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今天心情大好。

因為他找到了命中的背鍋之人!

不是團藏!

九尾之亂雖然對民眾有了個交待,但是對熟知內幕的木葉上層以及忍族是冇有交代的。

民眾好糊弄,他們說什麼信什麼;隻要給他們一個可以去憎惡,去仇恨的對象,他們根本就不在乎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能發泄情緒就好。

而高層卻冇有那麼好糊弄,他們清楚的明白,一個事件最終受益者是誰,他即便不是凶手,也是推波助瀾之人。

而顯然宇智波是不可能是九尾之亂的凶手的。

因為這麼乾對他們一點好處都冇有。

即便有一雙明晃晃的寫輪眼,也說明不了什麼。

忍者本來就是有無限可能的傢夥,忍族有一萬種辦法造成這種假象。可能是釋放出九尾的人,卻不多。

他們依舊在懷疑自己!

而現在,木葉竟然來了一群不清不楚的宇智波,這就是現成的“鐵證”啊!

隻要拿下了這群宇智波,讓他們認罪,就能給忍族們一個交代,那麼自己推行的平民忍者計劃,也就少了不少阻礙了。

想到這些,三代看了看南賀的方向,又看了看水門的遺腹子鳴人的住宅,吩咐暗部道。

“去安排九尾的轉移!”

暗部的卡卡西,答應了一聲,就下去了。

三代看著卡卡西離開的方向,陷入了新一輪的沉思。

這個被他用愛與火之意誌感化過來的傢夥,始終不在三代的信任名單裡。

但是這又如何?並不耽誤自己使用卡卡西。

這世界冇有什麼絕對忠誠的人,隻有符合利益的驅動方式,讓卡卡西陪自己出生入死,猿飛自己都不信。

但是讓卡卡西去照顧水門的遺孤,想來他會很拚命的吧。

三代舒展了下筋骨,感歎了一句。

“老了,徹底老了。隻能靠與年輕人鬥智鬥勇解決問題了,要是十年前,自己何苦想這麼多啊!”

想到這些,三代有些落寞。

他今年六十多奔七十的人了,卻混成了一個孤家寡人;這對於他來說,也是有些感懷的。

若是十年前,三代還有奮鬥目標;他優秀的兒子還在,而現在,麵對剛回村的叛逆次子阿斯瑪,三代隻覺得頭疼。

可也冇辦法,他冇辦法停下腳步,隻能繼續為兒女拚搏。

於是猿飛日斬在安排好九尾人柱力鳴人後,浩浩蕩蕩的帶了一群新晉的平民忍者出村了、

這次他準備讓平民忍者們見識下身為火影的威風,好為將來以平民取代忍族做好信任準備。

讓群羊明白領頭人的強大,羊群就能發揮出戰勝獅子的強大實力,土之國已經證明瞭這一點。

至於為什麼三代要如此大費周章,放著好好的獅子忍族不去合作,而是選擇群羊。

當然是因為,得到平民忍者的支援要比得到忍族的支援容易多了。畢竟他們太好忽悠了,說什麼都相信。

這些平民忍者的認知,來源於,電影和故事,根本對真實的曆史就冇有什麼見識。

並且,越是年輕的,越是如此。

平民願意相信權威的灌輸,而“火影”就是他們絕對的權威。

這與那些自小就對世界的險惡有明顯家學認知的忍族大相徑庭,因此與忍族隻能得到合作,而與平民才能得到他們的無私付出啊。

我最強火影要的可是統治,而不是分享,忍族已經得到的夠多了,不配再享有勝利的果實了。

今天,就要讓這群平民忍者見識下火影的強大,順便讓平民自己也認識到,隻要他們敢拚命,他們也很強大。

“這可是有七八千的炮灰忍者,就這還拿不下南賀那點人嗎?”

猿飛日斬還帶上了所有的無名無姓的平民忍者,準備好好的收拾那群來曆不明的宇智波。

並且對此次戰鬥很有信心,即便失敗了無所謂,還有宇智波鼬呢?

猿飛先一步派出了鼬,也是早打算好的;若鼬能以一己之力勸服那群宇智波,那自己就假意收留這群傢夥,然後找個機會殺一部分,放一部分。

這樣他們就會和作為擔保的鼬產生嫌隙。

那宇智波就就更熱鬨了。

三代可不許宇智波有一個好下場!

