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在哪個世界,無論宣揚的意識形態多麼美好,但是事實就是,弱小就是原罪。

宇智波啟漫不經心的四處走著,思考著手頭的實力和富嶽以及木葉的實力對比。

身邊跟著一眼看過去就是宇智波的三個強大忍者作為護衛,這樣的護衛團規模低於火影直屬衛隊的五人,以及原本冇有護衛見啟開始帶護衛的富嶽的四個人。

看人數是他們贏了,但是看質量的話,還是啟勝利了。

啟身邊這三個忍者至少也得是精英上忍的那種實力的。遇到了影一級的實力的存在,也能強行五五開的。

由此可見啟有多怕死。

雖然火影的世界,實力不是以上忍中忍下忍區分的,很多下忍強的一批。但是有一個力量體係,總歸能讓人看得明朗一些。

啟護衛團這三人中,至少兩個長得奇形怪狀的一點也不宇智波,但是那雙眼睛是騙不了人的。

因為他們本就不是正經的宇智波,是宇智波啟的外掛賦予啟的手下罷了。

一個簡單的抽卡外掛罷了。

綠卡為下忍(附加單勾玉),藍卡為中忍(附加雙勾玉),紫卡為上忍(附加三勾玉),橙卡為影(附加萬花筒)。

因為啟是宇智波,所以這些忍者出來後都自帶了一雙宇智波的眼睛。這倒讓這些由紙片人變成的真人實力更勝一籌。

而他們也不是實力恒定的,是可以培養的,隻是卡的強度限製了他們的上限罷了。

像綠卡這樣的,上限也就一特彆上忍暗部的程度,所以連名字都不配擁有。啟也隻能讓他們以宇智波為姓自己給自己取名字。

而紫卡以上才配擁有名字,誰叫他們原本都是些響噹噹的人物呢。

一發十連抽,必出一個紫卡。

啟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快兩年了,足足抽了200抽了,一個橙卡都冇有。啟估計,這橙卡需要一次性百連抽才能擁有。

可是時間不允許,村裡緊張的形式總是讓啟無時不刻都能感到不安。啟真的冇時間忍一年的時間不抽卡,來攢下百連抽的召喚卷軸。

如今倒是好了不少,在一直十連抽的情況下,啟終於擁有了二十位原本就響噹噹的上忍,再加上一雙三勾玉的寫輪眼,妥妥精英上忍的存在。

這也成了啟的底氣。

彆管他自己實力怎麼樣,有了這二十餘位絕對的精英上忍,六十位中忍和一百多下忍的的存在,無論其他宇智波服不服氣,自己都成為了整個宇智波一族當中,宇智波富嶽治下的第一人了。

但是可惜,這樣的勢力雖然稱得上為強大,但絕對稱不上是無敵,不然自己也不會屈居於宇智波富嶽治下了。

更不要說,實力遠勝宇智波一族的木葉了。

雖然白牙已經自殺死了,綱手也因為恐血的毛病遠離了木葉,(至少名義上是這樣的)

但此刻的木葉依舊擁有著大蛇丸,自來也,水門,三代等一眾的影級戰力,以及類似於邁克戴這樣的,付出永久的代價獲得一定時間內的影級實力的強者。

還有止水這樣的,靠家族血脈和秘術能拖住一個影的存在,他們原本應該屬於各個忍族的戰力底牌,卻甘心為火影的走狗。

宇智波啟相信,若宇智波家族裡有這樣的存在,那麼木葉的各大忍族,應該都有這樣的存在。

如果誰的家族冇有,那隻能說明,誰的家族很弱小,火影都懶得搭理你。

擁有叛徒的忍族纔是大忍族,全族一心的忍族,那是瀕危忍族。

嗯,比如旗木家!

真的是,火影的手段不容小窺啊,整個一個超凡的尤裡。

所以啟把手下最強大的幾位歸攏到了自己身邊當護衛,冇辦法,誰讓自己隻是一個剛開眼隻有中忍實力的炮灰,自己真的怕死啊。

但啟的護衛團堪稱強到變態了。

首先,那個老奶奶樣子的婦人,叫宇智波幻,是伊賀鍔隱眾的頭領,會使用一切普通忍術,啟覺得這老姬年輕的時候,怎麼也有普通影的實力,奈何現在老的牙都冇有多少了。

屬性:忍術S ,體術c,幻術S

宇智波朧,宇智波幻老奶奶的孫女,未來的伊賀眾的首領,一個體術廢柴,忍術廢柴,幻術廢柴,但是卻擁有一雙破幻之瞳,能破解任何忍術。

屬性:忍術F,體術F,幻術F。

不要因為她的屬性菜,就瞧不起她,人家這種屬於天賦型選手,最強輔助,自帶外掛的。

天生擁有的破幻之瞳的能力,使她的寫輪眼三巴紋呈現了藍色的狀態,因此一度被宇智波富嶽認為是一雙新進的萬花筒。

且是能力強大的那種。

宇智波啟估計,宇智波富嶽的誤會應該是這位已經擁有了萬花筒寫輪眼的族長大人,在麵對異瞳的宇智波朧想要搞清這位外來的族人的情況而使用了自己的寫輪眼。

但是發現自己被“禁魔”了,因而產生了這種誤會。

冇錯,朧的寫輪眼自帶禁魔。

於是,宇智波朧就成了一名強大的,潛力無限的,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的強力族人。並且宇智波富嶽還封鎖了這個訊息,就如同他封鎖了自己開啟了萬花筒的資訊一樣。

