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風慘烈;殘陽如血。

高喊著“取悅我的”十兵衛自然先動手了。

“宇智波秘術!身心無動,般若三昧定,森羅鬼獄!”

冇有雙手的宇智波十兵衛用吟唱結印。他變身般若,形同惡鬼,出現在了猿飛日斬所在的戰場上。

身體裡“平將刺首”配合著他的忍術發揮著畏的力量。

所謂畏的力量,就是妖怪力量的源泉。

人類的恐懼會加深加大這種力量,你越害怕,它就越強大。

慘烈的戰場帶來了對人視覺,心理的震撼,讓畏十分強大。也讓十兵衛的忍術,威力劇增。

此刻十兵衛分裂出了八百個分身,每一個分身都是一個般若惡鬼。

刹那間無數的鬼頭充斥了猿飛日斬周圍,漫天的鬼頭,盤旋著馳騁,他們都是宇智波十兵衛的形狀。

惡鬼專挑猿飛一族的忍者下手,當惡鬼穿過猿飛一族忍者的身體,猿飛忍者就會苦痛的倒地,麵露恐懼。

他們似乎陷入了人生中最恐懼的場景。

叫嚷著讓猿飛日斬取悅自己的十兵衛根本就冇有和猿飛玩命的意思,他隻是要把猿飛日斬的目光吸引在自己的身上。

十兵衛十分清楚,雖然三代目火影一副老的快不能動的樣子,但自己一方隻有自己能與猿飛日斬周旋。

一旦讓猿飛把目光投入到手下身上,自己的潰敗就很快會來臨。

畢竟計算遭受到瞭如此大的打擊,雙方的人數差距依舊在百倍之上。

“敵眾我寡,出奇兵方可製勝!”

自己這箇中等馬拖住猿飛這個上等馬,這樣手下這些下等馬才能肆意的掠殺木葉的那群劣等馬。

這就是戰術。

猿飛的眼前鋪滿了惡鬼,當著猿飛日斬這個猿飛一族族長的麵,毫不留情的在屠殺著猿飛一族的族人。

而十兵衛戰術級的忍術,不止吸引了猿飛的目光,還吸引了那些見風使舵的忍族們。

戰爭一開始,木葉就遭受到了飽和性的打擊。

上過戰場的平民忍者們在冇有一個領導帶領的情況下,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擊。

可是以往的戰鬥經驗此次發揮的重大的作用,他們至少還能在宇智波的攻擊下逃生。

當然了,這裡麵不包括大蛇丸的人。這貨連跟隨師父討伐宇智波的行動都冇參加,他的手下們自然也不在人群了。

而現在的戰場上能組織起反擊的隻有那些忍族忍者。

可從最開始他們就處於邊緣狀態,是被大勢裹挾著給猿飛站個台。

如果在必勝的情況下,他們不介意針對下宇智波,甚至發現宇智波的虛弱還能上來群食了這個囂張慣了的忍族。

可是見到瞭如此規模的宇智波反擊,那就什麼也彆說了,忍族族長們開始組織家族忍者坐觀壁上了。

這樣那些從來冇有上過戰場的猿飛一族忍者就倒黴了。

他們根本就冇有處理這樣突發事件的經驗,就如同一群剛上戰場就遭受了飽和性打擊的新兵一樣,不要說反擊了,他們連動都不會動了,隻能任由宇智波的屠殺。

戰爭的殘忍帶來的恐懼,讓他們雙腿都在顫栗。

而這種恐懼,又被森羅鬼獄這個忍術,無限的放大了。

已經脫離了戰場的忍族們湊在一起,等著看戰爭的結果。

以前是他們畏懼三代的強大,不得不做出選擇,可現在的場景,他們隻要等一個結果,今天誰贏了他們就選擇誰。

湊在一起有近萬精銳的他們。相信如今他們纔是整個木葉最強大的存在。

猿飛家的傢夥,太水了,果然忍者不是靠人數多取勝的啊。

宇智波止水也在其中。不是他不想幫三代目大人,而是身邊的族人的撕扯和哀求讓他無法抽身。

忍族們在戰場外觀戰,等待最終的結果。

可鞍馬家,看著這樣的場景卻不如其他忍族一樣悠哉。

“這不是忍術,是幻術!”

鞍馬出雲看著眼前的場景驚呼了起來,引得周圍的人側目。

“鞍馬族長,你在說什麼。”

見到鞍馬族長的大驚小怪,其他族長有些不滿,忍術幻術有什麼所謂嗎?

了鞍馬出雲卻出奇的憤怒。

“這個宇智波誰認識,他用了我們鞍馬家的秘術!”

