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之國的邊境。

宇智波們已經在這裡集結很久了,幻婆婆帶著除蓑念鬼,陣五郎以及一百餘位尹賀的忍者,外加一千五百餘紅眼來執行入侵草之國的任務。

甲賀的丈助也跟著來了,他閒著過於無聊,並且有啟大人的指令,所以也來了。

水門也來了。

因為這次行動是為了拯救旋渦一族的族人,波風水門也帶著五百餘忍者支援過來。

隻是他們在後麵磨磨蹭蹭的也不知道在做什麼。

而宇智波們隻能當這些人不存在,獨自行動了。今天就是最後通牒,過了今晚,他們就要徹底的攻入草之國了。

這樣大規模的入侵,是隱瞞不了的,南賀已經把態度擺在了這裡。

一句話,就是要打你!

現在就看草之國的選擇了。

是戰是逃,都在草之國的手中。

宇智波們隻要應對好草之國的選擇就好。

草之國不比五大國,但在忍界的名號也並不算是一個小的國家。

他們是有過最強的忍者國家稱號的國家的,當然是被輝夜一族滅亡後建立起來,然後有了最強稱號的。

可惜那已經是過去了,但是有這種輝煌過去的國家,多半是有點榮譽感的,鮮少有不戰而降的。

幻估計,草之國選擇戰的可能要大得多。

這也是幻集中兵力的原因,隻有己方把兵力集中了起來,才能迫使對方也集中兵力。

這樣的決戰有利於第一時間就消滅對方的主力,讓後續的事情可以很輕鬆的解決。

而草之國此刻卻不像是幻想的那樣,在做站前的最後準備,此刻的草之國顯得很慌亂。

天下不太平啊!

南麵雨之國的雨林裡大火沖天,他們還冇搞清楚什麼情況,這麵宇智波已經打上門了,連個原因都冇有。

難道我們勾結土之國的事情敗露了。

“為什麼,木葉到底要乾什麼!”

草忍村首領看了看身邊的幾個手下,沉聲道。

“有冇有派人去問詢,木葉到底要乾嘛!”

手下忙有個上忍出來回答道。

“大人,不清楚,木葉隻是讓我們投降,但並冇有解釋入侵的原因!”

這樣的回答讓草忍村首領更加憂心了。

他根本就冇懷疑木葉入侵的正義性與否。因為他清楚草之國有多欠打。

小國生活不易,草之國位於風之國、土之國和火之國的夾縫之中,地理環境和雨忍村一樣差。

而草隱村又冇有半藏這樣實力強大的忍者坐鎮,為了生存,政治上他隻能靠轉手火、土和風三個國家之間的情報,用資訊來換取生存機會。

軍事上,他們為了自身的實力,四處去剽竊各國忍者的忍術也是常有的事,不過草之國為了訊息不暴露,會把能得罪的起的忍者抓過來,學到他們忍術後就地處決,防止訊息外漏。

雖然以上都是無奈之舉,但草之國這種行為的確是嚴重損害了其他國家的利益和安全,難免因為什麼訊息暴露了大國的大問題,進而被搞。

因此,被木葉打上門,草之國首領並不意外。

冇辦法,不無恥的小國,怎麼會有生存的空間啊!

“所以,就是冇得談了!”

草忍村的首領,臉色更難看了。

如果啟有幸與他見一麵,就會發現,這個草忍村的首領,以後就會是長門六道中的餓鬼道。

而此刻他是草隱村的最強者,草忍村首領。

見大人如此,一名草忍低下頭。

“確實不知道該怎麼和木葉談啊!並且木葉此次來的都是紅眼睛的宇智波!足足幾千人,冇有上萬的忍者根本就抵擋不了啊!”

草忍顯得有些戰戰兢兢。宇智波的威名再一次以猿飛一族的頭顱而響徹忍界。

傳說他們三百人就打敗了猿飛一族的八千人。

這樣的戰績,確實讓人恐慌。

草忍的話都在顫抖。

“他們....甚至,還擊潰了我們的....巡查部隊!幾個人,就擊敗了整整一個小隊幾十人的巡查部隊啊!!!!”

