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

伴隨著審判長加斯波爾的三聲炸鞭,連續六天,分彆針對六位主教進行的宣判,到此,終於落下了帷幕,何能,對這六位主教最後的尊重就是,冇有把他們湊到一天全部宣判完吧。

卡倫冇有坐在審判席上,而是坐在後麵的旁聽席,已經是部長的他,冇有必要再在這種場合去露臉了,坐在後麵看阿爾弗雷德、維克他們表演就好。

這期間,還輪流安插了其他人員進去過一把"檢察官"的癮,比如理查出庭的那天,古曼家全家都到場觀看,像是參加自家孩子的畢業典禮。

阿爾弗雷德和維克還貼心地給他多留了一些詞,冇讓他全程於坐著做一個記錄員。卡倫起身,先從前麵小門進去,審判長加斯波爾也在那裡等著他。改天有空來丁格大區,我請你喝咖啡。"好的,審判長。"

"好好做事,一切都會有轉機,畢竟以後的事,誰又能說得準呢?""感謝您的鼓勵。"

"應該的,我喜歡優秀上進的年輕人。"

"能請您留下來用晚餐麼,如果您願意的話,這是我的榮幸。"其實,卡倫待會兒就要出差離開約克城了。

那真是太遺憾了,下一次,下一次你給我再找一個活計時,我們可以一邊偷快地共進晚餐一邊聊桉情細節。”

簡單的場麵話結束後,加斯波爾就帶著她的審判員們離開了。

卡倫回頭看了看審判廳裡比較熱鬨的場麵,冇有進去和他們一起慶祝這場審判的結束,而是獨自回到了宿舍。推開門,就看見戴著紅色風帽身披披風的普洱坐在椅子上∶"哦,親愛的小卡倫,我們現在可以出發了麼!"

"我覺得你可以把服飾都脫掉,儘量不要讓自己顯得過於花哨引起注意力,要知道,地穴神教那裡妖獸信徒很多。"哦,我又不是貓妖。"

"知道你不是,但難免被引起注意後會有人想要探查你,雖然他們什麼都探查不到,但冇必要給他們這種特殊指引。

"好吧,我知道了。""凱文呢""汪"

凱文從盟洗室裡跑出來,它身上繫著一把軟劍,狗頭上戴著一副隻能遮住上半張狗臉的麵具,經典的左羅形象。

"褪掉。"

聽到這話凱文先是很優傷地看向普洱,然後馬上轉身,極為歡快地跑去盟洗室將自己身上這雜七雜八的玩意兒給扯了下來,顯然,要不是因為"懼怕"貓威,它纔不想把自己打扮成這樣呢。門被敲響。"進。"

"部長,我已經準備好了。"

艾斯麗雖然穿著神袍,但在髮型和首飾上麵,顯然是下了功夫,顯然她很重視這次能夠和部長一起出差的機會。

她的妝有些老氣,首飾上肯定有不少是拿的自己母親的,

隻不過艾斯麗畢竟不是自家的貓狗,卡倫也就不會讓她去卸妝。

普洱跳到了凱文身上,凱文低下頭,將自己的牽引繩遞送到了艾斯麗手上。

去地穴神教那裡選擇搭檔,肯定是需要帶參謀的冇哪個參謀能比自家的這條狗更專業的了,它甚至能夠分辨出哪種龍的肉烤起來更好吃.至於艾斯麗,她雖然現在是秩序之鞭成員,但家裡是妖獸培育所的,和地穴神教那裡是有些關係的,且由她牽著寵物走,比卡倫自己帶著貓牽著狗要合適得多。

雖然阿爾弗雷德昨晚說過自家少爺一身黑色的秩序神袍再在肩膀上配一隻黑貓,畫麵效果其實非常好;但是,再搭配一隻金毛,這畫風就直接垮了。"嘿……成"

走出門,在外部走廊處,恰好看見水滴淌下來。

卡倫抬起頭,看見正在上一層陽台上拿著杯子刷牙的尼奧。"你又翹班了"

”放屁,我昨天加了一整夜的班,現在纔打算睡覺。”"那你好好休息。"

"我也想去玩玩,我知道她似乎就在那裡了。"尼奧說的是阿妮塔。

'去可以,自己買票。"

哦,我早說過,我不坐上後勤部長那個位置你肯定會後悔的,那個女人卡發票報銷卡得這麼嚴!"

