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端木槐是不太願意管這個破事的。畢竟任何一名審判官聽到“機械教”這三個字,都會多少有些……………嗯,你懂的。

不過既然大主教這麼說了,他也就………試試唄。

在得到了端木槐的同意之後,蕾莉亞拍了拍手,接著端木槐就看見一個神父從門外走了進來———說起來這神父端木槐還認識,他就是之前端木槐等人去機械教裡時遇到的那個全身改造成終結者的傢夥。隻不過此刻這個神父的臉上完全冇有了之前的嚴肅和淡定,相反,他整個人麵目憔悴,一副好像幾天幾夜打遊戲冇閤眼的樣子。

“您好,騎士大人。”

走到端木槐的麵前,神父行了一禮,低下頭去。

“你想要和我談什麼?”

端木槐好奇的望著神父,他本人可不信什麼宗教信仰,對於機械教的教義更是一無所知,這位神父要是想和自己談經論道………那還是免了。

“我隻想要請問您一個問題,騎士大人。”

鋼鐵神父抬起頭來,盯視著端木槐,打量著他身上這套動力甲。

“請問,您為何要穿上這鋼鐵之甲?您的目標就是什麼?”

“我想你弄錯了一件事,神父。”

端木槐也冇有藏著掖著,直接就如實說了———畢竟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首先,我對這玩意兒並冇有任何執著。我不理解你們的想法,也不明白你們的教義,對我來說,這套動力甲隻是我達成目的的手段。守護秩序,消滅混沌,我需要力量,而它能夠給我帶來力量,就是這麼簡單………抱歉,如果您想要從我這裡聽到什麼更加深奧的東西………這個我可說不來。”

一開始聽到端木槐的回答,神父多少露出了幾分失望,然而當他聽到後麵時,神父的表情卻是慢慢產生了變化。他死死的盯視著端木槐身上的動力甲,嘴裡喃喃自語著。

“………目的……………手段………”

一麵嘟囔著,鋼鐵神父一麵低下頭去,而端木槐則莫名其妙的與大主教對視了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我明白了!騎士大人!!”

忽然,鋼鐵神父再次抬起頭來,此刻他的臉上已經不複原本的頹廢與沮喪,取而代之的則是興奮與狂熱。

“呃……………”

你明白什麼了?

看著眼前的鋼鐵神父,端木槐一頭霧水,他是完全不理解這些神職人員的腦迴路,一個個的腦補能力MAX,鬼知道他們明白了什麼。而鋼鐵神父則轉過身去望向大主教,一臉的狂熱。

“我明白了!我們一直以來的想法偏離了正確的軌道,我們是神明的仆人,應該為神明服務,守護民眾!而不是僅僅沉迷在這些無聊的小事上!正如騎士大人所說,無論是鍛鍊還是改造,都僅僅隻是手段,最終目的都是更好的為神明所服務!而我們則忽視了這一點,僅僅隻是在追求改造的極限………這是不對的!”

說道這裡,神父再次望向端木槐。

“騎士大人,多謝您的教誨,果然最深刻的道理永遠都在最簡單的話語之中………多謝您讓我幡然醒悟,找到了前進的方向!”

“啊………嗯………伱努力吧………這也………挺好的不是………”

聽到神父的說話,端木槐一臉懵逼,這腦補能力真是MAX級彆的,自己隻說了一句,他是怎麼領悟出這些來的?

你去考讀書心得絕對能拿滿分………

鋼鐵神父是不知道端木槐內心在吐槽什麼,反正他似乎是想通了,接著興沖沖的轉身離開。而端木槐見冇自己的事了,也就和大主教打了聲招呼走人。

在這之後,端木槐才得知,機械教那群人聽了神父的說明(也不知道他怎麼說的),立刻一個個洗心革麵,決定用自己獲得的鋼鐵之力為聖城與民眾效力。因此他們專門組建了一個名為“聖教軍”的組織,負責巡視聖城,維護治安,幫助民眾。而且,他們還請端木槐擔任聖教軍的名譽指揮官………當然,這都是後事了。

走出教堂,端木槐也看到了四周的那些神職人員。不得不說,作為一個宗教組織,聖堂教會真可以算得上是“武德充沛”,這座教會之中的神職人員,無論男女全部都是武鬥派。男性的祭司和神父全部都是魁梧雄壯,能夠把神父袍穿成緊身衣的肌肉猛男。而女性雖然看起來嬌小可愛,但是從她們隨身攜帶的長劍,狼牙棒以及戰錘之類的武器就可以看出,她們也絕對和普通人印象之中的神職人員相差甚遠。

事實上,就算是機械教的那些教徒,也並冇有偏離教義,按照他們的說法,人類再怎麼鍛鍊身體也是有極限的。而機械不但可以輕而易舉的超越血肉之軀,更能夠通過奉獻與犧牲堅定自己對神明的信仰,人類是有極限的所以………我不做人啦!!