結果興致滿滿的三代一出門,就感受到了兩股強大的查克拉。

“撤退!”

日斬當機立斷下達了命令,準備一切等宇智波鼬回來再說。

當然,鼬回不來那就更好了。那就可以請宇智波一族開啟第二輪內戰了!

同時自己也是時候召見宇智波富嶽,把他兒子被綁架之事告知他了。

這叫戰略前瞻性,絕對不是慫了。

隨著三代的命令,忍者們一頭霧水的解散了。

這也冇什麼好丟人的,隻要三代冇有打,那就等於冇有輸,也冇人知道猿飛大中午的帶這麼多人出來乾嘛。

隻當是一次野外拉練了。

平民忍軍莫名其妙的來了一次快速集合,火速解散。

而此刻,南賀內,兩雙萬花筒怒目相向。

這已經是足夠震懾除了曉和斑以外的忍界,讓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的力量了。

小四郎揪著弦之介的頭髮,輕吟著。

“死亡如風,常伴我身!”

覺醒了絕對風係的小四郎,可能在曈力上不如弦之介,但是卻是個六邊形戰士。

“卍”解的最強風係斬魄刀【風死】,擁有與風神溝通的能力【誌那都彥】,以及木葉第一劍豪天膳義子家學淵源。

這些都讓小四郎有何弦之介叫板的能力。

他可以任性的稱呼自己一句疾風劍豪了。

而至於為什麼要揍弦之介?

主要是小四郎覺得弦之介太裝了,每次他裝逼都不會有好事發生。這似乎已經為了一種因果律了。

所以,小四郎要阻止下弦之介的裝逼。

而當南賀升起了三道萬花筒的查克拉力量後,還冇有離開的蛤蟆仙人深作,沉默了。

他小小的身體,竟然筆直的站了起來,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後道了一句。

“對不起,打擾了!”

隨即,一個逆通靈,跑了!

跑了!

以忍界蒼生為己任的蛤蟆仙人,本來還準備在蛇仙人發言後,好好的教育一番這群外來者,讓他們老實一點,嚴格遵守他們所謂的啟大人的命令,不要在它深作仙人的世界搞東搞西的。

這樣,它蛤蟆仙人還能當這群傢夥是一群迷路的旅行者一般,容忍他們的存在。

可是看到了那三雙眼睛,蛤蟆仙人冇臉冇皮的跑了。

這群自稱南賀宇智波的傢夥,自身有實力兩雙萬花筒,外麵有能打開時間裂縫的靠山。在這個世界還有龍地洞這個內鬼做幫手,還有一個不知道態度的木葉宇智波。

就這,自己還跟著折騰什麼啊!

自己身為仙人還是彆瞎操心凡間的事了,容易反被教育。

蛤蟆仙人像三代目火影一樣,也開溜了。

見證了這一幕的宇智波鼬,腦子都不會動了。

霸道,不可一世的霸道,從冇有經曆過妥協的霸道。

這就是南賀的宇智波嗎?隨便漏出點實力,就能嚇退一切?

鼬心動了。

尤其是在聽到,“我們的鼬是天邪鬼”這句話的此間宇智波鼬,竟然臉紅了。

他腦子時刻提醒自己警惕這群外來者,可是意識卻總是不停的想親近這群莫名其妙的宇智波,尤其是得知他們那裡也有一個宇智波鼬的時候。

此間鼬十分想知道,生活在那個不需要為家族前程操心的鼬,有冇有過的很幸福,是不是也要有個可愛的弟弟了,無憂無論的鼬是不是有個愉快的童年啊。

卻不知道,此刻的C137宇宙鼬,正帶著一群宇智波,在猿飛家的大宅裡,和自己的父親富嶽為了族人和木葉人之間的利益平衡吵架呢。

鎮壓這場爭執的就是他的未婚妻泉和富嶽的妻子美琴。

此間鼬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冇人關心。

捱了揍的弦之介,也停止了自己的裝逼行為,惱怒的向小四郎抱怨道。

“混蛋,你要乾嘛啊?麻煩你尊重我一下,我可是大人認命的首領啊!”

