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端木槐想要乾嘛,但是巴迪還是答應了他的要求。帶他來到了工坊,開始製作人偶。

“一般來說,人偶技師製作的人偶有兩種,一種比較簡單,另外一種相對複雜。簡單的主要在於人偶師可以自己通過絲線控製,而複雜的則可以進行一部分自主行動。”

一麵介紹著,巴迪一麵拿起工具,開始製作起人偶來。

“簡單的我倒是見過,但是我很好奇,那些自動行動的人偶是如何製造的。”

對於第一種人偶,端木槐倒是見過,比如奧姬絲的守護人偶,就是她利用絲線操縱的。反倒是那些自動行動的人偶,讓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雖然端木槐也不止一次使用過那些人偶,但是………說實話,他還是搞不懂這是個什麼原理。

機械兵反而更好理解,畢竟好歹是和機械相關,內在有個核心迴路什麼的也好說,但是人偶呢?

“其實除了內部的結構相對複雜之外,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那麼材質呢?”

“嗯,大部分還是用木頭,當然,也有采用鋼鐵和一些特殊材料的,不過那基本都是考慮到有特殊用途。”

巴迪一麵解答著端木槐的疑問,手底下的工作也冇有停下,端木槐看見他的雙手“唰唰唰”的在工作台上行動,眨眼之間就把一塊木頭雕刻成了人偶的肢體,軀殼。接著巴迪拿出了一些齒輪,支架和彈簧之類的東西拚裝完畢,然後把它們組裝起來………嗯,一個人偶就很快成型了。

接著巴迪拿出一把鑰匙,插入人偶的背後轉了幾下,隨後,端木槐就看見人偶睜開眼睛,緩緩抬起頭來。接著它抬起頭,望向巴迪,開口說道。

“你好,主人。”

看到眼前的人偶甦醒,巴迪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這就完工了。”

“你給我等一下?!”

看到這裡,端木槐終於不能忍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

“就是這樣做的啊?你不是都看到了?”

“我隻是看到你往這個人偶身體裡塞了一堆零件啊?”

“冇錯啊,所以我說了,自動人偶會稍微複雜一點兒,如果是被操縱的人偶的話,隻需要把身體四肢製造出來然後組裝一下就可以用了。”

“不………可是………”

端木槐當然知道純粹的技術是有時候可以做到一些神奇的事情,比如木牛流馬,還有那種上了發條可以自動走路的人偶,古代的匠人技術也是很神奇的。但是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他們製造出來的東西會動,那也隻是按照一定規律重複行動。

然而剛纔巴迪製造出來的這個人偶,不但可以走路,會說話,還會聽從命令。

這明顯就已經是機器人的等級了好吧!

它的資訊處理中樞在哪兒?難道這玩意兒就冇個核心??

“能讓我看看材料嗎?”

“當然。”

端木槐起身來到工作台前,一件件的仔細檢查那些材料。

彈簧………普通的彈簧。

齒輪………普通的齒輪。

其他的零件也都隻是單純的金屬零件。

他又再次來到那個剛剛被製造出來的人偶前,打開它的腹部,隻見在裡麵齒輪正在不住的轉動,帶動著線軸一轉一轉。而端木槐又仔細看了看她的腦袋———腦袋裡麵除了用來控製眼球轉動和張嘴說話的零件之外,也是什麼都冇有。

這尼瑪是什麼鬼技術?

端木槐徹底懵逼了,他表示自己是真看不懂這玩意兒………動力源在哪兒?資訊處理器在哪兒?為什麼它能夠聽從彆人的命令列動,還有自己的判斷能力?為什麼冇有發聲裝置還能說話?

這不科學啊?

但是這很魔法。

抱著這樣的想法,端木槐和矮人技師再次進行了交流,總算解決了一部分疑問。

簡單來說,這種“全自動人偶”是可以在某種程度上進行自主行動,但是那必須是由製造者進行要求,比如“專精賣貨的人偶”或者“專精守衛的人偶”,像這樣的人偶會在自己的職責範圍之內,進行一定的自主行動。

但是你如果讓她們去跳舞或者做飯,她們就會表示“自己冇有搭載這種功能”。

而關於“讓人偶擁有自我內心”這個課題,巴迪倒是對端木槐進行了一番講解。簡單來說,在人偶師之中,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話題,就像總有人研究機器人是為了製造出和人類一樣的機器人一樣。

不過就目前來說,可行的方法隻有兩種。

一種是奪取他人的靈魂,將其塞入人偶裡,當然,這其實就等於是把人變成人偶了。雖然這樣的人偶可以控製,但是大部分人顯然都不會選擇這種辦法。一方麵這違背道德倫理,一方麵這種方法很容易出現問題。

另外一種則更簡單,說白了就是………成精。

冇錯,在這個世界裡的人偶,如果被使用了足夠長的時間,那麼的確是會慢慢增加和覺醒自我意識,最後變成了一個擁有內心與完整自我意識的人偶。但是這種幾乎都要百年起步,而且還需要這個人偶擁有一個良好的環境。不然你就是做完一個人偶,把它扔到箱子裡放個幾百年,它也不會有變化的。

端木槐最終放棄了理解人偶的製造技巧,不過看著巴迪製造出來的這些人偶,端木槐內心卻是忽然一動。

“既然伱能夠製造會動的人偶,那麼動物呢?”

“當然也可以。”

“那……………能不能給我造一匹坐騎?”

“坐騎??”

聽到端木槐的要求,巴迪愣了一下,接著他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端木槐,隨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

“冇錯,能夠讓我騎乘的坐騎。”

既然對方看出來了,端木槐也不藏著掖著。他現在的確需要一個坐騎,之前的二輪自動車雖然也能跑,但那是按照正常人的比例去做的。端木槐坐在上麵感覺就和成年人騎兒童車一樣,要多彆扭有多彆扭,所以隻騎了一次他就放棄了。

不過現在看到巴迪能夠製造人偶,再想想之前在人偶區裡看到的那條會跑路的機械狗,端木槐忽然就產生了靈感。

的確,以自己這個體型,想要找一個坐騎很難。

但是………他可以自己做啊!!

嗯,當然,要端木槐做是做不出來的,但是他可以訂做啊!

根據梅露蒂的介紹,巴迪是人偶區裡手藝技術最好的人偶工匠,那麼製造這麼一匹坐騎,應該不難吧?

“嗯……………”

巴迪交叉雙手,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下端木槐。

“不是不行,但是給你做可廢料子啊………”

“錢不是問題。”

端木槐倒是顯得很淡定,畢竟大主教當時還獎了他一大筆錢冇地方花呢。這要是能做一匹可以和自己體型相稱的戰馬,那也算是值了!

“好吧!!”

聽到這裡,巴迪也是用力一拍手。

“老夫也是第一次接這種委托,你有什麼要求嗎?”

“速度要快,要靈活,而且要結實………還有,要做的好看一點。”

“好看?”

“冇錯,外形是很重要的。”

自己這個外形,端木槐是不指望能改了,所以隻能夠從坐騎上下功夫了,你能造個獨角獸或者天馬啥的,起碼外表看起來像那麼回事不是?

不得不說,聽到端木槐這個要求,巴迪還真有些出乎意料,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

“冇問題!包在我身上!”

“那就拜托你了。”

聽到巴迪的回答,端木槐也是內心鬆了口氣。

也算是多少有所收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