草忍的話這讓首領更憤怒了,冇開打就怕了,接下來可怎麼辦!

“宇智波,怎麼又是宇智波!他們最近怎麼這麼活躍!”

依靠情報生存的草忍村,訊息要比其他國家靈通一些,他們清楚的知道,宇智波成功的在木葉上位了。

甚至連上位的過程都知道。那不到三百的宇智波的戰力確實震撼人心,但草之國的首領不相信宇智波所有人都是那樣的。

那一定是宇智波的精銳。

而此刻,木葉上不安穩,就出動如此多的宇智波來草之國,這個事情就冇那麼簡單了。

這很有可能,是木葉對草之國的全麵入侵啊!是木葉和宇智波的緩和之舉,根本就和草之國冇有任何關係。

就是欺負草之國好欺負。

首領想得通,但是不願意接受。

他靜下心來好好的想了想,然後做了決定。

在情報不明的情況下,寧願戰略誤判,也不要低估事件的糟糕程度。

乾一票大的吧!

“讓我們的精銳,換上岩隱村的裝扮,偷襲一波宇智波的後勤,然後逃亡土之國!”

草忍村首領抬頭注視著遠方。

“依靠我們,是無力抵擋木葉的!”

“但是…”

草忍的上忍想勸阻一下,卻被草忍首領強硬打斷,他的眼神漸漸擰緊。

“那是…木葉的宇智波啊,你們也知道他們是怎麼對待猿飛一族的,草之國想活下去,就必須如此!”

“我們冇得選擇!”

“……”

草忍村首領強自鎮定地等著宇智波踏入了草忍村,然後掀起一場木葉和岩隱村的衝突,來化解草之國的危機。

他甚至派了三撥人馬,分彆給岩隱村、砂隱村和木葉同時送去了投降書。

三大國接受投降後,在草之國的混亂他已經顧不得了,他要的就是三國忍者的會麵,讓木葉投鼠忌器。

他要讓忍界知道,草之國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而草之國一處小屋中。

才從前線負傷回來的草忍們,排隊在屋門口,屋裡一次就進去幾人。

屋外,一群紅頭髮的老弱在互相攙扶著,小孩子在怯生生地流著眼淚,大人無奈的把孩子抱在懷中,用手捂住孩子的嘴巴,不讓他哭出聲來。

一名草忍大漢凶惡的在人群中又拽出一名發育的不錯,但是還冇有成年的姑娘,賤兮兮的道。

“這個也可以了,一起進屋吧!記得乖乖聽話!不然草之國也不收留你們了!”

紅髮小女孩兒踉蹌地摔倒在了地上,不知所措!

草忍村最開始不是這麼和他們說的啊!

他們答應會庇護旋渦一族的,隻要旋渦一族願意為草忍效力。

但是卻冇有說,效力是用自己的身體當做醫療的手段,來為草忍供血啊。

之前,因為自己判斷失誤而把族人帶入了深淵的旋渦落日草,為了彌補自己的錯誤,獨自獻身,滿足了草之國的需求。

這個小忍村的醫療完全依賴於從渦潮村逃出來的人,他們還把旋渦當做稀有藥品來珍惜。

可是最近草之國似乎遇到了什麼事情,負傷的忍者越來越多,他們徹底的放棄了自己當初的承諾。

所有的青壯都被抓進了醫療室,戰爭帶來的暴虐也讓草忍更加殘酷,似乎是末日的狂歡,草忍們完全喪失了什麼所謂的憐憫之心,愛惜之意了。

前天夜裡,一個旋渦一族的女人因為體力遺失過多,死在了大家麵前,這讓旋渦們倍覺悲傷。

然而為了保證村內的忍者恢複戰力,這群小國忍者一點也不覺得可惜,他們甚至將目光放在了孩子們的身上…

而這些旋渦們也終於懂了,失去國家的他們,已經成為了物品,而不再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