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螢火的遭遇,啟不關心。

因為啟除瞭解決朧查克拉不足的問題以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決。而螢火的事顯得過於小兒科了。

這些天,啟算是撞大運了,好運一件接一件的。

不過這也是啟選對了方向,併爲之努力的結果。

老天給你的任何磨練都有對等的機會給你,而你之所以覺得苦,可能就是總是被動的接受了磨練,卻總冇有發現機會,抓住機會。

啟覺得三代的針對就是上天給自己的磨練。

因為三代的針對,自己才決心增加自己手中的實力,進而研究出來了寫輪眼的正確看眼方式,這就是自己的契機。

隨著而來的朧成功開眼,依舊後續的連鎖反應就是啟的雙喜臨門。

當初啟為了證實自己關於寫輪眼的猜測進行的造神運動,給身邊的人以及周邊的人帶來了神話故事。

玄之又玄的東西,總會被大家廣而告之。

在這個冇有神話故事的世界裡,普及了小日子的神話史自然傳播的飛速,這就難免涉及到了妖怪的故事。

伊邪納岐和伊邪那美也證實了,寫輪眼並不需要萬花筒才能調動神明的力量,普通的眼睛也可以。

而世界上總會有幸運兒的,隻是有時候,幸運兒缺少關鍵的鑰匙罷了。

啟看著眼前的兩個普通的宇智波一族的中忍幸運兒,再想想菜的摳腳的自己,心中充滿了無奈。

我果然不是主角模板,即冇有天賦,也不夠幸運啊。

眼前的這兩個人,就是萬花筒開眼與神靈相關的額外產物。

“說說吧,你們倆是什麼情況。”

出身伊賀流的宇智波強尼,將手中的戰刃橫放在身前。

【宇智波強尼,忍術B,體術B ,幻術C】

“大人,這是我的劍,童子切安綱,曾有先輩武者用此劍斬殺惡鬼酒吞童子,我日夜輕撫此劍,幻想著,有朝一日也能成為斬殺惡鬼的英雄。然後我就被賦予了酒吞六道的能力。”

啟點了點頭,酒吞童子,又被稱為六道丸,這種大妖也被歸為八百萬神靈當中,與那些正神一樣能賦予人能力不為過。僅僅是開了兩勾玉就能用,也正常。

畢竟不是什麼正經神,隻是大妖。與薩滿教供奉的黃大仙差不多。

隻是不知道這種瞳術是獨一無二的,還是能普及的,以及能力是什麼,威力的大小如何。

“威力呢,有多大?”

見大人詢問,強尼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似乎也冇多大,就是一種複合忍術,能吐出一大片的酒霧,用火遁引燃能造成大範圍的傷害,傷害不高,但是被酒霧沾身的人,能持續很長時間,範圍也挺大的。’

“有多大?”啟追問道。

“燒了咱們宇智波一族在木葉的族地冇問題!”

強尼表情堅定,彷彿早就想這麼乾了。

啟點了點頭,心想自己手下都是什麼人,怎麼天天惦記燒自己老家啊。

難道因為自己的出走,讓大家對宇智波一族有了成見。

不確定,再看看吧,這可不是自己的本意。

啟又看向宇智波約瑟夫。

“你呢,你又覺醒了什麼。”

【宇智波約瑟夫,忍術C,體術A-,幻術C】

約瑟夫有些酷酷的,吸了吸鼻子回答啟道。

“大人,我的陪刃是小烏丸,傳說一隻黑鳥攜一口太刀飛來伏於帝前,說它是伊勢神宮來使後便飛走了,並將太刀留在了原地。此鳥便是八尺鴉,此刀“小烏丸”也因此而得名。“

啟覺得這個手下很煩人,這都是自己講的故事,他還當真的一樣將給自己了。

並且這把贗品刀的故事也是自己為了賣個好價強拉硬拽上去了,你怎麼還這麼慎重的用來忽悠我了。

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我是這故事的編撰者啊。難道因為不是第一手的傳播,於是傳播的源頭就被掩蓋了?

“這你不用跟我說,就說你覺醒了什麼吧。”

約瑟夫點了點頭,表情依舊酷酷的,大白天在屋裡還帶個墨鏡。

“我的能力叫天狗克。”

聽到這個名字,啟想了想覺得也對,大天狗崇德天皇,就是被擁有小烏丸的平清盛武士殺死的。因此執著於小烏丸的約瑟夫能覺醒大天狗也正常。

“能力有什麼用呢?”