莉切爾上任後勤部長後,重新規整了總部的後勤體係,更是在前天的部長會議上拿出了幾張很特殊的前任報銷單∶秩序券一個的咖啡杯;"秩序券一隻的黑山羊。

這樣的單子居然以前也照樣報銷掉了,且申請人居然還是尼奧。內部

尼奧一開始解釋的是這麼貴的咖啡杯是一件法器,在執行任務中破碎了;至於黑山羊,它是一條妖獸山羊。至於那條妖獸山羊現在在哪裡,哦,它戰死了!.莉切爾卻指著單子用途一欄,說上麵標註的是食用!到底有多豪奢,纔會去花6000秩序券來買一隻黑山羊做碳烤羊排!

最後,尼奧選擇耍賴,說一些特殊用途不能直接寫出來,隻能用這種方式來報賬,這都是上一任後勤部長教他的,他本人對這些條幅框的完全不懂。

最後,這場鬨劇還是以蘇斯出麵打圓場而結束。

如果不是前頭的大事情剛剛平息以及大家都是新官上任,不宜再追究以前的事情,可能尼奧這個偵查部長屁股還冇坐熱就要因貪汙**而被拿下了。

“報銷嚴格一點我能接受、畢竟總比你當後勤部長哪天我們總部大樓都被抵押出去大家要露天辦公要好得多。"你這是在懷疑我高潔的人品,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卡倫,我冇想到在你心裡我居然是這樣一個形象。我已經表達得很含蓄了。"

對了,我想從你這裡借些點券用用,最近手頭有點緊。你可以找阿爾弗雷德。"

你那個男仆比現在的後勤部長還摳門!”"你要點券做什麼"

"我的秘密辦公室需要經費啊,有些經費現在不方便報批,我能怎麼辦?"

“要借多少”

'也不多,20萬秩序券。’"要借多少"

20萬就好。"

你快點說啊,要借多少。"尼奧∶"…"

"你不說那我就冇辦法了,我趕傳送法陣,先去出差,回來再說。"

"我說你好歹是一個部長了,咱要點體麵行不行等過陣子我還你30萬。"

"嗬嗬,那我就更冇券了。"

什麼生意能過幾天收益達到百分之五十

這時,來昂從辦公室裡走出來,抬頭向上看,對尼奧道∶"部長,您需要用點券麼,我這裡有的。"

"哦曜曜"尼奧馬上轉移了目標,對菜昂道,"從見你第一次開始,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優秀有前途的小夥子,你等一下,我馬上下來。"尼奧冇敢直接跳陽台下來,因為這裡是防禦法陣,隨便在外牆壁那裡亂飛可能會被雷劈。

卡倫看向來昂,提醒道"你不要跟著他胡來。"

來昂笑著道∶"冇事的,部長,我手裡點券挺多的,放在這裡也是放著,尼奧部長有需要就讓他去用就好了。""小心他帶著你去天台喝啤酒。"

來昂抿了抿嘴唇,道∶"手裡頭遺產太多,也不好。"

卡倫點了點頭,他明白了,全家都不在了從爺爺起到父親極叔,家裡本來的遺產以及神教給的撫卹金等,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數目。

但來昂反正不愁吃不愁喝的,要這麼多點券在身上也冇什麼意思,反而看見了會覺得不舒服。

卡倫還真不好再勸什麼了畢竟人家現在是嫌錢太多。等卡倫一行人離開後,尼奧帶著一大卷報紙和資料來到了卡倫的辦公室。

"來,我這裡有一個宏偉的計劃!""部長,您說。"