雖然啟想不明白他的目的,但是這不妨礙宇智波朧成了宇智波啟威懾富嶽的核武器。

另外啟明白,這種核威懾隻能用於威懾,最好不要輕易使用的。

因為朧就是戀愛腦的廢柴,心思全部在自己的戀人宇智波弦之介身上。

在她的想法裡,如今大家都在啟大人麾下,伊賀一族再也不用和甲賀一族廝殺了,過幾年自己就能嫁給甲賀一族的弦之介了,因此朧對於當一名優秀的忍者一點也不上心。

她的能力看似強大,已經強大到了能把一名強大的忍者變成廢物,但是就朧的實力而言,如是單打獨鬥哪怕對方是個廢物,朧也能憑藉更廢物的自己毫不猶豫的死於對方之手的。

所以,雖說她如今是啟的護衛,但是到底是誰在保護誰,隻有啟自己心裡清楚。

“真是個嬌貴的核武器啊!!”

看著天真浪漫柔柔弱弱的購買三色丸子的宇智波朧,啟心中充滿了無語,好歹你也是一張紫卡啊,怎麼菜的連綠卡都不如啊。

啟心中無聲歎息!

最後一個護衛就是大胖子宇智波丈助了。

甲賀十人眾之一,皮肥肉厚,但是卻有著敏捷的行動力,精通“膨脹之術”,奇特的肉袋術可以像氣球一樣的飄在空中,一般物理進攻對其亦無效,簡直就是一個長著一雙寫輪眼的秋道一族。

因為他的出現,木葉村正經的秋道一族最近冇少和宇智波打官司。

甚至秋道一族的族長都拿出了族中的秘聞來證明戰國的時候曾經有個秋道和宇智波私奔過,進而來宣揚秋道一族對宇智波丈助的親緣關係和合法性。

態度極其強硬,甚至於不惜得罪宇智波。

畢竟能合理合規合法且無副作用的擁有一雙寫輪眼,是任何忍族都希望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宇智波一族女人從不外嫁,因此也冇有那個忍族能實現過這一目標。

宇智波一族的眼睛,如若冇有宇智波的血脈,那就是一雙累贅。

如今終於有了機會,莫說是一個處處被打壓的落魄的宇智波了,就是宇智波斑當年還在的時候,那個震懾忍界的宇智波又如何,為了家族的進化和強大“豬鹿蝶”不在怕的。

可能更關鍵的是,宇智波丈助“膨脹之術”與秋道一族的“倍化之術”太像一個體係的了,家族秘術不容外流。

並且宇智波丈助的“膨脹之術”開啟簡單,效果明顯,還無副作用,家族秘術是必須回收的。

人家秋道一族說的有理有據,有著詳細的記載,甚至扒拉出了族中百歲的宿老來證明。

真的是要人證有人證,要物證有物證,若不是宇智波啟知道自己的手下都是哪裡來的,自己可能都信了。

於是荒謬的事情誕生了,宇智波丈助成了一個宇智波家的秋道人,秋道家甚至爭取到了宇智波丈的婚嫁權。

也不知道出賣了族人利益的宇智波富嶽獲得了什麼?

看來,富嶽是已經習慣於妥協了啊!

隻是和那種在戰國時代就是猿飛家族馬仔的家族妥協又有何用?

關鍵時刻他秋道說會幫你,但是那個時候的幫助,在宇智波啟看來,但凡有智商的人都知道,他秋道一族敢說,自己也不敢信啊!

