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12月28日早,端午的臨時指揮部。

周衛國風塵仆仆的拎著馬鞭走了進來。

端午在練兵,他也在練兵,昨天他帶著人拉練去了,今天早上纔回來。

而一回來就聽到端午遇襲的訊息,便急忙的趕來了。

但見端午冇事,他一屁股坐在端午的辦公桌上,先灌了一碗冷水,這才道:“你小子到底怎麼回事啊?是誰動的手?是李忠仁?”

周衛國懷疑是李忠仁,畢竟這裡現如今還是國統區,小鬼子進不來。

端午笑道:“要是李忠仁,我還能活著回來嗎?我懷疑是日諜。”

周衛國一邊拿出一根菸點著了,一邊氣道:“這小鬼子滲透力很強啊,在徐州附近都有他們的人了?”

端午道:“對啊,咱們打仗,除了武器上不如鬼子以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小鬼子下手早,在開戰之前,就已經佈局完成了。所以我有的時候真不知道我們的情報部門都在做什麼?對於日本人的滲透一無所知。而想要滲透到敵人內部呢,他們又冇有這個本事。我覺得他們不如都回家抱孩子去吧?”

周衛國笑著用手指點著端午道:“哈哈哈,你小子說的還真貼切。”

“報告團座,虎頭山的邱團長來了,還有陳怡小姐。”

正在這時,有衛兵前來報告。

周衛國一喜:“陳怡來了?”

端午笑道:“嘿,老周,你這是到我這裡跟我表姐約會來了?”

“去,去!”

周衛國連連擺手,而且竟然有些害羞了。

他從端午的辦公桌上跳下來,一邊整理著自己的著裝一邊退到端午的身後去。

端午起身,詳裝無奈的道:“上不了大檯麵。”

“滾!”

周衛國氣的說了一聲滾,端午剛想再損周衛國兩句,卻不想正在這時,門外已經傳來了邱明爽朗的笑聲。

端午知道邱明來了,連忙迎接出去。而周衛國則跟在端午的後麵。

隻是兩人出去才發現,來人並非隻有邱明與陳怡二人,而是還有另外兩個人。

這其中一人帶著寬邊的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的。但是比端午好像還要高出兩個指頭,身體也更強壯一些。

穿著八路軍的軍服,揹著公文包,倒像是一個文職人員。

端午但見此人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此時,他的目光卻被另外一個人吸引。此人是一個大鼻子,穿著的蘇式的製服,肩膀上佩戴的是上校肩章。

端午一眼就認出了,這老小子是蘇聯那邊派來的。而至於乾什麼,端午不想知道。端午隻是知道,有生意要上門了。

端午連忙跑過去,與對方握手道:“蘇聯老大哥,哈哈哈!”

蘇聯上校-馬克洛夫,當場都懵了。因為見到自己如此親切的軍官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哪怕他在延安都冇有人一路小跑來與他握手。

馬克洛夫非常高興,用並不太標準的自我介紹道:“你好,我叫馬克洛夫。”

“端午!哈哈哈!”

端午哈哈大笑,馬克洛夫更加喜歡,因為他本身也是非常豪爽的人。

但是此時,邱明有些為難,因為還有一個人,就是他身旁的那位延安來的特派員呢!

所以他連忙介紹道:“端午同誌,這位是延安來的特派員-張仁傑同誌。”

“張仁傑?”

端午又看了對方一眼,又回憶了一下,這纔想起來,的確有張仁傑這麼一個人。

張仁傑在影視劇雪豹中出現過。

張仁傑身為上級派下來的特派員,在作戰中胡亂指揮,導致在戰場上,戰士們不必要的傷亡。

但此時張仁傑不僅不覺得羞愧不說,反而為自己辯解,完全冇有絲毫認錯的誠意。

周衛國對張仁傑這種漠視戰友犧牲的行為十分的痛恨,兩個人因此產生了矛盾。

張仁傑小肚雞腸,完全冇有明白周衛國為什麼而生氣,反而覺得周衛國的行為是對黨的不夠忠誠,於是便展開了一係列的報複行動。

他不僅給周衛國亂扣帽子,而且在和張楚幾人開會的時候不斷的拉攏張楚與他共同對付周衛國,完全喪失了一名革命者應該堅持的原則。

端午當想起這些後,本身對於張仁傑產生了反感。

隻是他又一想,張仁傑他還真不能得罪。因為張仁傑原本就是一個小肚雞腸,睚眥必報的人,如果得罪了他,那麼他與八路軍的合作,一定會產生諸多阻礙。

所以,想到此處,端午連忙又跑去與張仁傑握手道:“原來是張仁傑同誌,你穿的太樸素了,讓我誤認為您是虎頭山獨立團的文職人員了。張仁傑同誌,我簡直太抱歉了。”

張仁傑原本還為端午忽略他而生氣,因為他原本就是一個小肚雞腸的人。他身為延安的特派員,身份是如何的珍貴?端午卻先去搶著與馬克洛夫握手,這不就是不把他張仁傑不當作一回事嗎?

但是端午一句話就把他說的心花怒放,因為端午‘樸素’這個詞用的好。因為延安此時,正在提倡艱苦樸素,克服困難,迎接挑戰等口號。

所以端午這一句樸素,的確說到他心坎裡去了。

張仁傑激動的我住端午的手道:“端午同誌,你說的冇錯,我們八路軍就是艱苦樸素,我們的乾部,與士兵都是一樣的。”

端午連忙道:“張仁傑同誌,你真乃我輩軍官的楷模啊。我早就聽說過,在延安有一位文能安邦,武能定國的張仁傑同誌,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聽聞端午這番話,張仁傑一下子,整個人都忽忽悠悠的飄起來了,冇想到自己的名字不僅傳到了中央軍的耳朵裡,而且評價竟然這麼高。

而且不用問,端午能接觸到的八路軍隻有虎頭山獨立團團長邱明,一定是邱明告訴端午的。

張仁傑看了一眼邱團長,頻頻點頭,心道:邱團長這個人,不愧是老革命,有擔當,識大體,高謀遠慮,知道端午乃是中央軍中的英雄人物,便將本特派員的英勇事蹟也講出來了,用來震懾對方。

否則一貫心高氣傲的中央軍軍官,又怎麼會向自己低頭呢?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嘉獎一下這位邱團長,像他這樣政治覺悟高的老同誌,的確是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