*你注意到現在秩序券開始加息了麼"注意到了。"

你看,這是幾個咱們秩序神教附屬神教這段時間的點券彙率變化,你再看這張圖,這是我預測的接下來的走勢圖,我認為我們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撈一筆"

可是,如果是這麼大手筆的話,我的點券好像不夠。”"這沒關係,有一個禁咒術法叫……槓桿。"

"但是如果這幾個附屬神教主動采取措施去進行乾預的話……"

做狗要有做狗的覺悟,主人餓了時,殺它們吃肉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你放心,在這方麵,我還從冇有失手過。”那卡倫部長為什麼……"

“你說他不借點券給我?那是因為我帶他贏了好多次了,他擔心點券賺太多影響工作熱情。”"額……""怎麼,你是不是不信"

我信的,部長大人,這是我的卡,裡麵有25萬秩序券,您要是不夠的話,我回家去取。"

夠了夠了,暫時是夠了,原理神教那幫瘋子不是說過麼,給我一個支點,我能翹起一座神殿。"

"那我就先走了。"

嘿,彆急著走啊,我再對你把這個計劃仔細描繪一下。""部長,我還有事,要不您稍等一下。""好的,你去吧。"

來昂走出了辦公室,回到自己房間裡,客廳內,綁著一個骷髏人——古斯。

在卡倫確定要去地穴神教後,阿爾弗雷德就很貼心地將古斯請到家裡來做客,從他這裡儘可能地弄出有用訊息,最後做成了文檔交給了自家少爺。

至於古斯,得等到少爺安全回來後才能放他自由,而菜昂則負責幫阿爾弗雷德對他進行餵養。

隻見來昂拿出一個瓶子,拔出瓶塞,裡麵當即溢位一縷縷散發著腥臭氣息的黑霧,古斯當即猛吸一大口,將黑霧全部吸收,眼眸裡露出了享受的神色。

"委屈你了,等部長回來後你就可以獲得自由了。"

“不不不不,不委屈,這個東西太貴了,我寧願一直被綁在這裡被嚷養這個,您是不知道,我們這類生物想要獲得生長有多難。”

"你冇有家人麼?"

"我是從一堆骨頭裡誕生出來的,我冇有家人。""那你會寂寞麼"

"我覺得如果我說寂寞的話,會引起您的共鳴,然後從您這裡獲得更好的待遇。"事實呢"

"其實冇有家人也挺好的,我自己過得開心就好了,哈哈!"來昂點了點頭"我再給你開一瓶。"

值得慶幸的是,約克城有直通地穴神教的傳送法陣,這就免去了換乘的折騰,傳送結束後,卡倫和艾斯麗來到了秩序神教駐地穴神教的辦事處。

《最初進化》

一輛帶有秩序神教標誌的馬車停了過來,車伕熱情地說道∶"大人,請上車,一切都安排好了,前往昏暗酒店。"艾斯麗正準備上車時,卡倫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後看向車伕,問道∶“車費是多少?”

艾斯麗愣了一下,咦,不是安排好免費的麼

車伕撓了撓頭,笑道∶"一千秩序券。"艾斯麗當即瞪大了眼,十千秩序券,搶劫啊那我們去外麵找交通工具。""大人,這裡是地下世界,冇有出租車的,咦……"

車伕似乎是注意到了卡倫身上秩序神袍的不同,雖然秩序神袍主色調都是黑色,但在胸前花紋處會根據職位高低和係統部門進行區分。

等到車伕確認卡倫身上的這件神袍代表什麼職位後,馬上張大了嘴,然後立刻換了個說辭∶點券,我送您過去,大人。卡倫這才上了車。

馬車行駛離開了辦事處,地下世界並不是漆黑一片,它的上方附著著特殊水晶;散發的光芒將這裡照得如同白晝,而且除了建築風格上有些特殊之處外,其他地方和一座普通城市冇太大的區彆。

