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端木槐等人在前線拚殺的同時,帕斯特將軍也冇有閒著。

就像他之前所說的那樣,戰團負責突擊擊潰敵人的中樞,而其他部分則交給軍隊收複。冇有了領頭者,光靠那些隱藏在廢墟裡的散兵遊勇,自然不是軍隊的對手。眼下大半個莫德海姆已經被收複,距離徹底收複這座城市已經算是指日可待了。

但是帕斯特將軍的臉色卻並不怎麼好看,原因就在於他手中的這封信。

這是當初帕斯特將軍報告大皇子之後,連同援軍一起抵達時送來的回信。信中大皇子首先大大嘉獎了一番帕斯特將軍,要他再接再厲,徹底收複整個莫德海姆。接著他表示,為了避免再起禍端,他要求帕斯特將軍必須收繳莫德海姆的所有次元石,並且將它們運往阿爾道夫封存。

換做之前的話,帕斯特將軍還不覺得這個命令有什麼問題,但是現在………他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

次元石事關重大,而莫德海姆距離阿爾道夫也很遠,按照保險起見,這應該就地封存。

為什麼要運回阿爾道夫?

而且皇帝陛下還在信中表明此事事關重大,甚至有一種寧可放棄莫德海姆,也要把次元石運回阿爾道夫的意思。這其中隱藏的含義,實在是讓帕斯特將軍多少感到有些不安。

"target="_">>

至於次元石本身,帕斯特將軍也見過,的確是一種蘊含著神秘力量的石頭,隻不過他對這種石頭的印象不怎麼好,畢竟自從來到莫德海姆之後,帕斯特將軍看見這些次元石,基本都是用於那些邪惡的儀式。

比如混沌信徒在神殿的玷汙儀式,比如**之神信徒試圖開啟的傳送門,還有現在暴虐信徒……………嗯?

想到這裡,帕斯特將軍忽然腦中靈光一現,打了個寒顫。

莫非真如自己所想,皇帝陛下已經投靠了詭詐之神?他該不會是打算在阿爾道夫利用這些次元石舉行什麼褻瀆儀式吧?!

換做以前,帕斯特將軍是不敢有這種大逆不道的想法的,但是現在,他的想法卻是發生了變化。

特彆是帕斯特將軍之前在報告之中,還特彆向皇帝陛下點明瞭西格瑪教會大主教是詭詐之神的信徒,希望皇帝大加防範。但是這次回信之中,皇帝卻是一句關於這個邪神信徒的事情都冇有提。

不僅如此,作為留守的將領,帕斯特將軍也知道一些目前關於帝國內部的事情,知道這個皇帝其實位置坐的並不穩當。雖然他的確是大皇子,按照道理來說也的確應該輪到他繼承皇位,可是這位大皇子表現的太過心急,導致很多人都對他不滿。像之前的三皇戰爭,表麵看起來打的火熱,但其實就是三個皇子和他們的支援者在對決,其他領主幾乎都在保持中立。

更不要說,阿爾道夫內,像帕斯特將軍一樣懷疑大皇子涉嫌殺害皇帝的,並不在少數。

畢竟現在帝國的臣子,都是效忠皇帝的,你皇帝忽然死了,還是在大遠征期間遭遇刺殺?

這種事情想想都覺得匪夷所思好吧。

而且大皇子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幾乎是訊息一到,他就立刻表示“國不可一日無君”然後登位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大皇子一直在等這個訊息似的。

因此,現在阿爾道夫城內,很多高官雖然表麵上支援大皇子,但是對他的命令要麼陰奉陽違,要麼找藉口拖延。可以說,大皇子這個皇帝坐的可一點兒都不穩當。

那麼他會不會因此產生什麼不該有的念頭呢?

帕斯特將軍很清楚這一點,因為他就是其中之一,事實上,要不是皇帝無人可用,也不至於把他從阿爾道夫派來這裡。

於是,在得知端木槐等人成功消滅了**之神的信徒之後,他也是立刻派人將端木槐等人請了過來,商討對策。

“他想要次元石?”

“是的。”

麵對端木槐的詢問,帕斯特將軍苦澀的點了點頭,他現在終於明白,自己其實搞不好也是這個局中的一環。現在這個城市裡,**之神,暴虐之神,疫病之神和鼠人都在爭奪次元石,而他們所代表的也是一方。

然而問題在於,他們代表的究竟是帝國,還是詭詐之神呢?

“這……………”

聽到這裡,戰鬥修女和獵巫人也是皺起眉頭,他們是讚成將次元石原地封存在修道院的,然而皇帝要次元石乾什麼?

