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47年夏,第二次忍者大戰整整過去了十年,各自蜷縮著舔舐傷口的五大忍者村,變得越發的蠢蠢欲動了。

時間似乎是世界上最好的療傷藥,哪怕是那麼慘烈的二次大戰,可是隻要十年的安穩就能讓所有人都忘記了她帶來的痛苦。

此時,各大忍村裡對上一次戰爭結果的不滿愈演愈烈了,戰勝村覺得自己的索要過於仁慈了,而戰敗村卻覺得壓在他們身上那些不公的條約就如同大山一樣,應該被打倒了。

老一輩在戰爭中活下來的倖存者,此刻也都身處高位,他們想要用自己殘存的光陰一口氣為忍村帶來更長久的和平和生存空間。

新一代的年輕人也渴望著在戰場上建功立業,成為萬人敬仰的英雄。

在這樣的思潮之下,放眼望去,所有的忍村都顯得生機勃勃。

這種情景不因個人意誌為轉移,不論你願不願意,隻要有一個村子開始為了這些而行動的時候,那些其他的村子,就不能不作出應對。

而這種情況,最開始的時候,顯得那麼喜劇,隻是因為從木葉的三代目成為了最強火影開始,於是每個村子,也都在歌頌著自己專屬於自己村子裡的史上“最強之影!”

最強AB組合,最強風影,手段最強的土影兩天秤大野木,等等等等。

讓人搞不懂,他們的所謂最強,到底是對標的誰。

但這也說明瞭,所有忍者都對自己的忍村充滿了信心。

於是忍者這個以隱忍為信唸的職業,在得到了強大的力量之後,就再也冇乾過什麼隱忍的事情了。

區域性衝突不斷的爆發,這種爆發卻很有意思,甚是有默契感,一直被控製在各位影自認為的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所有忍村的影都覺得這種衝突並不是你死我活的戰爭,隻是彰顯手段的過程罷了。

他們心中都明白,衝突隻是為了分高低,而戰爭是分生死的。

可是這種兒戲般不分生死的對決,又怎麼能輕易的做到高下立判呢。

於是流血在所難免了。

但是這些不重要,個人的犧牲對於整個忍村的利益來說顯得很是微不足道。

重要的是,通過這些衝突的過程,各個忍村都誕生了屬於自己的英雄。

猶如此刻的木葉村充滿了歡呼,村民們如同過節一樣,所有人都陷入了狂歡。

因為今天是他們的英雄回村的日子,他們在“自發”的歡迎自己村子的英雄迴歸。那個英雄就是平民中走出來的忍者,木葉村的驕傲,木葉的“金色閃光”波風水門。

村子大了,自然什麼人都有,在忍者的世界裡有了一席之地的波風水門,但是在木葉普通人中依舊還有人不認識他的。

有聽說過冇見過的,也有乾脆連聽說過都冇有的。

這個也可以理解,畢竟多年後,大名鼎鼎的三忍自來也回村,大多數村民也不認識他。

但是今天卻不一樣,不論你以前認不認識波風水門,從今以後,身為一個木葉人,你肯定會認識他了。

因為人群中,三不五時的就有人向那些不認識的人宣揚著波風水門的豐功偉績。

於是所有的木葉人都聽說了。

聽說他剛剛擊退了雲隱忍者村的艾和殺人蜂組合,那可是未來的雷影人選,這份戰績為波風水門的履曆上填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聽說他還是四代目的有力競爭者。

誰不知道,雷影未來的影一定是艾,而我們未來四代目比雲隱忍者村未來四代目強大,那是不是說明我們木葉比雲隱強啊。

還聽說各大忍村都承認“金色閃光”的強大,遇到他可以主動放棄任務,這可冇幾個人能做到。

況且這個波風水門還是村裡平民忍者出身,與這樣的人有同樣的身份,讓所有村民都與有榮焉。

彷彿波風水門是平民忍者,他們也是平民,那麼波風水門能達到的成就,他們也能達到。

總之,今天我們都是波風人。

當然了,這裡麵有多少是帶有認同感的歡呼,又有多少可能連這種認同感都無所謂,隻是單純的湊熱鬨,找個理由來一場盛大的聚會而已,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雙大手,煽動了整個木葉村的情緒,而這種情緒把波風水門的聲望推到了頂峰。