這個事不止宇智波啟苦惱,大胖子宇智波丈助也很苦惱。

丈助這人性格很好,是個蠻厚的漢子,且實力也有上忍的水平,是體術忍者的天然剋星,如今又多了一雙三勾玉寫輪眼,實力更進一步,絕對的上忍中的精英。

但是他為人好色,且有些粗心大意。他雖然自己長得胖,但是絕對不想娶一個秋道一族的大胖妞當老婆的。

自從這個事情發生後,他生怕有一天出門突然被打了悶棍,然後拉回家當種豬。

雖然自己免疫大部分的體術傷害,但是自己天生的幻術廢柴,於是宇智波丈助自發的成為了宇智波啟大人的的護衛,天天和啟混在一起。

哪怕護衛的編製裡冇有他,但是他也要自帶乾糧來工作。

畢竟,襲擊一名普通的宇智波和襲擊一名宇智波一族的長老可是兩回事。

就算需要和伊賀眾廝混,自己這個甲賀眾也在所不惜。

“娶個大美人這就是我宇智波丈助的忍道。”

以上這就是啟的護衛團了,有他們的守護,啟的安全不成問題,朧一髮禁魔下去,物理免疫的丈助橫掃一切,老奶奶宇智波幻基本不需要動手,隻需要守在啟身邊查缺補漏,然後陪著聊天就好了。

小規模的襲擊,在這樣的組合麵前,脆弱的和那些放下鋤頭拿起兵刃的大名士兵一樣,簡直就是不堪一擊啊。

而像他們這樣實力的忍者,啟手下還有二十多個。

所以,開啟了一巴紋寫輪眼的宇智波啟弱小的就如同剛出新手村的小號。可依舊冇人敢當麵不尊重他。

可以說是在這個以強者為尊的忍界上,雖然啟隻是個勉強成為了一個合格的炮灰的存在。但是走在木葉的土地上,無論其他的人心裡怎麼想,行為上都是要畢恭畢敬的敬禮,然後閃在一旁讓路了。

暗部,根部又如何!

什麼“團藏大人請您走一趟!”

滾犢子,有事讓團藏當麵和我說,他是根部的首領,我宇智波啟還是木葉警備隊的支隊長呢。

根部有幾個師,敢這麼和我說話了。

一群見不得光的老鼠,等老子擁有了橙色以上的忍者,老子早晚肅反了你們!

這就是宇智波啟的底氣,他擁有著一個抽卡的外掛。

這纔是宇智波啟在這個世道囂張的勇氣。

也因為這個外掛,讓所有的人都想不通,明明強大的宇智波彈正大人,纔是合格的長老啊,再不行彈正大人的戀人宇智波幻也是個合格的領袖啊。

雖然她是個女人,可是強大的宇智波女人,也是有話語權的啊。

就比如開發出伊邪那美的宇智波治裡大人,雖然終結了宇智波一族的內戰,讓眾多的族人死在了內耗中,自己也殞命於此。

但是因為她的強大,哪怕她是個女人,哪怕她是個罪人,宇智波一族依舊敬畏她。

可為什麼?

為什麼這些新進的宇智波族人,放著強大的存在不依附,卻要恭敬的叫那個名為啟的孤兒為大人啊。

這真的讓人費解啊。

尤其是宇智波止水那一支的小貓兩三隻,每每看到啟的時候心中萬分的不平衡,相對於他們的領導人止水的實力而言,啟就是個被秒殺的存在。

可差不多的年紀,人家啟出門,就是浩浩蕩蕩的一票人,強大興盛讓的所有族人驕傲。

啟的長老的地位,甚至都不是通過族長而得到的。

掌握著宇智波五分之一人口,且百分百是忍者的啟之一脈,無論富嶽願不願意,族會上必須有啟的位置,且還是富嶽左手邊第一的位置。

說句不好聽的,就忍者數量而言,其他的宇智波若不團結在富嶽族長的麾下,根本就冇有與啟對話的資格。

畢竟八百的人口裡並不是每一位都是忍者的。宇智波富嶽能動員起來的忍者也就是三四百位罷了。

反觀止水一脈,同樣的年紀,止水雖然也有參加族會的資格,但是卻是以自身強大的實力而參與的。

說上去也是一脈的宇智波,祖上還出現過宇智波鏡這種二代火影弟子,火影護衛,火影強有力的競爭者這樣位高權重的存在。

可如今連個長老的席位都冇有。

這就讓這一脈的小貓們心塞塞了,一脈的人冇有長老不說,貌似自己家的首領止水大人也似乎不太在乎自己。

冇有人在族會中為自己爭取權益,難道還指望好事自己落到自己家嗎?

心懷大愛的止水大人,愛的是整個村子,而他們這小貓兩三隻,隻是村子的一員罷了。

這換做是誰,誰心理也不平衡的。

所以止水一脈的族人和名義上也屬於啟一脈的孤兒們走的很近。

這種關係的近是帶著目的的,他們想要搞清楚,啟是怎麼招攬了這麼多流落在外的宇智波的。

畢竟他們實在想不通,隻是孤兒出身的啟,有什麼資格以弱小的實力成為統領強大存在的“大人”的。

這不公平。

可他們又哪裡知道,世界從來就冇公平二字可言。

想要在熱血番裡生存下去,要不出身好,要不夠熱血,要不就開掛。

像止水這種,出身宇智波,卻是心向火影的宇智波鏡一脈,人長的又麵癱不熱血,早晚會被劇情殺的。

而我啟,就不一樣,我是開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