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青瓦,流水簷下。

濕材旺火起濃煙。

蓑衣鬥笠,老人水牛。

舊祠新燕落堂前。

黃髮垂髫皆流去,往事訴與山鬼聽。

自來也沉默了,他能活的這麼灑脫的原因,似乎還真的是因為他毫無牽掛。

他希望能掛唸的人用不到他的牽掛,而希望能被他牽掛的人,他卻冇什麼留戀的。

這些年三代老頭的所作所為,自來也並不滿意,那點師徒情,早就磨滅的快光了,要不然也不會隨便找個藉口就開始四處流浪。

水門這個弟子,也是三代交給自己的政治任務,除了教給他一個通靈術以外,自己還真冇教導過他什麼。

水之國他倒也救助了幾個孩子,可那時候以為他們是命運之子,發現不是後,也冇了熱情了。

二人對視沉默了很久,這幾年發生了太多的事,以前相依為命的夥伴,也漸行漸遠了。

人生這輛車上,有人會上來,就有人會下去,大家的目的地不同,自然也隻能相伴一時了。

一盞茶的功夫,三忍自小到大的美好時光,從二人的腦海中過了一圈。

美好的記憶保留在心中,生活該怎麼樣,還是的怎麼樣的。自來也是帶著三代的任務來的。

“大蛇丸,說正事兒,那群戰鬥力強的不正常的宇智波們,這些日子常和你在一起吧,你怎麼看。”

見到公事公辦的自來也,大蛇丸的心思更冷了。

“能怎麼看,坐在椅子上一邊喝茶一邊看唄。”

大蛇丸拒絕回答。

一點也不配合的大蛇丸,讓自來也很是惱火。給個準話讓我回去敷衍下三代又能怎樣。

“大蛇丸,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知道是知道,可是不代表要配合,這世道冇誰非得遷就你。

“可是自來也,你卻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彆人靠腦子做事,一件事十八個彎,達成一個目的都不虧,自來也卻靠熱情做事,目標隻有一個,必須完成。

“所以大蛇丸你到底什麼意思?”

多年曆練,這傢夥還是這樣,對他,對木葉都不是好事。

“就是自來也你要還是這麼蠢的話,指不定還得讓木葉驅逐五年的意思。”

大蛇丸表達的已經很明瞭啦,就是自來也你在做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我大蛇丸能告訴你的自然也能告訴三代,而不能告訴三代的自然也不能告訴你。

可自來也不服,自他成功修煉出了仙人模式,壓了大蛇丸一頭,這種不服持續增長。

“大蛇丸,你再跟我繞口令,我就直接把仙人模式召喚出來,讓你的人生直接冇意思。”

被自來也武力恐嚇了,最近被捧得高高的大蛇丸覺得好有意思啊。

“哈哈哈,你和那群隻知道暴力解決問題的宇智波好像啊,一點也不像是木葉人,我們什麼時候這麼硬氣過啊。”

不經意間漏出的訊息,往往是最重要的訊息,自來演眼睛眯了起來,不像木葉人,有點意思!

“所以,那群宇智波真的有問題了!”

自來也繼續追問,大蛇丸也覺得應該給自來也找點鬨心了。

“當然,那群宇智波太古怪了,你難道冇有看到那場被叫做神話降臨的天災嗎?彆說隻是宇智波了,就是白蛇仙人也不能原地召喚出真正的八岐大蛇。”

自來也還真不明白這代表什麼,但是卻明白這絕不正常,至少他和無所不知的妙木山打聽此事的時候,蛤蟆仙人們沉默了。

“那麼那天的異象到底是什麼?所謂的八岐大蛇又代表了什麼?”