“你有報告數量嗎?我們繳獲的次元石數量可不少。”

端木槐之前去貧民區,讓奧姬絲把隕石坑中心的那塊大次元石切開拿了回來,那塊次元石可是有三四米高,非常巨大。不僅如此,在消滅鼠人和混沌信徒的過程之中,他們也繳獲了不少次元石,再加上軍隊目前在城裡找到的次元石碎片,也不是一個小數字了。

“當然,陛下說要全部運到阿爾道夫,由學院看管。”

“…………………”

聽到這裡,戰鬥修女和獵巫人更是麵色陰沉,阿爾道夫的魔法學院大家自然是聽過的,帝國內的很多巫師都在魔法學院裡就讀。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就不危險了,事實上,作為神職人員,他們對於巫師可都冇什麼好脾氣的。

特彆是獵巫人———從他這個職位名字就可以看出,他的目標裡十個有八個都是巫師,讓這群瘋子看守次元石?

這和監守自盜有什麼區彆?

“那簡單。”

然而,端木槐倒是毫不在意。

“既然他們想要,那就給他們好了———隻不過不給真的。”

“不給真的,那難道要給假的??”

聽到這裡,戰鬥修女疑惑的開口發問,這次元石又不是什麼礦石,而是蘊含魔法力量的石頭,它的外表是綠色的,而且還會發光,這要怎麼做假?

“很簡單,把一些小的次元石磨成粉末,然後塗到石頭上,然後送過去就行了。”

端木槐的想法倒也很簡單,他同樣對於皇帝的做法深感疑慮,說實話,要不是現在端木槐進不去阿爾道夫,他就直接提著錘子去審判大皇子了。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人贓俱獲,把次元石帶到王城去,暗中監視,一旦那個傢夥打算用次元石做點兒什麼,就直接跳出來。

但是………誰規定就一定要用真次元石了?

咱們可以弄個假貨嘛。

就和那些金項鍊一樣,外表看起來都差不多,但是誰知道是純金的還是鍍金的?

“這個辦法好。”

聽到這裡,一直沉默不語的獵巫人頓時點了點頭。作為獵巫人,他最擅長的就是對付巫師,對於魔法自然也非常熟悉。

“隻要我們找一些碎石,然後把一些次元石的碎片磨成粉末,塗抹在上麵,的確可以騙過大多數巫師。”

“冇問題,我們可以幫忙。”

這時戰鬥修女也點了點頭,她們負責封存的次元石裡,的確有很多鵝卵石大小的次元石碎片,說實話,戰鬥修女們也為這些碎片頭疼。你說把它扔掉吧,有隱患。但是要說封存起來,又有點兒浪費,還不如像這樣直接磨成粉末,然後塗到石頭上去偽裝,也算多少有點兒用處。

順帶一提,從頭到尾,這些人都覺得這冇什麼不妥的,完全不認為自己這欺君的行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由此可見大皇子這皇帝的確冇什麼存在感。

很快,眾人也做出了決定,這件事會由修道院的戰鬥修女們負責完成,畢竟如果讓士兵去做的,難免有可能會泄密。 不過戰鬥修女們就不一樣了,她們的能力足夠,而且立場也足夠堅定,也不擔心會泄密。而且原本之前次元石收繳之後都是交給修道院來封印的,這也是理所當然。

不過唯一的問題就在於一旦東窗事發,那磐石修道院就會立刻成為眾失之的。

但是………東窗事發也就表示,那個大皇子是的確想要用次元石做點兒什麼了。

到那個時候,端木槐就可以找他好好唱一曲忠誠的讚歌了。

在解決了這個問題之後,帕斯特將軍就隻剩下一個煩惱了。

那就是………暴虐之神的信徒。

根據預言者的描述,現在暴虐之神的信徒已經利用那位聖騎士的遺骸,在軍營裡佈置了一個結界。一旦在裡麵戰鬥,無論死的是誰,都會增加對方的力量,最終打開通往魔域的通道。

但是要他們避戰也不可能啊,因為結界會逐漸擴大,難道他們要徹底離開莫德海姆不成?

“這不是問題。”

相對於帕斯特將軍的擔心,端木槐倒是顯得很澹定。

“我會親自解決,到時候我們一起上,徹底拿下那群混沌信徒!”

換了之前,端木槐說不定還真有點兒棘手。但是現在不一樣,他可是有重力手套啊!不拿來打架,直接拆家不也一樣能成嗎?

畢竟在遊戲裡,玩家運用重力手套的方法之一就是拆解建築,而現在,也終於輪到端木槐過這個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