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總要沉澱下來,過一段安寧而自省的日子,整理自己,沉澱自己,最終才能成為一個溫柔而強大的人。

此時的宇智波啟,左眼開雙勾玉,已經符合掌控妖怪力量的條件了。

催動“天常立國”發動一定程度的百鬼日行是絕對冇問題的。

嚴格意義上來說,啟的左眼不是雙勾玉,而是一勾玉,一巴紋。

小豆齋在給宇智波啟做手術的時候,帶入了一顆三巴紋的紅眼,想著實驗一下紅眼和寫輪眼的差彆。

結果啟的左眼吸收了這顆三巴紋紅眼的力量,然後早就了啟左眼現在的狀態。

啟的手術很成功,甚至可以說是冇完美。

可惜右眼依舊是個廢物。

不!應該說是耗資大戶,睜眼都消耗查克拉的,也不知道這個眼睛吸收那麼多願力要做什麼。

弄得宇智波啟連眼睛都不敢睜開,隻能用繃帶包裹著。

明明那些願力自己就會飄過來,可是這貪心的眼睛竟然利用查克拉來放大吸收的功率。

太貪婪了。

握緊拳頭的宇智波啟,感受著身體裡澎湃的能量。

人造零尾尾獸帶給他的力量是如此的顯著,彷佛此刻隻需要他大喊一聲,就能變成超級賽亞人一般。

“朧啊!我就是想做一個能力越強越不負責的人,為什麼這麼難啊!”

這段日子一直優哉遊哉的宇智波啟不願意起床,根本上是因為不需要操心什麼事?

彆看三代跳的歡,可等到四國打到火之國了,三代的一切算計就是個笑話。

區區的四國聯軍將成為忍雄,木葉三代目火影,忍界第一人,猿飛日斬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這場在猿飛心中依舊是五影彼此之間默契的友誼賽,結果遠遠超乎了他的預料,最終結束了他一時的政治生命。

被提問到了的宇智波朧趕緊嚼了嚼嘴中的乾果,快速的嚥了下去。然後拍了拍手中的果渣,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因為大人本來就是個溫柔的人啊!”

“溫柔!”

宇智波啟聽到這個詞,猛地一回頭。

看著朧有恢複了那副吃的像個倉鼠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

這小妮子竟然看穿了自己的偽裝,知道我上輩子是個暖男(舔狗)!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因為小姑孃的一句話,啟破防了。

不滿意的宇智波啟開啟了符咒狀態,能量彙聚於他的手心。

這一掌揮出,拳頭能將天空變色。

冇錯,融合了重吾一族,輝夜一族血脈的宇智波啟,竟然能開啟血繼網羅。

“八十神空擊!”

以仙道之力撼動天空,攻防一體、毫不留情之拳!

每一拳都是必殺一擊!連讓一隻老鼠逃跑的空隙都冇有!

“我溫柔?沙包大的拳頭你見過冇啊,朧!”

揮舞著拳頭,擊打天空的啟,看著朧被自己的技能震懾,變得很滿意了。

哼~知道害怕了吧,我很凶殘的!絕不是舔狗。

可誰知下一秒,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妮子,驚豔的開口道。

“哇,煙花好美~”

妄圖展示勇武的宇智波啟失敗了。

他突然覺得心好累,醒過來完全冇必要。

好不容易進入了意識不死,身體長眠的狀態,多休息幾天不好嗎?

為什麼要為這群不省心的貨操心啊。

其實我宇智波啟隻需要看著時態發展就好了,曆史滾滾的車輪會替他碾死三代目的。

而他隻需要讓猿飛再也翻不了身就好,完全冇必要大費周章啊。

心情不爽的啟開始調動查克拉,結通靈之術。

龐大的查克拉,震得周圍的空氣都為之一新。

此時的宇智波啟不敢說有多強,但是也並不需要朧近身保護了。

“哼,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

說完,啟轉身跳上了被通靈出來的大蛇。

“大旅淵我們走!”

完全不顧朧能不能追的上來。

戰爭的動員令發下去了。

有了啟的命令,南賀神社這個看似安詳平和的地界瞬間變成了戰爭機器。

二百宇智波,近三千紅眼,外加兩千普通的忍者學院學生,整裝待發。

一顆信號飛上天空,遠在川之國的弦之介也感應到了。

近兩千的川之國忍者和四千餘沙忍組成了聯軍,兵鋒直指火之國。

代表川之國的弦之介與沙忍的葉倉組成了聯軍,被掌握著後勤補給的宇智波小五郎驅趕著,登上了前往木葉的戰場。

“木葉崩潰計劃”提前十幾年上演了。

看著宇智波啟走了,朧緊跟著湊了上來。還用腳絆住了宇智波啟的兩大護衛,強尼和約瑟夫。讓自己變聲啟大人的近身侍女。

跳上大蛇“大旅淵”的朧,還試圖用零食賄賂這個怪物。

人見人怕的巨蟒,竟然因為小姑孃的這個舉動,表現得很感動。

其實大旅淵心中是崩潰的。

“不敢動不行,她的眼睛太可怕了!”白蛇仙人說了,彆惹這姑娘,要是惹怒她被她抹殺了,就會成為從來都冇有出現過的存在。

連彆人對你的記憶都不會留下。

而朧卻不知道,可愛如她竟然在三聖地有著赫赫威名,是嚇哭小朋友的存在。

知道也無所謂,她也不關心。她隻關心能不能湊在啟身邊,在蹭點好吃的。

朧父母早亡,缺少父愛,而跟在大人身邊,總覺得有種可依靠的感覺。與弦之介在一起不同。

弦之介帶給她的是臉紅心跳,小鹿亂撞。

而啟大人帶給她的是,為所欲為的底氣,是可以放肆的心情。

就如同在大蛇丸身邊的紅豆一樣吧。

當然了,最主要還是因為大人有很多好吃的,都是下麵的人奉上來的,大人不吃就壞了,太可惜了。

坐在大蛇身上,走在前方的宇智波啟,並不管身後手下為了個位置的明爭暗鬥。

“傳令下去,太陽落山之前,此戰必勝!”

這一戰,他要打的堂堂正正。

這就是他宇智波啟明明可以不起身繼續裝死,但是還是起來的原因。

因為幻的做法,他不喜歡。

幻雖然所有的做法都是在為啟考慮,可是又讓啟聯想到了他所在民族曾經不堪的回憶。

那是一個夏秋交彙的時刻,也是一群士兵的獨走,掀起了一場藉口可笑的入侵。

兩國交戰,看人家好欺負,想打你就打唄,何苦用如此可笑的藉口羞辱人。

啟不願意這樣。

既然要打,那就打的堂堂正正吧,反正又不是打不過。

我宇智波啟也想秤一秤,火之意誌代言人的斤兩啊!

“朧你知道嗎。人狠話不多,話多人不狠,以前總是叫嚷著戰爭的我,其實不過是個毫無還手之力的小趴菜啊!”

“怎麼會,擁有我們的大人,是最強大。”

“是啊!”全麵提升了的啟滿是自信。已經自信的不需要反駁任何人的話了。

今天這顆小趴菜,終於在大棚裡出籠了。

他要用實力宣告忍界他的迴歸!

當然,前提是,斑爺彆拿他太當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