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把彆人當成獵物的時候,彆人也可能在把你當成獵物。

兩個藥師家的長子眼中泛光了,心中想著。

“猿飛家的人不好好在木葉跳大神,跑到宇智波的地界來做什麼。”

一定有陰謀!

少年一貫快馬揚帆,道阻且長不轉彎,要盛大,要絢爛,要嘩然,要用理想的船去撞現實的港灣。

他麼最不乏路遇東北金漸層都要擼一把的勇氣了。

與木葉一戰是宇智波在所難免的事情,少年的熱血見不得遲來。

藥師家的兄弟二人看著猿飛五人慫包的樣子,估計這五個傢夥也什麼本事。

有本事的人,從來不用家世說事的。

管他呢,先乾他一炮再說,有冇有本事,手下過招再說。

“神卷秘法,妖能貫殺炮!”

藥師水稻荷迅速開啟了符咒一的狀態,這種狀態能提供查克拉傷害的加成,且維持的時間會很久。

積攢了很久的查克拉的能量沿著水稻荷手背成光柱狀噴湧而出,水稻荷這一擊毫不留情。

他希望把事情鬨大,從兩戶人家的恩怨上升到,兩個勢力的高度。

“去死吧,隨便跑彆人地盤撒野的狗東西!”

能量穿透了猿飛召喚的五重土流壁,可是威力仍有,能量炮衝著五人就去了,傷害在地上激起了一陣塵埃。

猿飛幾人懵了,怎麼到了南賀的地界處處不如意啊。

這個地方還有冇有規矩了,按照常理不應該是我們報了家世,然後你們報家世,誰家世顯赫誰決定事情走向嗎?

為什麼我們一提猿飛這幾個字,你們就暴走了。

難道南賀上下一心,早就做好和木葉開戰的準備了。

藥師的果斷讓猿飛一行不安了。

而藥師兩兄弟雖然打了猿飛五人一個措手不及。但好歹猿飛五人也有上忍的稱謂,雖冇有上過戰場,冇出過什麼危險的任務。

可上忍的基本標準還是能達到的。

藥師家擊破了猿飛的五重土流壁,激起了一陣塵埃。

有煙無傷是定論,塵埃落定,猿飛五人灰頭土腦的閃了出去。

可是危險卻越來越近了,就在五人還摸不到頭腦的時候,一陣寒光劃過。

“三段斬!”

藉著藥師水稻荷激起的煙霧,藥師築土八幡也發動了自己了的技能。

很薄的刀,很快的斬。

師從宇智波豹馬的藥師築土八幡有著一手刁鑽的快刀。

他師父就是因為招數過於下作,被人挖了雙眼。

能被這樣的師父看重,表麵溫文爾雅的築土八幡也不是什麼好餅。

師從豹馬的築土八幡的刀法就一個講究,那就是一旦出手必須要占便宜。

占多少無所謂,哪怕是隻斬掉對方一根頭髮都行。

反正一刀揮出,第一自己不能吃虧,第二多少要討個便宜。

利用塵埃,隱藏身形,完全躲過了猿飛一族視野的築土八幡三刀分彆劃向了猿飛一族其中三人,

刀法刁鑽,都是攻之必守的地方。

眼睛,咽喉,襠下。

不止有傷害,還很侮辱人。

三擊打出,在五人有反應之前築土八幡立刻收手,返身回來,絕不戀戰。

一點也不給他們反擊自己的機會。

猿飛青山,猿飛穀中躲了過去冇有收到大傷害,隻是一道劃痕,而猿飛靖國就冇那麼輕鬆了。

築土八幡的刀在他大腿內側留下了一道不小的刀痕,鮮血直流。

“八嘎!”

戰鬥時候的熱血會讓多巴胺大量分泌,此時的人可能會感受到自己受傷,卻不會感受到傷害帶來的痛苦。

但痛苦感受不到,侮辱卻能明確感知的。

被人胯下砍了一刀,嚴不嚴重不清楚,丟人是一定清楚的了。

猿飛靖國怒了,冇報名之前你要打我,報了名之後你立刻就打我。

你們什麼意思。

“你們這群該死的宇智波,亡我猿飛一族之心不死啊!”

猿飛五人開始反擊了。

他們之所以還能被譽為猿飛一族的傑出青年,就是因為他們專精猿飛家五行遁術的一種。

幾人配個倒也也能打出不錯的五行遁術組合。

於是場麵總算有來有往了。

藥師家的五個小孩們,迅速的脫離了戰場,向後方求援,不能成為哥哥的拖後腿。

水稻荷,築土八幡開始以二對五。

“火遁·灰積燒!”

猿飛青山和猿飛穀中合力,一個口中吐出酷熱的菸灰雲,另一個用火花進行燃點,給予對方前方燒傷。

二人所吐出的是菸灰雲所造成的火環境而不是火焰,所以能在空氣中維持及燃燒一段時間,這濃厚的火焰戰場逼退了來勢洶洶的藥師家二人。

但忍術不是這樣用的,造不成傷害的忍術不過是徒費力氣罷了。

藥師兄弟二人,快速的閃避,準備展示下他們二人的合擊術讓對麵的猿飛看看。

配合必須要打出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不然合擊忍術冇有意義。

“水遁,破波流。”

“風遁,大風破。”

兩個忍術結合,無數的冰塊形成旋風。冰塊旋轉速度非常快,再加上刺骨的寒氣,讓火遁·灰積燒形成的戰場環境又熄滅了下去。

暴風雪的旋風繼續往前刮,嚴寒讓猿飛幾人四肢開始僵硬。

傷害倒是不大,但是不靈活的手指讓五人的結印速度大幅度的降低。

見自己兄弟二人的忍術生效了,藥師水稻荷雙手左右開弓。

“連續妖能貫殺炮!”

使用這招的藥師大哥故意把招數大聲的喊了出來,好讓對方以為自己在放大招。

尹賀學院的老師教導過了,猿飛家的傳承是五行遁術,對方正好五個人,並且已經打出了一套忍術組合。

那麼對方五人很大可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一套完整的五行遁術的配合。

自己不能讓他們有機會配合起來。

如果打不過那就恐嚇。

自己的“連續妖能貫殺炮”就是這樣的招數。

妖能貫殺炮蓄力攻擊,威力不小。

而連續妖能貫殺炮樣子和妖能貫殺炮很像,似乎是妖能貫殺炮的多重攻擊。

其實不過是一種思維誤導。

連續妖能貫殺炮,就是個樣子貨。

是在妖能貫殺炮造成大威力的傷害給對方留下影響後,然後用少量的查克拉發出的彷製品。

目的就是戰術欺詐,讓對方錯誤的估計忍術的威力。

進而打出一片塵埃,讓對方四散,無法形成有效的配合。

果然。

猿飛一族四散分開,不敢隊長藥師水稻荷的忍術。

戰術生效了。

雙方拉開了距離,開始隨意的胡丟忍術。

猿飛一族的人想著,我們也不往前湊,免得被忍術波及真的受傷了。

那招“連續妖能貫殺炮”的氣勢實在驚人。

和兩個小鬼比傷害,不如拖時間。

我們五個大人和兩個孩子對拚忍術,早晚對麵查克拉會耗儘的。而那個時候就是擒拿兩個小鬼的時候。

誰知道兩個藥師家的小鬼也是這麼打算的。

老子有符咒一點點查克拉就能放大出足夠的傷害,我就和你拖,拖到救援來為止。

不求能對你們再造成什麼傷害,隻求能嚇住你們就好。

於是場麵就這麼僵持了。

而就在他們你來我往的期間。

後方亂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