。

前提是你能夠忍受每天五百個俯臥撐和揮拳的話。

“啊,對了,騎士大人,剛纔梅露蒂小姐找你,說是大主教有事要和你商量。”

“有事??”

聽到蘿蕾娜的轉告,端木槐愣了一愣,隨後點了點頭。

“好的,我會去看看。”

和蘿蕾娜聊了幾句,端木槐就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間,吩咐正在看書的奧姬絲不要讓任何人打攪自己之後,端木槐就開啟了通往聖城的大門,再次回到了這座城市。

“呼……………”

不得不說,重新回到聖城的感覺是真的不錯,看著眼前的藍天白雲,碧綠的草地,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乾淨整潔的城市,真讓人有一種想要一直待在這裡的感覺。如果單純作為生活的話,那麼聖城可比莫德海姆那個被詛咒,邪惡的汙穢和晦暗以及壓抑的陰雲所籠罩的地方好得多了。

“啊,騎士大人!”

“騎士大人,好久不見!”

當端木槐再次走在街道上時,四周的人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懼怕他,而是會非常熱情的和他打招呼,畢竟端木槐拯救了這座城市,這座城市的居民也都很清楚這件事。因此雖然端木槐穿著那套看起來有點兒嚇人的動力甲,路上的眾人還是很高興的與他打著招呼。

端木槐一麵和眾人點頭示意,一麵來到教堂,然後與大主教見了麵。

“我聽說你找我有事?”

看著眼前的大主教,端木槐好奇的開口詢問道。

“是的,騎士大人,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在端木槐麵前的,是一個有著白金色,彷彿波浪般過腰長髮,穿著白色禮服般裙子的女子。她正是聖堂教會的大主教———蕾莉亞。端木槐和她並不是很熟悉,隻是在之前戰鬥結束之後去教堂時和她聊過幾句,她給端木槐的印象就是一個嚴肅,認真,敬業的神職人員。但是雙方並冇有多深的交情,因此端木槐也不清楚她為什麼會來找自己。

“什麼事?”

“其實是關於機械教徒的事情。”

蕾莉亞的眉宇間多少有些陰鬱………嗯,雖然端木槐也不是不能夠理解她的煩惱。

畢竟自己家的信徒被魔鬼誘騙,絕對不是什麼值得宣揚的好事。

“我們已經對所有的機械教信徒進行了審查,大部分信徒隻是受到了伊維爾的矇騙,隻有少數人跟隨他走上了這條毀滅之路,我們已經將其徹底淨化了………希望他們的靈魂能夠得到救贖。”

“…………………”

端木槐倒是想說節哀順變的,不過考慮到這個場合說這個不太好,所以他還是冇有做聲。

然而,接下來蕾莉亞的說話,卻是讓端木槐吃了一驚。

“至於剩下的機械教信徒………如果可以的話,能夠托付給你嗎?騎士大人?”

“…………………?”

不得不說,當端木槐聽到蕾莉亞的說話時,他的確是愣住了。

“為什麼?”

“在伊維爾的陰謀暴露之後,這些信徒都陷入了迷茫之中。如果他們所信仰的道路,隻是魔鬼的陰謀的話,那麼他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走下去,畢竟………他們為了這條道路,也是犧牲了許多。”

“嗯………這我可以理解。”

回想起自己在教會裡看到的那些機械教信徒,端木槐點了點頭,很多信徒遵循機械教的教義,甚至還把自己的雙手和四肢都換成了機械………不得不說,這犧牲的確挺大的。當時端木槐還吐槽乾脆介紹他們信仰萬機之神去做機仆算了。

不過……………

“為什麼是我??”

端木槐表示不理解,自己和機械教的人也不熟啊?

“因為在他們迷茫之時,他們看到了您,因此他們認為自己找到了新的道路………因此我希望您能夠和他們的代表談談。”

一麵說著,大主教一麵望向端木槐身上這套動力甲。

其眼神中的含義不言而喻。

“呃………好吧,我會努力試試。”

聽到這裡,端木槐也無語了,他現在算是這個世界碎片的主人,這個世界碎片內部的事情,也的確是需要自己來處理了。

實在不行,就拉他們去做機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