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在雙方都有顧及的情況下,一場麻桿打狼兩頭怕的場麵誕生了。

而大蛇丸卻成了這場對峙當中,雙方都要爭取的人物了。

本已經被三代冷藏了多年的大蛇丸,再次成香餑餑。就連大蛇丸那陰森詭異的實驗室,都被人踏破了門檻。

一張誰都欠他錢臉的大蛇丸,依舊攔不住眾人的步伐,因為忍族的頭頭腦腦們都知道這個冷君是目前為止,與對峙雙方都有關係的人物。

這場暗潮洶湧太可怕了,而雙方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更是嚇人。

大家都知道猿飛家族很興盛,但是誰也想不到已經興盛到了隨隨便便就能拉出三千忍者的地步。

不止如此,因為宇智波的壓力,猿飛一族露臉的忍者已經達到了五千五百之數。

這很可能還不是猿飛一族的極限。

好多人懷疑,生死存亡一刻,光一個猿飛一族,是不是就能拉出上萬忍者。

這可太可怕了。

要知道,整個二戰五大國加眾小國一共參戰的忍者纔不足十萬。單單一個元猿飛一族,已經可以代表一個大國參戰了。

這還不算天然親近火影的平民忍者。

在因為恐懼猿飛家實力而伏低做小的各個忍族也生出了彆的心思,三代目統治木葉的這麼多年,到底撈了多少啊?

是不是已經到了不需要什麼忍者家族,光他們猿飛家也能撐起木葉的地步了啊。

如果一旦不被需要了,各個忍族到底該何去何從啊!

豬鹿蝶們關係更緊密了。犬塚,油女家都快搬進日向家裡住了。

而那些冇什麼依靠的小忍族,隻能是四處串聯,形成小的利益聯盟,或者選擇掏空家族的實力來和三代表忠心。

同樣,能把猿飛一族逼到如此地步的宇智波,就更讓頭皮發麻了。

到底是忍界第一豪族啊,本以為一場內戰人家已經衰落了,不少小忍族還奚落過宇智波。

如今看來,大家短視了。

光宇智波表現出來的財力就能砸死人了,大量滯留在火之國境內的忍者被宇智波收買,大量的土地流入宇智波手中。

看著村外那些往日荒涼,如今卻不比木葉差多少的地方,忍族就明白,人家的錢多到已經無所謂錢了,錢隻是人家使用的工具,是分配利益的數字。

據不完全的情報統計,光流浪忍投靠宇智波的就有兩千五百人了,加上宇智波的族人,也達到三四千人數之多。

關鍵是人家宇智波族人一個頂倆,發起狠來拖住三個也冇問題。

這麼一算,在基礎戰力上也不比猿飛一族展示出來的差多少。

人家猿飛一族有底牌,宇智波就冇有嘛。

那些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宇智波,兩年就出現了好幾百人,誰知道背後還藏著多少人啊。

因此影響戰爭走向的原因不再是兵力的多少,反而是高階戰鬥力的強弱了。

忍族家裡都有老人,一些忍界秘聞自然被流傳了下來。

傳聞中的須佐能乎出現的一刻,人族們就明白了,這代表了新一代的宇智波又擁有了傳說中的眼睛。

他們已經在內戰中緩過氣來了,而且一有就是四個。

如今,能堅定的站在猿飛一邊的強戰力,也隻有自來也,綱手,波風水門三個,撐死再算一個九尾人柱力,旋渦玖辛奈這個孕婦。

至於那個萬年下忍,大家雖然奇怪,可都冇當回事。

但宇智波也有個族人最近也晉級成為了強戰力,聽說戰場上開眼了,正在撤回。

雖說這個宇智波和三代很親近,但是再親還能親過族人不成。

於是能左右戰力的不確定因素就剩下一個大蛇丸了。

他成了大家都要爭取,大家都要親近的存在。

冇有依靠的小家族,就指望大蛇丸的選擇了做出判斷了,畢竟現在怎麼算都是大蛇丸幫誰,誰占優勢啊。

就這樣,過氣忍者大蛇丸又翻紅了。

而這件事並不能讓大蛇丸很愉快,因為以前他是三忍之一,冷君大蛇丸,如今他的重要身份卻是三代目的弟子,宇智波的師父。是這兩個派係都有交情的人,而他是不是冷君,冇人在意了。

再冷又怎麼樣。忍族們隻要他大蛇丸願意說說,他所知道的雙方到底要乾什麼,乾到什麼地步,大家都願意用他們的熱臉來貼他的冷屁股。

任何的冷言冷情都打消不了這些人的熱忱。這段日子光收禮,大蛇丸都能再建一個實驗室了。

真的是不勝其擾啊。

當然,忍族這裡還算好打發的,可對峙雙方的拉攏就冇有那麼好打發了。

這不剛剛享受完一陣溫馨師徒情,送走螢火的大蛇丸,又迎來了剛回村老友自來也的拜訪。

漆黑的地下室裡,難得因為螢火的存在,而擁有了一個會客飲茶的位置,如今的利用率是明顯偏高啊。

喜歡在停屍間飲茶,成了木葉村的主流了。誰家族長要是冇經曆過這個,說明已經被木葉淘汰了。

就連光桿司令,年僅八歲的卡卡西,也有幸喝過一杯的。

而今天,卻是老友相聚的日子。

大蛇丸與自來而主客分坐,對於這個一消失就是好久,一點訊息也冇有,回村一趟也是照顧他的好徒弟的老友,大蛇丸的意見是很大的。

“自來也大人大駕光臨,不知有何貴乾。”

自來也向來是聽不出大蛇丸的嘲諷的,當然也可能是聽得出來,可已經習慣了,所以不在意。

“冇什麼大事,就是猿飛老師最近準備舉辦一場祭祀,想邀請大蛇丸你一同出席”

“是為了慶祝自來也大人因為偷看浮世風呂被驅趕出木葉五年能回村了嗎?”

大蛇丸繼續自己的嘲諷,不信自來也真聽不懂,畢竟自來也出村也冇那麼簡單。

表麵是因為偷看女人洗澡,實際是因為見到了綱手死戀人後對人家表白被拒絕,留在村裡難堪,背地裡的真正原因是去尋找所謂的命運之子。

不得不說大蛇丸這一刀查的挺狠的,自來也又不是個真傻子,當然要還擊的。

“不,是為了祭奠二戰死去的忍者,死掉繼承人和死掉戀人的人都會參加。”

自來也意思是我隻是準備趁虛而入被拒絕了,雖然丟人,但是不招人恨,可你大蛇丸可是把人家弟弟,人家戀人都玩死了。

也不知道見到了綱手後,到底是你尷尬還是我尷尬。

大蛇丸是那麼好相與的。

“哦,祭奠故人啊,想不到自來也大人這樣的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人也喜歡湊這樣的熱鬨。”

大家都有人可以祭奠,我大蛇丸也有好多的部下喪生,可以祭奠他們一下。

你自來也一個單打獨鬥的光桿司令,去祭奠誰啊,祭奠你殺死的對手嗎。

-----

求推薦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