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星期後,戒指世界。

“接收!”

隨著傑瑞的一聲輕喝,他的右臂上瞬間亮起一個紫色的魔法陣。然後,他的整個右臂在魔法陣的作用下,一陣變化,居然變成了一個十分巨大且恐怖的惡魔手臂。

伸出食指往提前準備好的巨石上輕輕一彈,巨石上立馬出現了道道裂痕,然後化作一片碎石掉了在了地上。

“還是差點火候,看來後麵有時間,還是要去找米拉珍小姐請教一下!”

以如今他對接收魔法的瞭解,還隻能做到半接收,也就是說他現在隻能接收戴利歐拉的部分身體,變化一下胳膊、大腿之類的,冇辦法變成完全體。

而目前整個妖精的尾巴,或者說整個魔法界,接收魔法用的最好的,也就是妖精尾巴的工作人員米拉珍了。

這也是他昨天去公會找馬卡羅夫請教接收魔法時,馬卡羅夫悄悄告訴他的。

因為米拉珍是目前有記錄的魔導士裡,唯一一個達到S級的接收係魔導士,而且是三年前就達到了。

隻是兩年前因為一次特殊任務,導致了她妹妹的死亡,從而心理受到巨大創傷,留下了陰影,再也無法戰鬥,就成了公會的服務人員,幫助會長管理公會。

不過,關於接受魔法的理論知識,那還是極其豐富的,性格又好,他去請教的話,基本上都會很儘心的解答。

實驗了一會兒,半接受化戴利歐拉後的,各種近戰時的**破壞力和自愈能力,傑瑞滿意的點了點頭。

《仙木奇緣》

雖然隻是半接收,但戴利歐拉的惡魔肉身,的確是比他自己的身體強大太多了。

如果再附加一個“力”魔法,效果簡直就是爆炸。

“對了,今天還約好了去取魔導鎧甲!”

收起接收魔法,傑瑞忽然想起,今天似乎正是他與魔導器商店老闆約定,去拿那訂做的十二套魔導鎧甲的日子。

於是他立馬從戒指世界出來,然後一個幻影移形直接來到了城內,那家魔導器商店的門口。

推開門,老闆見到傑瑞眼睛頓時一亮,熱情的歡迎道:

“是傑瑞先生啊,您來的正好,您訂做的十二套魔導鎧甲已經徹底完工,我帶您去後院驗收吧!”

能不熱情嗎,這位傑瑞先生可是罕見的大主顧。

不像那位艾露莎小姐,時常要分期付給鎧甲的製造費和修複費用,這位傑瑞先生可是一次性全額付清十二套鎧甲的費用。

還說了隻要交接時鎧甲符合他的要求,願意額外再多支付百分之十的費用。

傑瑞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店老闆來到了商店的後院中。

而此時的後院中,早已經擺好了十二套金燦燦,彷彿黃金一樣的華麗鎧甲。

“傑瑞先生,您看,這十二套鎧甲的造型,我們是完全按照你提供的圖紙所製造,而且采用了目前王國最頂尖的魔導材料製作。

同時,每一套鎧甲,我們都按照您的要求進行了魔法的附加,就像這套金牛座鎧甲,穿上後,隻要您輸入魔力,就可以增幅您的力量,您的魔力越強,增幅就越強。

這套水瓶座鎧甲,隻要雙手合十,輸入魔力,就能觸動提前設置好的冰係魔法,噴射出大量可以凍結對手的寒氣,您的魔力越強,威力就越大。

還有這套射手座的鎧甲......”

在店老闆滔滔不絕的介紹下,傑瑞對十二套鎧甲的效能和附加的魔法效果,都有細緻的瞭解。

“雖然距離我理想中的狀態,還差一點,但也基本符合了,我會多支付百分之十的費用。”

聽到傑瑞的回答,老闆頓時大喜。

要知道,這多出的百分之十,那可是純利潤啊!

正常製作一件魔導器,除去人工、材料、房租等各方麵的成本,能儘賺百分之十就已經很不錯了,現在又多賺了百分之十,相當於利潤加倍。

付完錢後,傑瑞將十二套黃金鎧甲收進了戒指世界。

不錯,他訂做的這十二套鎧甲,正是以前世所看的聖鬥士黃金十二宮的聖衣為原型所製造的。

倒不是黃金聖衣的造型多麼利於戰鬥,而是處於懷舊心理,以及看起來比較帥。

同時,他還在訂做的過程中,儘可能的讓這裡的魔導工匠,還原了聖衣的一些類似的能力。

當然,肯定不可能做的那麼好,但也沒關係,現在拿到手的還隻是打底的基礎,他回去肯定還要通過自己的鍊金術,再二次改造一下,纔有可能達到差不多的效果。

可能因為魔法的普及,這個實際製造魔導器的技術還是十分先進的,從艾露莎的那些魔導鎧甲中就可以看出。

不過通過那位店老闆的介紹中也可以知道,所有的魔導器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使用它的魔導士魔力越強,它的威力才能足夠強,否則同樣冇用。

而傑瑞的魔力,那可是超越聖十的存在,自然可以發揮出這些魔導鎧甲最強大的能力。

等接收魔法和騎士換裝魔法全部學會,未來他就可以體驗一下什麼是真正的近戰法師了。

之前因為考慮到安全第一的前提,他對戰時大部分時候都是直接靠魔法遠程輸出來解決對手,極少會給對方靠近自己的機會。

“那個...傑瑞先生,您是不是今天還冇有回公會?”

就在傑瑞付完錢準備離開時,店老闆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詢問了一句。

傑瑞有些疑惑道:

“是啊,怎麼了?”

“你們公會好像被襲擊了,這是我剛剛聽一些客人說的,你可以回去看看。”

店老闆解釋道。

“好的,謝謝,我現在就回去看看。”

傑瑞有些詫異的點了點頭,一個幻影移形消失在了原地。

昨天他去公會時還是好好的,今天怎麼就被襲擊了。

關鍵,公會可是有馬克羅夫和烏魯兩個聖級坐鎮,哪個不開眼的敢來襲擊公會,活的不耐煩了嗎?

然而,當他出現在公會麵前時卻發現,公會還真的被襲擊了。

此時,整座公會被幾十根二三十米長的大鐵柱給插的到處都是洞,連公會前麵“妖精的尾巴”幾個字眼都被破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