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的有些話,理解了底層邏輯才能明白其中的含義。

比如人不可貌相這句話,實際上說的是大多數的時候,人是需要貌相的,而不可貌相隻是小概率事件。

隨著木葉的金色閃光波風水門的拉風登場,宇智波富嶽和大蛇丸結束了自己含糊不清,毫無營養的對話。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眼前的人吸引了過去。

雖然身處不同的陣營,但是宇智波啟也不得不承認,若這世界上成功是需要幸運,那麼波風水門就理所當然應該被幸運所眷顧的男人。

眼前這個年輕人有著爽朗的外表,和善的微笑,以及神乎其技的空間忍術,這樣拉轟的男人,不管在什麼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是那樣的鮮明,那樣的出眾。

這就是所謂的人格魅力吧。

而同樣,水門也確實處於人生的高光時刻,新婚燕爾,迎娶了渦之國前大名的女兒,旋渦一族的公主,現在,又事業豐收,能與三忍之一的大蛇丸齊名,不可謂不成功的。

而成功給男人帶來的自信就使得男人的魅力更加光芒萬丈了。

“富嶽大人,大蛇丸大人,你們都在啊!”

閃光過後,波風水門先開了口,雖然隻是一句樸素的問候,但是通過他的嘴說出來,就像是溫柔夏日雨天的一縷陽光一樣,讓人心頭都覺得舒服。

而這句話,讓原本就因為富嶽的入場淪為配角的啟,變得更加邊緣化了。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的所言所行,宇智波啟用後腦勺都能看到,宇智波富嶽以及宇智波鼬眼中冒出的光芒。

一個尊重宇智波的未來火影,還有什麼是比這個更完美的嗎。

什麼,你說他隻是禮貌的問候了一句宇智波的族長!

這就比很多木葉的其他人做的強很多了。

至少富嶽很滿意。

“四高一內!”

雖然這個禮貌,也隻對一人。但即便是這樣,冇有被禮貌對待的宇智波啟覺得,三觀跟著五官走這句話太可怕了。

明明自己被忽視了,可是自己卻對眼前的人生不起一絲的惡感,還有什麼是比這更可怕的忍術嗎?

自己甚至都冇有一絲因為被忽視而想要辯駁的想法。

這不對。該死的英雄情結,自己怎麼會連一個人的生平都不知道,就如此的肯定他的。

這和不知道李雲龍的生平,就如此崇拜他有什麼區彆。

是曆史虛無主義。

算了算了,彆在這上綱上線了。

哎!被忽視就被忽視吧,一個真實的世界,並不是人們幻想的後宮世界一樣,誰耍嘴皮子贏了,誰就是後宮爭鬥的勝利者。

而一個英雄也是如此,他隻是在人生有機會高光的時刻,擁有了成為一個高尚的人的勇氣,冇必要還要把道德強加給他。

麵對一個真實的波風水門,讓自己看看這個脫穎而出的平民的手段也是好的嗎。

所以在真正的世界裡,政治鬥爭的口舌之爭,隻是實際行動的前兆,往往口頭上占了便宜的和口頭上吃了虧的雙方都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啟可以相信自己與大蛇丸的相遇是偶遇,但是絕不相信,波風水門的到來是一個巧合。

既然他是有目的的,那麼就看看這個所有人嘴中完美無缺的無敵存在,到底是個什麼成色吧。

讓他帥吧,看看今天他到底帥出個什麼想法。

宇智波啟收斂了自己的氣勢,讓自己儘量透明瞭起來,想看看這個男人到來的目的。

雖然火影的高層都把這個善良帥氣的男人當成一個熱血的傻子一樣擺佈,但是啟從來都不輕視任何一個對手。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纔是。

無論一個你多瞧不起的人,但是若他有資格和你對話,那麼就表示其實你們差不多。就像你崇拜且瞧得起的那些人,你從來就冇有機會和他們對話一樣。

這算不算事物的辯證法啊!

顯然,今天,啟雖然覺得自己有與波風水門對話的資格,但人家卻不這麼認為。

可能自己在人家的眼中是和宇智波鼬一樣的存在吧,隻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宇智波家未來的尊貴人罷了。

至於為什麼波風水門會有這樣的認知,那不是啟所關心的。

現在啟就是想看看,這個光芒萬丈的後起之秀,在今天這場為他準備的政治秀裡要怎麼秀一下。

而在這種場合會見宇智波富嶽,到底在不在這場狂歡之內,就要看水門的言行了。

想想這種手段好像很熟悉,就像小時候玩過家家,所有人都孤立你卻去恭維另一個人,當那個被恭維的人若是向你透漏出一絲友善的時候,那麼你立刻就會化身為這位友善人的死忠,開始下一場孤立彆人,恭維友善的行動。

也不知道眼前的情景是不是這麼一場過家家啊。

在平靜的接受了自己隻是現場一個可有可無的人這一現象之後,啟就開啟了隱身的狀態。

而原本還在思量著,是不是要看在自來也的麵子上,拉波風水門一把的大蛇丸,顯然也發現了更有意思的事情。

原本到嘴邊的準備介紹雙方的話,也變成了尋常的問候。

“哦!是水門啊,這是才從戰場上下來嗎?”

“是的啊,大蛇丸大人!”嘴上道著辛苦,可是行為舉止卻乾勁十足。

此刻本就是這場村子的狂歡的主角,周圍開始聚集起了大量從前線迴歸的忍者。看著帶領他們取得勝利的大人的舉動,大家心中不由的被打了一針興奮劑。

大家相信跟隨這樣的人物,勝利雖然辛苦,但也卻是觸手可得。

“這一趟您辛苦了!”富嶽也忙送上恭維,望著那些從戰場上下來,滿是疲倦的宇智波族人,富嶽的這聲感激是為他們說的。

“不,我並不辛苦,那些前線的忍者們才辛苦,我隻是進行了一次力所能及的支援,但是前線的形式不容樂觀,大蛇丸大人,富嶽大人,前線需要大夥的力量。”

見富嶽說話,水門單刀直入的說出了自己的訴求,說的是那麼的理所當然,毫無遮攔。

這讓啟這種心理陰暗的人十分的不舒服,啟覺得水門的請求有些過分了。

你莫名其妙的出現,開口寒暄了一句就提要求,你怎麼就這麼理所當然啊。

或許是自己心中充滿了齷齪吧,換做是自己,要是提這種訴求,肯定會拐彎抹角,做好利益交換,然後達到目的。

但是,人家波風水門卻覺得這理所當然,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大公無畏嗎?

這還不算什麼,誰知道,宇智波富嶽竟然因為這一句話十分的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