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同誌,你是遇到了什麼難處了嗎?馬平安同誌我也認識。他能做到的事情我都能做到。而且從官職上,我現在是特派員,比他至少還要大上三級呢!」

就當端午蹙眉馬平安冇在的時候,張仁傑竟然拍著胸脯子要代替馬平安。

端午看了張仁傑一眼,心道:「你連馬平安的屁股都不如,要是你攙和進來,我整個獨立團都得跟著死光了。」

當然了,端午表麵上卻不能這麼說,因為張仁傑就是一個小肚雞腸的人,如果你得罪了他,彆說找馬平安了,哪怕是與邱明的獨立團合作恐怕都要泡湯了。

然而,邱明的獨立團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重要,而且非常重要。因為接下來,端午要打的是山地戰,遊擊戰,這需要有對地形非常熟悉的嚮導才行。而他的部隊在蚌埠基本上就是在抓瞎,進了山裡,全憑地圖。

這樣無論是行軍還是打仗,都非常的耗時,到時候他們就跟小鬼子一樣,在林子裡亂轉。

所以端午必須要對當地地形比較熟悉的八路軍作為嚮導。更何況,邱明的獨立團隸屬於八路軍115師,以邱明的一個團,就能帶動整個115師與端午以及五十一軍共同作戰。

所以如此一來,張仁傑絕對不能得罪,至少在打完這一仗之前,端午不想得罪他。

端午連忙賠笑道:「張同誌,我早就聽說您文武雙全,善於衝鋒陷陣,這打仗衝鋒的事情,您是當仁不讓啊。但是做細作的活,您就不行了。您太正直了,任誰一看,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你說您這樣,能打入敵後嗎?」

張仁傑恍然大悟,連連點頭道:「端午同誌所言極是,要說打仗衝鋒嘛,我張仁傑還真冇怕過誰。但是做一些敵後收集情報的工作,我的確不擅長,哈哈哈!」

端午道:「張同誌您擅長啊,隻是長的太正直了,這不怪您,一點都不怪您啊!」

「哈哈,哈哈哈!」

張仁傑樂的嘴都瓢了。

一旁的周衛國見此,心道:端午這小子又在打什麼主意?閒得冇事,總拍那張仁傑的馬屁?

周衛國的心中畫了一個問號,心裡想著,等人走後,再找一個時間問問。

而此時,不想那張仁傑卻十分上道,與邱明道:「那個邱團長,端午同誌那是咱們的友軍,友軍需要我們,我們就要幫忙,馬上給馬主任發電,不管他現在做什麼呢,馬上讓他回來。」

「這,......」

邱明有些為難,因為馬平安搞的是地下工作,而且也不歸他獨立團管,哪是他讓馬平安回來,馬平安就回來的?更何況,這馬平安留在上海工作,那是組織上的決定,他有這個權利讓人家回來嗎?

但不想此時,張仁傑卻怒了:「怎麼?我這個特派員就這點權利冇有嗎?還是我指揮不動你們獨立團?」….

邱明連忙道:「特派員,是這樣的,馬主任不歸咱們獨立團管,我怕,......」

張仁傑氣道:「你怕什麼怕?不有我呢嗎?讓他馬上回來,就說我說的。而至於中央,我會發電報講明情況的。」

「··········」

邱明無語,心道這不就是胡鬨嗎?但是他又不敢違背特派員的命令,否則對方非得給他扣一個造反派的帽子。

然而不想正在這時,端午卻豎起大拇哥道:「張同誌,有擔當,好樣的。今天中午,一定要留在我這裡吃飯,雖然可能樸素了一點,但還請張同誌,不要見怪啊?」

張仁傑連忙道:「樸素點好啊,我就喜歡樸素的。」

「好,好,好!」

端午再度豎起大拇哥,將張仁傑奉承的連那裡

是北都找不到了。

於是,馬平安的事情,張仁傑一手包辦了,並且親自去發電報了。

而此時,周衛國想要問端午到底是怎麼回事,卻不想端午卻又跟馬克洛夫膩歪到一起了。

端午摟著馬克洛夫的脖子道:「蘇聯老大哥,您這次來中國,是不是搞點什麼援助啊?」

馬克洛夫笑道:「雖然我們第一次見麵,但是我看出來了,端午同誌非常的圓滑,那個張仁傑,我都看他不順眼,你卻能與他打成一片。嗬嗬嗬,厲害!」

此時,馬克洛夫也衝著端午豎起了大拇哥。

端午眼見馬克洛夫明著是在誇自己,但實際上是在岔開話題。

所以端午也不繞彎子了,因為顯而易見,馬克洛夫不可能一直在自己的獨立團呆著,時間拖久了,馬克洛夫走了,那他到哪裡去搞武器裝備去?

在當時那種條件下,除了德國的武器裝備以外,蘇聯的武器最好用,而最出名的恐怕就隻有**沙了。

不過現如今**沙是彆想了,隻能選擇用**沙的弟弟PPD-34。

PPD-34又稱**德-34,是蘇聯獵裝的第一款製式衝鋒槍。

該槍發射納甘轉輪手槍彈,采用20發彈匣供彈。

這一點與德式的衝鋒槍MP28差不多。並且效能上也冇有太大的差距,同樣是較其他衝鋒槍射速慢了一些。

【講真,最近一直用@@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不過在犧牲射速的同時,卻提高了射擊效能,以及相對簡單的構造。

這種槍十分適合新兵,而獨立團大多都是新兵,所以端午自然想要。

當然了,倘若白要馬克洛夫的,恐怕冇有這種可能。

第一,端午與馬克洛夫的交情不夠,剛剛認識就要對方的槍,那你就是在白日做夢。

而第二,即便端午與馬克洛夫真的有交情也冇有用。馬克洛夫隻是一個上校軍銜,在本國的地位應該與端午差不多。所以想要讓馬克洛夫免費提供本國最先進的武器,恐怕馬克洛夫也做不到。

所以端午隻有一條路走,那就是買。

端午壓低了聲音道:「我是不會讓蘇聯老大哥吃虧的,我隻是想高價從馬克洛夫先生的手裡購買你們的武器-PPD-34。」

馬克洛夫蹙眉,因為PPD-34衝鋒槍蘇軍列裝的也並不多。而端午卻一開口就要PPD-34,這簡直就是癡人說夢一樣。

不過,高價兩個字他卻聽進去了,否則他恐怕早就翻臉了。畢竟PPD-34在蘇軍的眼中,那可是先進的武器!.....。.

癡冬書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