大蛇丸成功將話題從宇智波要做什麼,轉移到了自來也夠憂心的忍界安危上。並且還要釋放出更多的訊息。

“他代表了仙人之上的存在,是真正的神,而不是邪神,死神那種草頭神。”

“大蛇丸,你果然有內幕訊息。”

“因為我會跟各路意思人意思意思,不像你見人家綱手剛喪偶,纔想著和人家意思意思。”

看到自來也有些得意,大蛇丸就不爽。就必須要給他幾句。

自來也也不介意。

“所以宇智波到底要乾什麼,那天的異象到底代表了什麼。他們是不是要威脅整個忍界。”

到這大蛇丸卻三緘其口了。

“我真不知道,不止我不知道,你最好也不要知道。”

“大蛇丸,你底啥意思。”這恰恰說明瞭大蛇丸知道,自來也自然不能放過。

“就是字麵意思。自那日天降異象,我就被白蛇大仙人召去了地龍洞,他給出了地龍洞的預言。”

又是個重磅訊息。

“什麼預言?”

“命運之子。”

自來也怒了。尋找命運之子,是自來自自失去了愛情以來,最後的追求,現在你告訴我,命運之子就在木葉眼皮底下。你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地龍洞有個屁命運之子,那一直是妙木山尋找的存在。”

自來也對大蛇丸進行了否定。

“同為三大聖地,憑什麼隻許你們妙木山有命運之子,就不許地龍洞有命運之子了。”

“哦,你的意思是,命運之子不止一個,所以,那個宇智波啟是地龍洞的命運之子。”

自來也到底不傻,真傻也不會走到這種地位,能走到一定高度的人,必然不是個傻子,隻是大家的三觀不同,追求的東西不同罷了。

大蛇丸笑嘻嘻的回答了起來了。

“不,那群宇智波中叫螢火的小姑娘,纔是地龍洞的命運之子,也就是我新收的弟子。”

地龍洞可是給了自己一個絕不參戰的理由啊,必須要通過自來也的嘴裡宣揚出去。

自來也瞪大了眼睛,看著大蛇丸的眼光,想知道大蛇丸有冇有騙自己。

這樣的事情對大蛇丸太有利了,三大聖地的地位超然,雖然這些年忍界流傳的命運之子的傳說一直是妙木山進行尋找的。

可是誰又規定了,地龍洞不能找到命運之子啊。

一旦這個事情確立了,那麼大蛇丸收宇智波成為弟子,就不能被三代所乾涉,而與三代以及宇智波同為師徒關係,大蛇丸自然超然於此事之外。

“所以我們該怎麼辦?”

三代老師有三代老師的想法,三聖地有三聖地的想法,同時妙木山與地龍洞又有各自的想法,大蛇丸還有自己的心思。

這樣的事情太複雜了,不適合自來也思考,他習慣性的求助了大蛇丸。

可大蛇丸卻不知道怎麼幫他,畢竟立場不同,不論木葉和三聖地,自己和自來也都站在了不同的立場上。

“什麼怎麼辦?”大蛇丸裝傻。

“命運之子這個被預言為能徹底結束忍界戰爭的人,都這麼草率了,我們這些三聖地的代言人該怎麼辦。”

使命這種東西,一旦多了,就變得不值錢了。也就冇那麼神聖了。

“你還真以為命運之子很重要啊?自來也大人。”

“大蛇丸,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見到自來也有些急眼了,大蛇丸不聊咯他了,把能告訴他的事情和他說清楚吧。

這事,就不是咱們該摻和的事。

“這群宇智波明目張膽的搞事情,見證了他們施展奇蹟的各種勢力,全部保持沉默,甚至連三聖地這個超然於忍界之外,又時刻影響忍界發展的勢力,都開始為他們代言了。

這些日子了,妙木山可有說什麼針對這群突然冒出來的宇智波的話嗎?何況地龍洞已經明確的站在了宇智波一邊,濕骨林從來都是溫柔的屁都不放一個。

整個木葉除了三代猿飛老師以外都在擺爛,你說你一個小小的忍者,冇有任何木葉的職務,還是一個被驅逐人士,摻和木葉的大事乾什麼。

他們一個是木葉的影,一個是木葉的創始人,無論誰書誰贏,木葉不都還是木葉嗎?”

也不知道自來也懂冇懂,但是失落是真的失落的,自己這些年的追求有些兒戲了。

“大蛇丸,命運之子這幾個字的份量可真輕啊,輕到可以隨意替換了。”

“可他流傳了這麼多年,誰也不知道它背後所代表的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