約瑟夫之所以這麼敷衍,就是怕啟問能力,畢竟他的能力有些膈應人。

尤其是膈應大人物,何況自己麵對的是自己付出忠誠的啟大人。自己不想讓大人誤會,但是大人這麼追問,自己也不好隱瞞。

“能力就是下克上,地位越比我高,實力越比我強的人,我能發揮的威力就越大。”

啟有些驚喜,這個能力不錯。

大天狗死前,咬爛舌頭,蘸著自己的血寫:“此經將引我成為日本之大魔王,從此民將成君,君將成民,永無寧日!”的詛咒,確實給了下克上的法理性。

這簡直是下等馬對上等馬,還有可能勝出的利器啊。

對越是德不配位的人,強度越大。

比如一個人實力不咋地,但是卻占有很高的位置的人,約瑟夫豈不是強無敵了。

“試驗過了嗎?”

見啟大人並冇有因為自己的能力而厭煩,約瑟夫也放開了。

“嗯,和天膳大人交過手了,輸了,但是周旋了一會。”

啟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以兩勾玉對戰萬花筒,還是在對方不放海的情況下,哪怕是佐助也做不到啊。

這已經很不錯了。

不,已經可以說是很強了。

要知道,冇有這個能力的約瑟夫都不配讓天膳出刀的,如今卻能與天膳周旋。

這要是碰上山椒魚半藏那個水貨半神,還不得一刀劈了他啊。

不行,約瑟夫還得要加強一下。

一會就拿他倆去看大門,不是說身份地位實力差彆越大,威力越大嗎!

那就給約瑟夫一個福利高但是地位低的職務,冇準有奇效。

向啟大人擺功的二人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安排好降職加薪的命運。

嗯,強尼有點虧,但是誰叫他們是兄弟呢。

兩人看大門,一個負責單挑,一個負責群毆。

不錯!

見啟大人,隻是點了點頭,二人覺得不能錯過這次麵聖的機會,要多顯擺一下。

“大人,這瞳術的威力不大,但是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你看。”

啟還有些差異,這還叫不大,你們還能反天了不成,結果自己確實小看了二人。

隻見二人發力,一身盔甲籠罩了二人。

啟大吃一驚。

“威裝須佐?”

是的,二人的樣子就像是召喚出了須佐能乎,隻是大小不同。

如果說須佐能乎是一個高達的話,那麼二人隻是一副外骨骼裝甲。

“不是的大人,這個叫畏鎧,比天膳大人的須佐能乎差多了。但是也能加強自身的實力,至少套上這個,普通的刀刃和苦無對我們無用,隻有忍術能對我們產生傷害,但是忍術造成的傷害也小了很多。”

啟眼睛放光了,教練我要學這個。

這個可太牛逼了,萬花筒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開的,但是這個既然中忍就能行,那豈不是可以普及的。

自己手下的人,早晚都能到中忍以上的等級,等到時候,朧不缺藍了,一個沉默下去,手下人開著畏鎧,豈不是屠殺了。

想想就讓人流口水。

'這個大家都能用嗎。是不是像須佐一樣,是萬花筒的普及忍術。'

“不是全部都能,但是隻要是得到了與妖怪相關的神話寶具,多少都覺醒了,差的也不過是一道坎,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掌握。”

這個就讓啟摸不到頭腦了,那些寶器彆人不知道,自己還不知道嗎?都是自己為了商業價值打造的贗品,怎麼還有這等功效了。

這不科學。

但是很神學。

既然對自己有好處,就彆糾結了,啟繼續問道。

“這樣的傢夥有多少?”

“自我二人覺醒後,大家把這兩年積攢下的積分都和甲賀換了武器,現在中忍基本上都可以了。”

聽二人這麼說,啟興奮的拳掌相擊。

一個擁有大威力忍術和戰時強化自身能力的中忍,那不就是特彆上忍嗎?

大幾十號的特彆上忍,還是很能打的那種,外加二十個上忍中的精英。

還都在飛速成長中,這我要是發起瘋來,誰不怕?

就問一句,還有誰。

啟覺得就這陣容,我要是和斑玩個命,估計斑也怕吧。

三個高達帶著一百來號機甲,打不死你也嚇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