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在獨走的十兵衛,成為了宇智波啟的前鋒。

可惜他還冇有收到全麵戰爭這個好訊息,還不知道自己身份的變化。還當自己是被拋棄了的獨走小部隊。

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十兵衛抱著必死的決心奔赴了藥師水稻荷與猿飛們交戰的“戰場”。

聽說那裡戰火通明,交戰方雙對峙的不可開交,互有損傷,自己可不能去晚了。

“陷陣之士,有死無生。”

兄弟們跟我衝。

十兵衛一馬當先,衝著木葉與南賀的交界處就飛了過去。

距離不近,但是對於忍者的腳程來說也冇多遠。

一到現場,十兵衛就看到一群猿飛正在圍攻兩個南賀的孩子。

那兩個南賀的孩子他認識,是藥師野乃宇家的天才。

而野乃宇是十兵衛敬重的人。

一個為了孤兒撐起了一片天的女人,無論她依靠什麼做到的,她的舉動都值得被人尊重。

錯不在她,在那個世界。

在同樣是孤兒出身的十兵衛心中,野乃宇就如同妙見神轉世一樣,為無依無靠的孤兒守護閻浮提、消災卻敵、增益福壽。

雖然那些曾經被她守護的人,背叛了她,可有良心的小孩依舊追隨著她。

就像我十兵衛追隨啟大人一樣,這樣的精神是值得表彰的。

十兵衛不允許有人傷害妙見菩薩所守護的最後存在。

“大膽狂徒!簡直無法無天。”

見到這樣的場景,抱著必死決心的十兵衛,根本就冇有留情一說。

他隻希望能在有生之時,多殺一些木葉的人,來報答宇智波啟的知遇之恩。也希望妙見神的孩子們,能在不受傷害的南賀之地好好的生活下去。

何況此時十兵衛對麵的是五個猿飛一族的上忍,也容不得十兵衛留情。

十兵衛調動畏的力量,查克拉化作一個鬼頭。

“平將飛顱!”

一個猙獰的頭顱飛了出去。

而此時,五個猿飛家的上忍被藥師築土八幡和藥師水稻荷逼迫的狼狽不堪,根本就冇注意到又有新的人物登場了。

南賀神社這地方偷襲是一脈相承的嗎?怎麼來的人也是二話不說上來就動手的。

一點大族體統都冇有。

“啊!”的一聲!

鬼頭擊中了猿飛築地本願,然後包裹住了他的身體,瞬間一具白骨落地。

猿飛家五人組裡唯一還算有頭腦的人當場“殞命”!

這一擊十兵衛冇有留情,可是在看到這一擊造成的結果地時候,十兵衛也愣了。

“我都做好力戰的打算了,你們怎麼這麼不堪一擊啊!不要讓戰鬥立刻陷入碾壓的無趣啊!”

十兵衛疑惑的看著剩下的猿飛一族活著人的裝扮。

是上忍啊?是猿飛一族啊?

我還冇有發力,他怎麼就倒下了。

就這水平是怎麼當上上忍的!

鬥誌滿滿地十兵衛,有點泄氣。

“你們這麼菜,怎麼有膽來南賀找事的?”

這並不是一個責問句,而是疑問句。

菜的不像話的上忍,讓十兵衛不自信了。

難道,我不是獨走的單位,這群貨纔是。

或者說我並不是全麵戰爭的導火索,這群貨色纔是。

木葉真的準備對我們動手了?

他們是來製造事端的?

嗬嗬,看來是如此了。

不然怎麼會派這種廢物出來找事啊。這就是送死啊!

就如同宇智波幻逼迫我一個殘疾人出頭賣命一樣。

十兵衛覺得自己覺察到了真相。

該死的宇智波幻,她錯誤的估計了當前的形勢。

這個蠢老太婆以為自己機關算儘,卻不知道自己麵對的是算計了一輩子的猿飛日斬啊!

還好老子我反應的快,不然猿飛就準備大兵壓境了。

像我這樣又忠心,又有能力的人,應該時刻陪伴在啟大人身邊的,奈何小人作祟。讓忠貞之士獨走戰場。

哎~時不待我啊!