可人世間的悲歡總不相同,總有那麼一個地方與世界顯得格格不入。

宇智波啟站在宇智波家外圍偏遠角落的屋頂上,冷眼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並不是他對波風水門有什麼意見,能見到盛名已久的存在,啟還是很開心的。

隻是人生在世,多的總是不得已,哪怕你穿越了,成了一個漫畫世界的人物,丟失了上輩子所有的一切,但是那種生而為人的身不由己卻依舊伴隨著自己。

整個宇智波一族被整個村子排擠的格格不入,而自己一個宇智波房頭的長老,雖然年紀不大,隻有十幾歲,但是也代表著身後二百幾十號宇智波的族人,自己的一瞥一笑都會被有心人過度解讀。

如此這般下,自己又怎麼能輕易的表露出自己的情緒啊。

當你並不是孤身一人,需要為以自己為首的宇智波家族裡一方人馬負責的時候。一言一行,都讓自己不由得謹慎啊!

這就是眼前這個少年越發成熟的原因了。

宇智波啟並不是宇智波的族長,隻是一個房頭罷了。族長依舊是宇智波鼬的父親宇智波富嶽。

此刻整個宇智波,不算宇智波啟這一支,還有八百多人。除了像帶土,止水這樣腦子有問題的參與了這場狂歡以外,其他的一個個都是一副吃了老鼠屎一樣的噁心。

畢竟,宇智波的職權來自於木葉“警備隊”,而警備隊的職責是維繫村子的治安,這種大規模的群體集會,顯然是有治安問題。

規章製服中明確表明,這種集會是需要提前報備的。

有腦子的宇智波都明白,這等規模的集會絕對不是臨時起意的,肯定是提前組織的。

但是木葉警備隊不止冇有提前收到通知,甚至在集會的當天街上突然湧出這麼多人,才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

這也就算了,畢竟不是第一次了,當年這些人也是這麼歡迎“木葉白牙”啊。

當初因為這點事,宇智波一族和旗木一族鬨得很是不愉快。

但這也無所謂,因為宇智波一族就冇和木葉的任何一個忍族愉快過,包括千手。

可這又如何,忍界第一豪族就要有忍界第一豪族的樣子,豈能與蟲豸為伍。

宇智波噁心的不是這個,噁心的是木葉的長老們。

兩個火影顧問,在事發當天,一個出麵要求警備隊維護好治安,不然問責。另一個又出麵要求警備隊不得乾擾群眾自發組織的集會,不得違背村民的民意。

這是不是有點過於欺負人了!

雖然,我們宇智波家有本事的都是瘋子,但是瘋子不等於傻子。

你們火影顧問們針對我們宇智波的意思是不是有點太不遮掩了啊!

木葉村這樣的態度纔是讓整個宇智波噁心的。

現在整個宇智波,加上宇智波啟這一脈,大約1000多族人,對於這場聚會,唯二能參與的就是倆傻子,其中一個叫止水的還特能打,已經闖下了瞬身止水的名號。

剩下唯二能維持麵無表情的,也就是族長宇智波富嶽和長老宇智波啟了。

隻是宇智波富嶽的麵無表情,是因為他把宇智波的希望寄托在了未來上,他覺得隻要熬死了三代的黑暗統治,努力的和未來任何有希望成為四代火影的打好關係,早晚宇智波能夠真正融入村子的。

波風水門也好,大蛇丸也好,自來也也罷,都在宇智波富嶽的交好範圍內。

綱手不算,這位最名正言順的繼承人,其實最名不正言不順,具體原因富嶽也不清楚,總之就憑他弟弟姓千手,而她卻冇有千手的姓氏就能判斷,她身上肯定也有秘密。

雖然是什麼不知道,但是大家族總會有些齷齪事的。

再說一個死了繼承人,全家又消失在村子裡的忍族,不值得宇智波投資!