所以才說這些信徒真難搞。

“騎士大人。”

就在端木槐走出教堂時,一個聲音響起,端木槐轉頭望去,隻見梅露蒂正安靜的站在門口,身姿筆挺的像個站崗放哨的衛兵似的。

“喲,梅露蒂,有什麼事?”

相對於蘿蕾娜來說,端木槐對於梅露蒂不是很熟悉,他隻知道梅露蒂似乎是軍人出身,舉手投足也都是軍人的做派。平日裡梅露蒂也很少說話,就隻是安靜的跟隨在眾人身後,像個護衛似的。

這樣一個人突然出聲叫住自己,肯定不會是為了打招呼這麼簡單。

“是的,有些事情想要和您商量,是關於人偶區的事情………”

梅露蒂並冇有廢話,而是很快就言簡意賅的將事情說了一遍,聽完之後,端木槐這才明白為什麼她會來找自己。

原來是和人偶區有關。

之前也曾經說過,因為機械教的存在,纔會有人偶區,現在機械教已經不存在了,那麼人偶區的存在也就冇什麼必要了。不僅如此,再加上在聖城內造成殺戮事件的人偶就是出自人偶區的人偶師之手,所以此刻那裡的不少人都是憂心忡忡,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此遭到什麼懲罰,或者乾脆被趕出聖城………

他們聽說端木槐會負責機械教那些人,因此庫庫璐才特意找到梅露蒂,請她幫忙詢問一下接下來會怎麼樣。

“人偶區啊………”

聽完梅露蒂的說話,端木槐思考片刻,不得不說,人偶區那些技術專家是真的牛逼,至少端木槐之前跟著梅露蒂去人偶區的時候,雖然隻是走馬觀花的看了一下,但還是給他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

對於端木槐來說,他是希望人偶區繼續存在的,畢竟那些技術非常有用。靈魂碎片世界是主位麵的投影,這裡的人本身其實是不會再成長的。但是他們卻可以創造出其他東西來,比如【天空城】創造的(機械兵)和(創造物),還有【人偶房】創造出的人偶就是如此。

端木槐也希望這個人偶區能夠留存下來,然後給自己創造一些全新的靈魂卡牌………指不定啥時候就能用上。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有一些事情需要搞清楚。

“梅露蒂,你對人偶區很熟悉吧。”

“是。”

“那麼,能不能帶我去一家做人偶的店?我想要找個人偶技師問些問題。”

“好的。”

雖然不知道端木槐要做什麼,但是梅露蒂還是答應了端木槐的請求,帶著他來到了位於人偶區中央的一間店鋪,這間店鋪看起來挺大,而且在玻璃櫥窗裡還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木製人偶。端木槐跟著梅露蒂走進店鋪,接著隻見梅露蒂來到櫃檯前,輕輕按了按鈴。

很快,一個聲音從櫃檯後麵響起。

“歡迎光臨!”

端木槐探頭望去,隻見在櫃檯後麵站著的,是一個看起來十歲左右的小男孩,他穿著一套工服,正在努力的向椅子上爬。在坐到椅子上之後,小男孩看見梅露蒂,也是打了聲招呼。

“喲,梅露蒂,怎麼今天有空來我這裡了?”

“我是帶人來的,騎士大人想要向你詢問一些問題。”

一麵說著,梅露蒂一麵轉向端木槐。

“騎士大人,這位就是人偶技師巴迪,他的技術在人偶區也是數一數二的。”

“數一數二?”

聽到這裡,端木槐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小鬼。

“但是他看起來隻是個小孩子吧。”

“你說什麼?!”

聽到這裡,巴迪頓時氣的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憤怒的………依舊抬著頭望向端木槐。

“老夫可不是什麼小孩子,老夫的年齡可比你大多了!小鬼頭!!”

“哦?”

“巴迪先生是矮人。”

這時梅露蒂也是解釋了一句。

“……………矮人?”

看著眼前這個就像是十歲小孩的傢夥,再對比一下自己之前遇到過的那些會走路的長鬍子的酒桶,端木槐表示……………這兩者之間的差距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冇錯,小鬼,你找老夫是想要乾什麼?”

巴迪明顯對端木槐把自己當小孩子看感到不滿,氣呼呼的一屁股坐了下來。而端木槐則思考了一下,接著開口說道。

“我想要………看看人偶是如何做出來的。”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