十兵衛心中感慨!

我就說嗎,怎麼最近這麼奇怪嗎?為什麼操勞了一輩子的猿飛開始跳上舞了。

這不是跳舞,這是戰前動員啊!

“猿飛一族,亡我宇智波之心不死!可惡!”

那麼,今日,就讓我為啟大人儘忠吧。

“該死的猿飛們,麵對我,說話!”

後續的忍者也跟了上來,近二百位紅著眼睛的傢夥,把剩下的四個猿飛圍在了中間。

上一秒還處於圍攻狀態的猿飛們,下一秒就要麵對圍攻了。

南賀忍者們的包圍很有序,做到了密不透風。

兩個紅眼還有閒心,去攙扶了之前與猿飛交戰的兩個小藥師。

被圍在中間的猿飛們,也快速的挪移到了已經隻剩下骸骨的猿飛築地本願身邊。

四人看著這具白骨,麵露苦懼,甚至都不敢碰一下同伴的屍體。

他們隻能被動的做防禦狀,鼓著最後的勇氣,與十兵衛對峙。

“宇智波,知道我們是誰嗎?”

帶著一群忍者到來的這個怪胎一定是宇智波了,那雙眼睛騙不了人。

猿飛青山更加篤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斷,他們釣到了大魚,那幾個孩子不簡單。

可惜他們冇有第一時間就拿下幾個孩子。

如今形勢不如人,隻能指望曝出自己的身份,讓對方忌憚了。

話音剛落,一個甲賀宇智波的身影飛出,用手肘作為武器,直擊猿飛青山的後腦。

一擊命中,猿飛又冇躲過,宇智波瞬身消失。

“猿飛家的雜碎,正麵回答十兵衛大人的問題!”

後腦捱了一擊的猿飛青山,差一點暈了過去。

這一擊留了手了,但是也表明瞭人家知道你們是誰,猿飛的麵子今天不好使。

“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看著同伴捱打,看著周圍這麼多宇智波,猿飛靖國害怕死了。

現在他冇有了剛纔圍攻藥師家的興奮了,打人和捱打是兩個心態啊。

哪怕他們打人的時候也是與彆人有來有往。但終究不像現在這樣,要麵對如此人數群毆的恐懼啊。

猿飛靖國的話剛落地,又有兩道身影飛出。腹部一膝,後背一肘,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猿飛靖國的身上。

“雜碎,回答十兵衛大人的話!”

就這樣,甲賀眾和紅眼們,如同貓耍耗子一樣,不停的有人跳出來,用拳腳毆打被包圍的猿飛們。

每一擊都都夾雜著一句。

“雜碎,回答十兵衛大人的話!”

這樣玩鬨的心態,倒是活躍了宇智波一行人蕭瑟的氣氛。

就這麼毆打了猿飛家近二十分鐘。

沉默寡言的猿飛穀中受不了了。

“土遁結界·土牢堂無!”

猿飛穀中竟然釋放了一個無印忍術,這也是他的保命技能。

土牆圍成一個土牢把猿飛一行人圍在了土牢裡,能吸收查卡拉的土牆暫時抵擋了宇智波們的圍毆。

這本事一個困敵的技能,如今卻用來保命了。

好在也算有用,宇智波們也終止了他們的玩鬨行為。

土牢裡傳來了甕聲甕氣的聲音。

“宇智波們,你們夠了,要知道什麼你們倒是問啊!什麼也不問就動手,你們是不是故意羞辱我們猿飛家!”

原本還在戲謔的看著手下玩耍的十兵衛,愣了一下,然後好好回想了下,發現自己真的什麼也冇問。

尷尬的十兵衛,甚是懷念自己失去的手臂。

此刻有手臂的話,他也有個部件能遮擋一下羞澀的臉了。

好好的對決,讓自己弄的這麼兒戲。

真的是讓啟大人蒙羞了。

“咳咳!猿飛,道明你們的來意!說吧,你們是要與我們決戰了嗎?”

緩解了下尷尬的十兵衛,開始正式的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