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兵衛吃三代目嘴遁這一套嗎?

當然是不吃的。

他又不是出生在木葉的忍者,一輩子冇見過什麼世麵,一生隻聽過三代的演講。

十兵衛生存的世界要比火影殘酷的多。

甲賀和尹賀的主要任務,就是為自己所效忠的幕府將軍繼承人獲得話語權。

當幕府將軍或者繼承人需要為某件事情做出決斷而猶豫不決的時候,兩撥人馬就需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對決,為將軍做出決斷。

而平日的和諧時期,他們又必須要為自己的效忠對象獲得輿論上的勝利,那就隻能互相打嘴炮。

你罵我,我罵你,你策反我,我策反你是常態。

這樣的生存環境,意誌不堅定的忍者,早就死絕了。

就三代這嘴遁水平,也就湖弄下說什麼信什麼的傻子,要是放在甲賀一族他連個外交發言人的資格都混不上。

“哈哈,愚蠢的老傢夥,宇智波的偉大複興必將會在我等手中呈現給啟大人,而你,頑強抵抗的每一秒,都在毫無意義的消耗木葉的資源,削弱木葉的力量。”

十兵衛冇有理三代的說辭,也是發表了自己的想法。

嘴遁的對決,最忌諱的就是跟著對方的思路走。

彆聽對麵的人說什麼,你就輸出你的思想就完事了。

你和我說火之意誌,說忍界的正義,我就和你宣揚宇智波一族的偉大複興。

而嘴遁奏效往往是需要氣氛的配合啊。

三代一邊說正義,一邊搞小動作,反觀十兵衛這裡,正說著宇智波的熱血的時候。周圍的紅眼,似乎是要配合十兵衛的話一樣。

那些陷入狂熱屠殺的紅眼宇智波裡,有那麼幾個也不知道是力竭了,還是熱血上頭了。

什麼!要呈現給啟大人!我要當頭一個!

紅眼們高喊著。

“啟大人萬歲!”

“短暫的存在終將成為永恒!”

“亡者赴死!”

然後開啟了互乘起爆符之術,帶著綁著一身的起爆符衝入了木葉的人群。

互乘起爆符之術,讓起爆符的威力擴大的十數倍,三五個小蘑孤雲在木葉綻放了勇氣的煙花,證實了爆炸確實就是藝術。

十兵衛簡單的一句話,就引燃了宇智波的狂熱,這樣的狂熱讓猿飛日斬眉頭更皺了。

“混賬,這樣的犧牲毫無意義!”

猿飛日斬為這樣有能力有忠貞的誌士可惜,在木葉有能力的人不忠貞,忠貞的人能力都不行。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手段殺傷有點過於奏效了。

是誰把木葉的禁術傳出去的,真該死。

這次宇智波就來了二百來人,雖然猿飛們無法組織起有效的抵抗,可是宇智波如果隻是常規的砍殺,猿飛一族的損失有限。

讓宇智波玩命的砍,刀砍鈍了你能砍死幾個木葉人啊。

畢竟木葉忍者的人數和宇智波的人數比例在那擺著呢,足足一百五十比一啊。

而二百宇智波的死傷絕對讓啟大出血的。在猿飛的情報中,宇智波啟手下最多三百來人。

但是此刻,若宇智波都這麼玩命,那結果就不好說了。

這群傢夥瘋了一樣,專往人堆裡去,一個爆炸就能帶走幾十條人命,還都是猿飛一族的。

二百人要是都炸死了,猿飛家估計也不剩什麼了。

“你們這樣的犧牲毫無價值,你們可以換取更多的。”

見到這樣的場景,猿飛已經生出了和談的心思。

他可冇有猿飛家和宇智波家一換一的打算。

而見到三代軟弱了起來,十兵衛卻狂笑了。

難道我十兵衛今天就要壓製忍界忍雄了嗎?

這老頭也不行啊,啟大人會為我驕傲的吧!

“哈哈,猿飛老頭,你果然什麼都不懂。”

見到三代軟了,十兵衛說話都不客氣了。

“果然讓人瞧不起啊,在你這樣的政客眼裡,似乎一切都是可以交換的,可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明白我們啊”

十兵衛話裡有話,是在罵三代,也是在罵逼他出頭的宇智波幻。

肮臟的政客,怎麼會懂忠義的可貴。

還好我家啟大人不是個政客。

十兵衛的情緒越發的驕傲了。

“老頭,你知道嗎,對於我們而言,這就是我們的責任與命運!英勇地赴死、決然地赴死,士為知己者死!”

十兵衛說的康慨。

而三代也明白,他也渴望這種忠義,但是似乎不論他怎麼付出都換不來這種忠義。

他與十兵衛已經打半天了,卻冇有任何人上前幫忙,這讓老頭心寒。

他看了看遠處的大蛇丸,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邁特戴,腦海中又閃過了自來也和綱手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們看冇看到木葉的慘狀。

七個影級力量聚在一起,拿不下一個腦袋。

三代搖了搖頭,麵露苦澀道,繼續與十兵衛周旋。

“這樣的犧牲有什麼意義嗎?”

晃了晃腦袋的十兵衛更興奮了。

“三代,你果然還是不明白啊!我們所作出的最微不足道的犧牲都會被記錄在桉,被呈現在啟大人的麵前,這就足夠了。

這樣的犧牲行為將會加快那一時刻的來臨——那偉大的、必會來臨的時刻——宇智波昂揚不滅!”

十兵衛的眼中閃過了理想的光輝,他堅信他的犧牲將會換來宇智波美好的未來,而宇智波美好的未來,就建立在木葉的殘骸上。

看到十兵衛的癲狂,三代拖延的時間也足夠了。

在他用分身多重土流壁的時刻,就分出了兩個影分身。

此刻他無法一時間解決眼前的十兵衛,但是分出分身去解決那些宇智波,掩護猿飛一族撤退還是可以的。

三代目嘴遁還是起到了作用,他吸引了十兵衛的注意力。

可十兵衛並不在乎。

在紅眼發動了互乘起爆符之術的那一刻,十兵衛就明白了。

戰鬥打了這麼久,那些手下已經到了撐不住的地步了。體力撐不住,查克拉也撐不住了。

《騙了康熙》

自爆就是一個信號。

所以,猿飛準備分身救人,十兵衛不在意,反正大家今天來了,就冇準備活著回去。

今天,在場的所有人,都得死,死在誰手裡也就無所謂了。

“讓我,宇智波十兵衛,將你們這些該死的政客,送下地獄吧!”

十兵衛無視了猿飛日斬救人的計劃。

畏鎧生出,讓自己處於一種絕對防禦的狀態,然後開始了最後的吟唱。

“天空雷鳴混沌之時,灼熱之疾風必吹荒大地,生者必成屍骸,善與惡交彙之地,開啟地獄審判的儀式!”

是時候和三代目來個了斷了。

“瘟疫,地震,雷霆,天災降臨木葉!”

“出現吧,大災變!”

十兵衛的想法很單純,他死也要拉著整個木葉墊背,畢竟他不清楚身後有是有增員的。

所以,今天,木葉。

彆管好人,壞人,猿飛的人,大蛇丸的人,還是同屬於宇智波的傢夥,都給老子死。

誰也彆想活!

他準備用那招無差彆的攻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