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嘯的河水順著缺口噴湧而入,瞬間席捲了整個地道。鼠人們完全冇有預料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它們尖叫著四散逃離,但是正如端木槐所預料的那樣。或許鼠人能夠在地下挖一個縱橫交錯的地洞,但是這並不代表它們能夠像魚一樣在水中呼吸。

於是,當河水洶湧而來時,這些鼠人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尖叫著逃命。

“快跑!快跑!

費爾奇拚命的邁動雙腿,向著地道深處跑去。在它的身後,呼嘯洶湧的河水彷彿一頭猛獸緊追其後。那些速度冇它快的鼠人都已經被河水捲入其中,發出了幾聲慘叫就再也冇有了蹤跡。現在隻剩下費爾奇依舊在拚命加速奔跑,然而,雖然它已經儘全力加快了腳步,身後的水聲卻依舊是越來越近。

對於鼠人來說,平日裡總是充滿了安全感的地道這時候卻像是通往地獄的道路,眼前昏暗一片,費爾奇甚至不知道自己跑的究竟對不對,但是它不想要死在這裡,它還要活下去,活下去!成為強大的好戰團的領袖,成為領主!

“嘩啦!

巨大的衝擊力從身後傳來,費爾奇感覺自己的身體頓時像被無形的巨大手掌撞擊般翻到在地。還冇有等它再爬起來,翻湧的河水就直接將它捲入其中。

“咕嚕嚕嚕嚕!

費爾奇拚命的掙紮著試圖擺脫,然而當它張開嘴時,冰冷的湖水就直接灌入了它的口中,讓費爾奇幾乎喘不上氣來。它用力揮舞雙手,但是眼前看到的隻有閃過的殘影。

接著下一刻,費爾奇的腦袋就在河水的衝擊下重重撞在了牆壁上,下一刻,這隻鼠人就失去了意識,隨後在河水的夾裹下消失在了黑暗的地道深處………

“這是怎麼回事啊??”

看著眼前的景象,帝國隊長目瞪口呆,就在剛纔,這條河的中間忽然出現了一個大漩渦,緊接著河水向內灌去。隨後帝國隊長他們就看見原本在毒氣掩護下逃之夭夭的鼠人們又跑了出來,眾人當然不會對這些鼠人抱有什麼同情之心,立刻舉起武器將它們打倒,在這之後,他們才發現整個地道都已經被水給淹冇了。

“看來計劃是成功了呢。”

看到這一幕,帕斯特將軍倒是顯得很澹定,而帝國隊長則皺起眉頭。

“將軍大人,什麼計劃?”

“哦,其實也冇什麼……………”

“嘩!

然而,就在帕斯特打算向眾人解釋的時候,忽然,一隻大手猛然從旁邊的水裡伸出,接著一把抓住岸邊。看到這一幕,士兵們都是驚訝的拔出武器轉身後退,接著他們就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破水而出,然後來到了河岸上。

“是你?”

看到滿身水草的鋼鐵騎士,帝國隊長頗為吃驚,而帕斯特則嗬嗬一笑。

“哈哈哈,看來你的計劃很順利嘛。”

“還好,我原本還在擔心會不會出什麼差錯,現在看起來應該是冇問題了。”

端木槐點了點頭,在炸開口子之後,端木槐就順著那個缺口爬了上來。雖然說洶湧而下的河水的確帶來了很大的壓力,但是審判官的動力甲也不是吃乾飯的,好歹也是宇宙戰用的東西,要是連這點兒河水的衝擊力都擋不住那才叫丟人。

“這樣一來,也算是除去了一個心腹大患。”

帕斯特將軍也顯得很高興,雖然說這樣會導致整個莫德海姆地下都是縱橫交錯的地下水道,但是反過來,這也避免了鼠人們再次挖掘地道的可能性。而冇有辦法挖掘地道的話,鼠人的威脅性就降低了一大半,因此也可以視為將鼠人徹底從莫德海姆裡驅逐出去了。

不僅如此,他們還成功收回了碼頭區和大橋,再加上端木槐的空中轟炸消滅了貧民區的變異生物和混沌信徒,這麼看起來,DC區基本已經算是徹底收回。接下來隻要消滅盤踞在XC區的暴虐之神與**之神的信徒,那麼整個莫德海姆就可以算是徹底收回了。

“我會立刻將這件事報告給皇帝陛下,他一定在等著我的好訊息。”

看來這位帕斯特將軍倒也算是有點兒手段,還懂得分批報告,一步步的拿賞。畢竟如果隻是報告一次收複莫德海姆的話,那麼也隻會得到一次獎賞。而如果分開報告“我們奪回了DC區”“我們奪回了XC區”“我們奪回了莫德海姆”………搞不好可以拿三次………

不過有個問題……………

“咳咳………鋼鐵騎士,能否請你修改一下你的戰團名字?”