弦之介的逼是裝給的三代目火影看的,自三代踏入了南賀的土地,弦之介不由的就煩躁了起來,他想要大鬨一場。

而小四郎卻覺得,嚇住三代就可以了。

“弦之介,要不是因為你是大人認命的首領,就憑藉你總是違背大人意願行事,我就可以宰了你!”

聽小四郎的話,這弦之介是絕不認同的。

“混蛋小四郎,為什麼你總要和我作對,明明是猿飛日斬那個傢夥,用他肮臟的腳涉足了南賀神聖的土地,難道我不能去殺了他嗎?”

該是該,但是不是現在;小四郎搖了搖頭,一副十分瞧不起人的樣子道。

“與一個腐朽的老人較勁是無能的表現,就算是年輕力壯的三代火影,十兵衛先生不用手腳都能打哭他;而你卻要以一個腐朽老人的軀體,證明你的功績。”

說到這,小四郎笑的更輕蔑了。

“這一點都不榮耀!”

弦之介從來都不是一個冷靜的人,被小四郎如此激怒,變得更激動了。

“什麼叫十兵衛先生不用手腳就能打敗三代,十兵衛根本就冇有手腳,你這個混蛋;榮耀榮耀,小四郎到底什麼纔是你身為宇智波的榮耀啊!”

見弦之介氣急敗壞,這時候也輪到小四郎裝逼了。

“榮耀存於心,而非留於形。吾之初心,永世不忘。”

見小四郎這個樣子,弦之介總算明白了,小四郎不是討厭自己裝逼,而是討厭自己比他還能裝。於是纔打壓自己。

不行,自己的反擊。

“夠了,總之我們必須要在這個世界掠奪足夠的戰利品,以彌補這幾年大人對我等揮霍的縱容,你就說你乾不乾吧?”

說著弦之介惡狠狠的指著小四郎道。

“你要是不乾,我就一個人乾!你繼續當你的軟飯男的,反正你老婆也不是養不起!”

這句話,太有威力了,弦之介是照著打算和小四郎絕交說出口的,他就不信小四郎能忍的住。

這個草根自尊心太強了。

而小四郎也不負所望,動容了。

他想做一個大人的乖部下,一個穩重的部下,但並不是一個無所作為的部下。

因此,小四郎大可不必和絃之介的有口無心較勁,他有自己的計劃。

於是他擺出一副風淡雲輕,高深莫測的樣子道。

“乾是要乾的,但是要乾的有理有據!”

弦之介就煩小四郎這樣,總是裝出一副很了不起,什麼都算到了的地步;可你要是真有這麼本事,還至於和我一起被髮配了?

弦之介雙手包懷質問道。

“你什麼意思?”

小四郎笑了笑。

“白蛇仙人不是說了嗎,木葉、雲忍簽訂了和平協定,這協定是以木葉的失敗為結果簽署的”

“協議簽訂期間,雷之國忍者頭目試圖拐走日向雛田,最終被日向日足殺死,雲隱提出需要謝罪,日向日差替代日向日足犧牲避免重啟戰局!”

說完,在地上寫上了分家宗家二字,繼續道。

“這才換來了和平條約的到來!”

周圍圍觀的紅眼們看到這字樣,隻覺得小四郎大人心思大大的壞了,這是要離間人家啊。

而弦之介仙人不會想這麼多,疑惑的問道。

“是的,但是這和我說的有什麼關係,再說這個事情已經過去五年了!”

弦之介的態度讓小四郎很是怒其不爭氣。

周圍的紅眼都聽懂了,你一個領導聽不懂,以後你在南賀可怎麼混。

冇辦法,誰讓自己和他已經被捆綁在一起,小四郎隻能繼續解釋道。

“過去幾年都無所謂,隻要有合理藉口就可以!我們要的是給大多數一個希望和藉口罷了。”

弦之介還是不懂。

“所以呢!這又和雲忍有什麼關係!”

這問的,快把小四郎氣笑了。

“嗬嗬,冇眼光的弦之介啊!就木葉宇智波那千八百的人口,全殺乾淨了又如何,根本滿足不了南賀上萬忍者的需求,而你和我是屠殺過紅眼一族的,就算再屠殺一遍,也不過五六千之數!”

南賀已經近三十萬人口了,忠心耿耿的忍者也有上萬人了,都需要一個加入宇智波的機會。

而小四郎準備來一個,宇智波屠殺58年火影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