由此可見,這個一臉“坐館相”長得很鷹派的宇智波富嶽,內心妥妥的一個鴿派,投降主義充滿了內心。

好在他有一手和稀泥的製衡手段,且頗為高明。

不然,要早知道他是這樣的人,宇智波啟想恐怕大多數的宇智波都不希望他上位吧。

可惜他那張臉和嗓音太有欺騙性了。

不張嘴都一副咄咄逼人的表情,一張嘴感覺你要是不答應他的要求,他就要和你玉石俱焚似的。

在當時的曆史環境下,宇智波太需要一位強硬的族長了。

當時麵對宇智波斑“叛逃”,火影的打壓,軟弱許久的宇智波一族終於在不滿中發生了內戰。

雖然這一戰誕生了宇智波一族的兩大禁術,但是鴿派鷹派都損失慘重,甚至在木葉其他忍族的眼中,宇智波都失去了木葉第一豪門的頭銜。

日向家就此上位了。

這就是宇智波曆史上的,伊邪那美與伊邪納岐之戰。

又被稱為,奈落黃泉之爭。

對於不再是第一豪族這件事,宇智波是不認的。

什麼木葉第一豪門?錯,我們是忍界第一豪門。

渴望重現輝煌的宇智波一族,急需要一位強硬的族長來擺平一切。

於是天生大哥臉的富嶽就這樣上位了。

所有的宇智波都做好了,在這位硬漢的帶領下,讓宇智波的威名再次宣揚忍界的準備。哪怕為此付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誰知道,這大哥上位後,總是擺著最狠的架勢乾著彼此妥協的勾當。為了族人的生存與延續,他什麼事都能妥協。

這與眾多宇智波想的完全不一樣。

要不是族長大人的妥協的藝術,既安撫了木葉,又讓宇智波得到了好處,大家早就造反了。

而宇智波富嶽也在這種情況下把族長的位置越坐越穩了。

並且他還覺得,早晚他會帶著宇智波重新融入木葉這個大家庭的。而這個契機就是,三代的退位和在宇智波支援下的四代目的任職。

而那個時候,宇智波就再也不會麵對不公了。

富嶽對此堅信不疑,畢竟我一個年輕力壯的族長,還熬不過三代目你一個糟老頭子嗎?時間是最公平的,優勢在我啊。

對於這樣的族長,宇智波啟卻是心懷感恩的。

感謝他優柔寡斷性格和擅長推諉的手段。

不然,自己也不會崛起的這麼順利。

但凡這人果斷一點,當初的宇智波啟,就要白給了。

想到了這點,強裝著麵癱臉的宇智波啟自然不如天生麵癱臉的宇智波富嶽,他終究是笑了出來。

這笑聲不大,但是卻引來的周圍宇智波的敵視。

大家都在這為了木葉的不公苦大仇深呢,你一個宇智波的長老居然笑,你什麼意思?

這是你自己的意思,還是你們一脈的意思。

很多宇智波的目光看向了宇智波啟,裡麵帶著各種不同意味的審視。

宇智波啟挺不以為然的,這麼多年自己看開了很多。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好處,那就是總有人會出來為你解決麻煩,啟身邊跟隨的手下,伊賀眾的首領宇智波幻就是個擅長為領導分憂的。

“啟大人,是有什麼好事發生嗎?笑的如此開心。”

她的身份和在啟手下的地位,問出這句話並不突兀,便麵上是領導最倚重的下屬與領導之間的閒聊,實際上是給領導一個向族人們解釋自己當眾失禮行為的機會。

人,終究還是社會性生物啊。

啟也似乎也想到了更好笑的事情。

“幻啊,你猜此刻雲隱村是不是也在舉行著一場盛大的歡迎儀式啊,來歡迎他們的英雄,艾和殺人蜂啊。隻是不知道那裡有冇有像我們宇智波一樣的倒黴蛋哦!”

二人的對話聲音不大,但是忍者的聽力本就遠超常人。就算冇聽到的普通族人,也會有聽到的忍者告知他們的。

於是短暫沉寂過後,整個宇智波一族發出了鬨堂大笑。

這笑聲讓監視著宇智波一族動態的暗部們覺得莫名其妙。

而宇智波啟卻在笑聲中消失在了人群中。

“哎,還是太弱小啊,居然還需要顧慮族人的想法,這一點也不熱血,是時候再抽一波卡,擴充下自己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