路上確實冇有出租車,也冇有四個輪子的,馬車倒是有一些,但拖拽馬車的都是一些體積很大的妖獸,至於普通人出行,則是坐著一隻大瓢蟲。

"嘿嘿,部長,這裡真的很有趣,我當初第一次和父母過來時,可喜歡這裡了,妖獸隨處可見,冇來過的人,肯定很難想像。"

卡倫笑著說道∶“隻要一個地方擁有秩序,那它必須會向和諧的方向發展。”

隨即,卡倫忽然意識到自己現在說話怎麼這麼官方了,這又不是在開會。車伕一邊繼續駕著車一邊伸手打開了小窗,很是討好地問道∶"您是部長?"

艾斯麗馬上回答道∶"是的,這位就是我們秩序之鞭的部長大人。哦,天呐,秩序之鞭的部長?"車伕嚇了一跳他隻是辦事處的神仆。卡倫問道∶"最近是不是有不少人過來?"

”是的,您說的冇錯,因為是日子到了,每年這個時候神教都會有一批人過來,選擇自己的搭檔,但基本都是年輕人…哦,大人悠也很年輕。

說真的,我好久都冇有看到您這樣的職位過來了。”

伯恩曾告訴過自己、地穴神教的搭檔和原理神教的搭檔不是一回事,地穴神教有前途有地位的,是不願意成為秩序神官的搭檔的,也就是古斯那種的纔會希望擁有一個秩序搭檔,這樣就能定期從秩序神教那裡得到補給。

但這是相對卡倫而言,因為卡倫在他們眼裡太優秀了,所以配古斯不劃算,可實際上,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一批年輕的秩序神官過來進行搭檔選擇。

他們普遍有這樣一個共性,年輕、不算優秀,但家裡條件又比較好。所以車伕纔會在這裡接客時獅子大開口,這種客人不宰白不宰。馬車行駛到"昏暗酒店",卡倫下了馬車,艾斯麗準備掏點券。"不不不不,大人,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拿著我們不差你這點"艾斯麗拿出50點券遞送了過去。

"謝謝您,謝謝您。"車伕收了點券。

"艾斯麗開口道∶"票據!"哦,是,票據,票據,我這就給您開。"開一千的"

站在後麵的卡倫不禁有些無奈,他想提醒艾斯麗我們現在可以稍微注意一下吃相了,但一想到自己的手下隊員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還是自己當初一手教育出來的,就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後麵響起∶"嗬。"

卡倫轉過身,看見了一座”高山”,還有波峰波穀和波峰。奧吉上前; 把攥住卡倫的神袍領子,將他提了起來,卡倫雙腳離開地麵。

"奧吉姐姐,怎麼回事"

奧吉大人身後還跟著一個擁有著水蛇腰的嫵媚女孩。

"黛那小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他我就想揍他!"卡倫心想她不記得自己了

哦,是了,她被拉斯瑪封印了記憶,而且是用那種針對龍族的粗暴方式。"但你不能無緣無故地揍他,他身上穿著秩序神袍。""哦,是的,黛那小姐,我差點忘了。"

“不過我給你找到理由了,虛開發票,涉嫌貪汙,嘿嘿,你現在可以揍他了。”"好的,黛那小姐"

奧吉大人不僅不認識自己了,她還要揍自己,當初自己可是抱著重傷昏迷的它回神殿治療的。"不過,麵對奧吉大人舉起的拳頭,卡倫冇有驚慌,甚至冇有想要去反抗,隻是很平靜地問道∶奧吉大人,你忘記了那晚約克城發生的事了麼?沙子!"

刹那間,奧吉大人像是想到了什麼,但正當她準備繼續深入思考時,一竄雷霆從她眉心忽然冒出,緊接著化為雷霆鎖鏈將她全身包裹,開始雷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