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仆散將軍!”

“聽說將軍已經在這駐兵多日了,至今未曾進宮見到你們聖上,可有此事嗎?”

許仙坐下後,也是先試探般的向仆散忠義詢問一句了。

“怎麼許大帥還關心起本將軍了?”

“本將軍不過纔剛返回汴京不足半月,我們聖上政務繁忙,無法召見於本將軍,不也正常嗎?”

仆散忠義聽完許仙這番詢問,似乎覺得這許仙有些來者不善了。

“是嗎?”

“我聽聞你們聖上有位趙妃娘娘,名趙洛,長得貌若天仙,我許仙心中一直也是對其愛慕不已!”

“唉,隻可惜這次來到汴京始終未曾見其以免,甚是遺憾、遺憾啊!”

許仙其實已經有些懷疑剛纔那女子身份了。

畢竟在金人內部,一直有傳言,仆散忠義乃是一個好色之徒,而且有一次覲見完顏亮時,因為多瞧了完顏亮寵妃趙妃一眼之事,導致完顏亮從此不再重用仆散忠義。

不然以仆散忠義才能,絕不可能一直屈居於完顏元宜之下了。

“聖上趙妃娘娘與我仆散忠義有何關係?”

“我不知道許大帥您到底是來挑撥我大金國內部關係,還是真心想與本將軍一敘的?”

仆散忠義這時明顯表現的有些不悅了。

“剛纔恕我失言、失言了!”

“既然我來見仆散將軍,當然是真心想與你合作的了!”

許仙通過仆散忠義表情,其實已經猜到了一些端倪。

“那許大帥想與本將軍如何合作呢?”

仆散忠義當然急於想知道許仙來的目的了。

“如今你們金國已經明顯四分五裂了,依本帥所瞭解的情況,葛王完顏雍自占領燕京後,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若是你們皇帝完顏亮執意要北伐,恐怕不一定能取勝完顏雍啊!”

“而且我聽聞完顏元宜已經秘密控製了汴京皇宮大內,恐怕你們皇帝完顏亮的安危已經無法保障了!”

“將軍難道不想救駕,保衛你們皇帝嗎?”

許仙當然目的就是為了挑撥金人了。

“不知許大帥從哪得知完顏元宜控製皇宮大內訊息的?”

“完顏元宜對我們聖上忠心耿耿,怎麼可能像許大帥您汙衊的那樣,對我們聖上圖謀不軌呢?”

仆散忠義自然不相信了。

“我是剛從汴京城完顏元宜府中出來,就來到了將軍你這的!”

“我怎麼能看不出汴京城狀況呢?”

“如果將軍不信,儘可自己入汴京城,一查便是了!”

許仙朝用手汴京方向指了指。

“好!”

“那我現在就去汴京城看看是不是真如你說的那般!”

仆散忠義說著,就往帳外而去。

“既然將軍要去汴京城檢視情況,您這般身份去能查的到什麼呢?”

但是馬上被許仙旁邊楊破虜攔住了。

“是啊!”

“將軍這般身份去,就怕冇有揭露到完顏元宜的罪行,自己就已經冇命出城了!”

“既然將軍想去查明情況,何不與我們一道,以平民百姓身份入城一探究竟呢?”

韓彥直也跟過來提醒仆散忠義。

“什麼?”

“你們要我扮作平民百姓進入汴梁城?”

仆散忠義轉過身把眼光轉到了許仙身上。

“當然!”

“將軍若不以百姓身份,如何看得到真正想看到的東西呢?”

“如果將軍信得過我們,一道去一趟又何妨呢?”

許仙笑著迴應,畢竟這也是自己早已經謀劃好的。

“好,那我就隨你們走一躺!”

仆散忠義心裡其實早就想瞭解汴京真正情況了,但是因為礙於自己與趙妃這事,而有所顧慮,所以也是很爽快答應了。

於是到了第二天早上,許仙三人與仆散忠義一道,喬莊了一番,又來到了汴京城中。

“怎麼今日的汴京城與昨日變化如此之大呢?”

“你們看,這街上似乎都冇人行走了!”

“這到底怎麼回事?”

韓彥直似乎發現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是啊!”

“公子,你看!”

“昨天那橋上還有不少人擺攤呢,今天就一個擺攤的都冇有了!”

“這不太正常啊!”

楊破虜指了指前方一道石橋處。

“看來昨晚定然發生大事了!”

“不如我們先去找附近店家詢問一番吧!”

許仙心裡不禁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於是四人就近來到了一家酒館。

敲了一陣門,酒館大門終於出現了一道門縫。

“店家,到底發生什麼時候了?”

“為何附近都冇有人走動呢?”

韓彥直趕緊上前詢問。

“你們不知道嗎?”

“聖上今日下了禦旨,從今天開始,所有店鋪不準開門,任何人不得隨意上街走動,不然就得被抓起來啊!”

“你們可真是膽大啊!”

這店家隔著門縫迴應韓彥直。

“皇帝會下這樣禦旨?”

“這怎麼可能呢?”

“店家,您能否告訴我們到底怎麼回事呢?”

“這一定有緣由吧?”

韓彥直聽後,也是一陣震驚。

“好…好像是因為宮中出現了刺客,皇上遇刺了,如今情況不明,都元帥帶著人正在城中捉拿刺客呢!”

“你們想要保命的話,趕緊回家去吧,彆被那些官兵抓住了,不然會被當做刺客抓起來,那就會生不如死了的!”

“你們趕緊走吧!”

店家勸說著。

“這……!”

“公子,我們這怎麼辦呢?”

韓彥直轉身詢問許仙。

“看來那完顏元宜肯定是想謀害你們皇上,纔會這般編造宮中有刺客之事,最後把謀害聖上的罪名,栽贓到刺客身上!”

“仆兄!”

“你怎麼看?”

許仙眼光轉向了仆散忠義。

“我說怎麼聖上之前還屢番責難完顏元宜,斥其指揮不當,突然間就對完顏元宜如此信任了呢!”

“看來完顏元宜定然是借聖上南征,慘敗而歸,無心政事之機,掌握了汴京城的守備,控製了聖上!”

“如今肯定發現聖上清醒了,不願受其控製了,才這番想對聖上下手的!”

“而我還一直以為帳中趙妃是突然間天降到我身邊的呢!”

“現在看來一定是完顏元宜掌控了皇宮,才這般設計把趙妃送到我身邊,想以此控製我手中軍隊的!”

“還好許兄你及時帶我來到這城中瞭解到真相,不然我還矇在鼓裏,被那完顏元宜利用呢!”

仆散忠義似乎想明白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