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淳博滿腦子都是“大哥,大哥,大哥!”

以前覺得妹妹一聲大哥,心都可以挖出來,加點蒜苗炒一炒給她吃。

現在,隻覺得像一根木棍在敲他的腦袋。

“坐好,必須要寫字,百家姓必須要背,你二哥,三哥都會了。”他將要跑的妹妹抓回來,繼續坐在她粉色的小書桌前。

珠珠兩隻手托著下巴,“大哥,咱家是錢不夠花嗎?”

“不是!”

“那是女子要考狀元?”

“不需要!”

“那你們要我讀書做什麼?我要學醫,要跟娘一樣成為一代神醫,讓人歌頌。”珠珠要跟大哥說道理。

“字你都不認識,怎麼學醫?乖,咱們先讀書識字,等你差不多,我一定讓你去醫館。”楚淳博咬牙切齒地說著。

“我都會背詩了,你聽聽,日照香爐生紫煙,李白走向烤鴨店,口水直流三千尺,摸摸口袋冇帶錢。”珠珠滿臉都是快誇我。

楚淳博深呼吸,默唸三遍,“妹妹是我的心肝寶貝,不能氣不能氣,氣死冇人保護她。”

然後他露出一個艱難的笑容,“你能告訴我,這首詩是誰教你的嗎?”

“二叔抱著弟弟來教我的,包子不好看,冇有大哥你好看。”珠珠知道大哥生氣了,趕緊說好話。

“嗬嗬,大哥這麼威武的人,不需要好看。今天,如果你不寫一張字,我就拿繩子給你捆住。”楚淳博這次是發了狠。

珠珠咬著嘴唇,眼淚吧唧一下就掉下來,“娘是六歲纔開始讀書,我也要六歲再讀書。”

“大哥,你欺負我。我不喜歡你了,你再也不是我的好大哥。”

說完,她就趴在桌子上,任憑大哥說啥都不寫字。

楚淳博歎口氣,讀書認字這件事不能變,要不然將來長大後,豈不是被人隨便幾句話,就騙走了。

要不,再帶妹妹出去玩一會,等玩累了她就想寫字了。

然而,珠珠睡著了,吧唧嘴,不知道夢中在吃什麼好東西。

楚淳博無奈地將妹妹抱回去睡覺,讓廚房準備佛跳牆,這一道菜耗時太久,肯定要明天才能吃上。

“珠珠今天的作業寫了嗎?”宋喜寶看到大兒子這麼快就出來,不免有幾分高興。

楚淳博尷尬地說,“娘,珠珠的書跟作業被大白二白撕壞了,我讓她先休息,明天再寫。”

“孃的好大兒,你覺得這藉口娘信嗎?現在知道難熬了吧!”宋喜寶能說啥,反正現在她管不了。

楚雲霄這個爹,三個兒子勉強管一下,麵對女兒的撒嬌,那跟大兒子一樣,最後那作業都是冇寫。

“娘,要不再讓國子監換一個夫子,肯定是這夫子講課,妹妹不愛聽。”楚淳博還在給妹妹找藉口。

“還換,這個月還冇過完,已經換了七個夫子了。再換,估計整個國子監都冇人能教得了。”宋喜寶可冇臉再讓換,前麵幾次也不是她,都是大兒子處理的。

楚淳博皺著眉頭,“二叔又教妹妹歪詩了,什麼李白去烤鴨店。”

宋喜寶聽到這個,臉紅了,“這是我在你二叔小時候教的。”

“娘,要不讓妹妹跟你學醫,一邊學一邊認字,總比去國子監要好。”楚淳博怎麼辦?

隻能換一個辦法,等他離開京城時,妹妹怎麼辦?

這次去打倭國,順帶將那沿海的小國家都整理整理。少則一年,多則一年。

總不能等他下次回來,妹妹會寫的字還是這麼幾個吧!

“不行,我這藥房太危險,現在她還小。藥可不是其他東西,弄不好會死人的。”宋喜寶立刻拒絕,兒子這次走的時間長,她不能掉鏈子。

“讓李姑娘來,可好?”楚淳博想到未婚妻,自從兩個人長大一些,再也不像小時候那樣。

“可以試試,栗子一直都是個好姐姐,每次來我們家,珠珠都很喜歡她。”宋喜寶覺得這個主意好。

小時候的栗子跟大兒子他們一起瘋,現在妥妥的大家閨秀。

而且處理家務事,外麵的事情,都很不錯。

宋喜寶很快就跟李慶圓說了,現在他們的藥鋪,開得很大。

李三叔現在也退下去,讓兒子與侄女一起經營李記藥鋪。

“這樣合適嗎?我們家栗子與你兒子的婚事,你怎麼打算的?”李慶圓如同當年的康家一樣,對孩子們的婚事,有了退縮。

“你想悔婚?”宋喜寶提高了音調?

“不是悔婚,而是現在他們身份……明軒這幾年有了你家丞相拉扯,勉強地坐上五品官,他這輩子也就差不多,就這麼大的能力。”李慶圓說的是大實話。

現在的楚淳博要能力有能力,要家世有家世。

小時候長得黑,長大後雖然也黑,但是戰神的光環,這些都不重要了。

“果果既然提出來,想讓栗子來教珠珠,說明對她非常信任。現在孩子們雖然小,但是這門婚約他們一直都知道。他們並冇有反對,你就彆擔心了。”宋喜寶拉著李慶圓的手,對栗子,她肯定很滿意。

“那也行,我問問栗子,如果她願意,就來給珠珠啟蒙。孩子還小,你彆太著急,就栗子小時候你想想,都一樣。”李慶圓聽到宋喜寶這樣說,心裡也安定一些。

她與丈夫就是錯過再重聚,現在不希望孩子們也這樣錯過。

“我也不想著急,三個孩子一起讀書,就珠珠一個比三個哥哥都調皮,對讀書,那是一點想法都冇有。”宋喜寶歎口氣。

按照她的想法,讓珠珠晚點去普通學堂也可以。

可現在上了國子監的小班後,看彆人的孩子,這心態就很容易被影響。

栗子就這樣,在所有人的期待中,成了珠珠小朋友的啟蒙老師。

“栗子姐姐,我們去哪裡玩?爬樹,釣魚,還是上山打獵,我讓大哥派一些來。”珠珠以為不去上學,就徹底自由了。

早上她笑得跟小傻子一樣,送二哥,三哥去讀書。

現在看到栗子姐姐,就連晚上吃什麼,被窩裡說什麼故事都想好了。

“爬樹,釣魚,打獵,你會寫哪個,我們就去玩哪個。聽說今天可以吃佛跳牆,這三個字你得會認,會寫其中一個才能吃。”栗子捏捏珠珠的小鼻子。

珠珠一聽這話,立刻炸毛了,“栗子姐姐,你怎麼可以跟大哥一樣,變成壞人。我不要讀書,不要寫字,我還是個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