這話引來了以宇智波止水為首的這群宇智波的注視。

“鞍馬族長你什麼意思?“

雖然同為宇智波但是處於不同陣營,可被人這麼指責,止水還是不願意的。

村外的那群宇智波,竟給我找事。

而聽到止水的話,鞍馬族長似乎找到了話匣子。

“哼,卑鄙的宇智波,你偷了鞍馬家的傳承,你們必須給鞍馬家一個交代。”

麵對鞍馬的質問,止水是不認的。

“鞍馬族長請你把話說明白!”

可鞍馬族長似乎要把這個事情咬死。

“你們做的好事,你們不知道嗎?”

身體孱弱的鞍馬族長竟然用力的扯住了止水的衣領。

見狀止水有些無奈,不要說他做的好事了,就連眼前發生了什麼,他都不明白。

“鞍馬族長你覺得呢。你覺得我知道不知道!”

看著眼前的戰鬥,再看著冇有參戰的止水,鞍馬族長也反應了過來,這是個宇智波家的邊緣人物,是真的不懂。

算了自己還是解釋下吧。

現在當著大家的麵,也有人能給做個見證,將來見宇智波的時候也好有人支援,畢竟大家都不希望自家的秘術輕易的就外傳了吧!

“哼,那我就讓你明白一下吧,年輕人。”

說著鞍馬族長鬆開了止水的衣領。

“忍者使用的常規幻術,不過是利用查克拉在對手的腦海裡製造一個精神世界。所謂的幻術高手也不過是製造的精神世界符合絕大多數人的認知,進而做到不能被人輕易看破。”

說到這,鞍馬出雲突然驕傲了起來。

“而鞍馬家被稱為幻術第一的忍族,就是因為鞍馬家的人一旦覺醒,就能操縱五感。這讓鞍馬家根本就不需要切合對手的認知就能製造一個完全真實的世界,因為你的感受會告訴你這都是真的。包括你的死亡!”

《仙木奇緣》

說著鞍馬出雲指著戰場上那些倒地不起的猿飛們繼續道。

“這個宇智波貌似是在用惡鬼發動忍術,其實是一種幻術,那些被惡鬼擊中的忍者並不是受到了忍術的傷害,而是惡鬼操縱了他們的五感,讓他們陷入了記憶裡最恐懼的場景,並將這個場景的恐怖程度無限的放大。”

“這就是鞍馬家幻術的強大!”

鞍馬出雲的話讓周圍的忍族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樣的忍術簡直是一個偽命題,如果你真的有勇氣戰勝你心中最恐懼的恐怖,那麼這個恐怖又怎麼能被稱之為最啊。

看著地上冇有任何一個倒地的忍者站起來,就說明瞭一切啊。

小忍族們看著鞍馬家也恢複了往日的敬畏了,這個曾經的豪族還是有些底蘊的。

鞍馬家,曾經是為木葉輸入大量高級上忍和中忍的家族,是木葉的三大豪族之一,

可因為和宇智波家族走的很近,被針對的十分明顯。短短幾十年,家族就落魄到了隻能靠一群假子來維持體麵了。

在猿飛執政後鞍馬家由於冇有出現覺醒血繼界限的忍者,家族更加敗落了,甚至淪落為木葉村中的不起眼的小家族之一了。

夕日家這個幻術小家族都不把他們當回事了。

可如今的情況下鞍馬族長說出這樣的話,讓所有忍族族長都心思多了起來。

不論他宣揚的鞍馬家覺醒血繼界限的強大,還是表麵指責,實際拉關係的行為。都能說明太多問題了。

這讓眾忍族不由得看向了一旁閉口觀天,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秋道一族了。

這個猿飛一族的“死忠”此刻也一副什麼都和我沒關係的樣子,貌似置身事外。

但眾人卻想起了宇智波一族有一個叫丈助的傢夥,好像和鞍馬族長現在說的這事如出一轍啊。

好一個秋道一族,好一個豬鹿蝶。

忍族們算看明白了,今天,猿飛贏了,他們依舊是猿飛死忠,而宇智波贏了,他們就是宇智波親戚。

如果不分勝負,他們就是左右形勢的必經途徑。

嗬嗬,木葉這個任人唯親的地方,作為忍族要明白兩麵派和騎牆派的區彆啊!

眾忍族族長,開始觀察場上的宇智波們,妄圖找出一個和自家相似的存在。

大忍族的政治經驗要學起來啊。

而這樣的舉動,讓眾人忽略了宇智波止水的身邊,那個柔柔弱弱的小孩子滿眼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