“為什麼?”

麵對帕斯特將軍的要求,端木槐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我覺得………你們戰團的事蹟,應該配得上更好的名字,比如西格瑪之刃,或者鋼鐵刀鋒都不錯………”

“粉紅小兔兔就挺好。”

“呃………可是皇帝陛下那邊………”

“粉紅小兔兔就挺好。”

“……………好吧,我知道了。”

看到帕斯特將軍絕望的投降認輸,端木槐滿意的笑了出來。

要不是為了看你們現在這個樣子,我乾嘛要用這個名字呢?

在這之後,端木槐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營地,和其他人打了聲招呼,接著從奧姬絲手裡拿過了聖物匣———幸運的是,這玩意兒還冇壞。不過為了保險起見,端木槐還是帶著聖物匣來到了一處荒無人煙的地方,然後再打算把這個匣子慢慢打開。

“嗯………希望裡麵會有什麼好東西啊。”

看著眼前的聖物匣,端木槐也不知道裡麵會出什麼。不過他倒是能夠從這個聖物匣的外形上猜出一二,首先,這個聖物匣不算大,所以裡麵應該不會是什麼武器或者槍械。而且也不算厚重,該不會是裝飾品之類的東西吧。

希望不要是一些太麻煩的玩意兒。

端木槐一麵暗暗祈禱著,一麵打開了聖物匣———每個聖物匣都有一定的解鎖順序,幸運的是端木槐對於這些聖物匣也算是相當瞭解,因此也是非常順利的就打開了。

就和解密遊戲裡提前知道了密碼所以不用去做那些煩人透頂的探索任務直接輸入密碼開鎖一樣。

而躺在聖物匣之中的,是一副漆黑的,類似外骨骼手套形態的裝備。

這是什麼東西?

看到眼前的機械產物,端木槐鬆了口氣,如果這是某種靈能產物的話,那麼他恐怕就要小心一些了。不過機械產物………起碼危險性是不大的。

想到這裡,端木槐伸出手去,拿起聖物匣之中的機械手套,很快,他的眼前浮現出了係統的掃描結果。

【重力手套(稀有裝備):範圍武器】

【消耗3靈能使用】

【震盪,重力操縱,電磁乾擾】

“居然是這個啊。”

看到介紹,端木槐也是眼前一亮,重力手套也算是他久聞大名的一件裝備,這倒不是因為這件裝備有多強悍(雖然它的確挺強悍的),而是玩家很喜歡用這件裝備來玩“我的世界”,利用重力手套自己建房子和基地算是玩家的標準使用方法之一了。

而重力手套正如其名,隻要注入靈能,就可以操縱重力。不但可以像很多建設類遊戲那樣,伸出手進去就能夠讓目標物體飛起來堆砌成形,甚至還可以用於摧毀建築和載具,屬於標準的反建築和載具用裝備。

不僅如此,使用它的話,甚至能夠在戰場上以最快速度建造出要塞或者城牆之類的東西。

畢竟被玩家戲稱為“我的世界”嘛。

唯一的缺陷就是作用範圍不是很大,隻能夠作用在小範圍物品上,不過多少來說也算是夠用了。

想到這裡,端木槐拿起重力手套,安裝在自己的右手裝甲上,很快隻見那副鋼鐵骨架迅速固定在了右手裝甲的外側,隨後閃過一道光亮———緊接著端木槐的係統就顯示已經安裝完畢。

接著,端木槐伸出手去,向著前方虛握,下一刻,一大塊土地和石頭就直接平地而起,伴隨著端木槐的動作,緩緩向著另外一側飄移。接著端木槐稍微動了下手指,隻見在無形的重力壓迫下,這塊原本不規則的土球就變成了一個正方形的方塊。

嗯,接下來就在這裡再建一堵牆,然後建個屋頂……………對了,這邊要打個地基,然後再開個口當窗戶,把天花板收拾一下………果然還是建房子有意思,難怪當初拿到這個裝備的玩家能建造那麼宏偉的城市,這玩起來的確還蠻有趣的不是?

“主人,你在乾什麼?”

就在端木槐玩的不亦樂乎的時候,奧姬絲也走了過來,她好奇的看著端木槐,開口詢問道。

“哦,奧姬絲,我在建房子,你看我這房子建的如何?”

端木槐放下手掌,滿意的拍了拍手。而奧姬絲聽到端木槐的說話,仔細望向前方的建築,接著奧姬絲微一點頭。

“非常漂亮,主人,這是為誰建的墳墓?”

“………………………回去吧。”

就知道自己冇什麼建造天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