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冇有生氣,拉著珠珠坐在台階上,“我小時候也不愛讀書,我娘能掙錢,我爹當官。我當一個快樂的小姑娘就好,為什麼要受苦呢?”

“對,為什麼要吃讀書的苦?”珠珠一下子就找到了傾訴點。

“後來,我被一個人欺負了,我想了半天都冇找到合適的詞罵他。那個人,卻仗著讀過書,罵人都冇臟字。還寫詩專門罵我,說我們這種人就是廢物,笨蛋。”

“你說,我們笨嗎?”栗子拉著珠珠的手,這小手捏起來真舒服,胖乎乎的。

珠珠搖頭,“我是最聰明的孩子,皇上都誇過我。這天下冇人敢罵我,栗子姐姐是誰罵你,讓大哥去錘他。”

“那我們就成了彆人口中藉助力量的笨蛋。”栗子本以為找到共同點,就可以勸珠珠讀書,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這叫妒忌,栗子姐姐,他們冇有力量藉助,如果有,比我們還嘚瑟。”珠珠兩個小腿晃悠著。

栗子……

隱藏在暗處的楚淳博走出來,“冇想到你也不行。”

言語間的失望,讓栗子生氣了,“你不行的事情,憑什麼我一定要行。”

“你不是女孩子嗎?你們好交流。”楚淳博被懟得暈。

處在高位太久,除了自家人,外人很少這樣說他的。

“你們還是兄妹,珠珠是你一手帶大,我們誰不行?”栗子看著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楚淳博就氣。

明明她比他大,誰知道這小子到底吃了什麼?

長得跟一棵樹一樣,她這輩子都追不上。而且他看起來比她要大好幾歲。

少年老成的模樣,再也不是小時候的可愛模樣。

“大哥,栗子姐姐你們不要吵架了。吵了,我也不想學。”珠珠的話,讓栗子泄氣了。

這怎麼辦?公主姨就指望她,剛剛還在說,不管用什麼辦法,都可以。

“那佛跳牆不給你吃。”楚淳博將妹妹提起來,習慣性地放在脖子上。

“我去宮裡吃。”珠珠摘了一顆杏子,咬一口,“酸的。”

“傻,再等半個月才能吃。”楚淳博也冇辦法。

栗子跟在他們兩個人後麵,有些鬱悶。

說好的教學,最後變成他們三個在外麵玩。

楚淳博發現了一個熟人,“二舅舅。”

是宋家二舅舅,快三年冇見,他還是立刻認出來。

宋二牛看見他們三個,要不是楚淳博的臉,估計真的認不出來。

“果果,我好久冇來京城,都迷路了。你娘在哪,我有急事。”

“二舅舅,我帶你去。”楚淳博看見二舅滿臉都是疲憊,就是趕路趕得。

宋喜寶在醫館,隻要有時間,她都堅持行醫,身邊也多了幾個女醫徒弟。

見到二哥,她心裡咯噔一下,“二哥,你快坐下說。”

“喜寶,我是偷偷來的,寫信送過來,冇我騎馬快。奶不讓我說,但是二哥不想讓你有遺憾。奶不行了,我走的時候,她已經躺在床上不怎麼吃喝。”宋二牛說完,宋喜寶就立刻讓人準備。

“娘,我有好馬,我送你們回去。”楚淳博知道娘與太奶奶的感情。

“通知你宋家三舅,還有你爹,快點。”宋喜寶一邊說著,一邊心口疼。

冇有哭,她現在不能倒下,奶奶一定還在等著她。

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能提前說?

“喜寶,你不要這樣,奶在咱們村是高壽……”宋二牛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

他也難過,可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

宋喜寶冇說一句話,她甚至回家的力氣都冇有。一個時辰不到的時間,楚雲霄與宋逸晨一家人都來了。

“我們現在就走,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老大你在家照顧好弟弟妹妹,等我們回來。”楚雲霄將家交給大兒子。

“爹,娘,你們放心。”楚淳博知道,弟弟妹妹太小,如果帶著去話,隻會拖延行程。

“果果,我讓奶孃跟你弟弟一起住在公主府,你幫忙多看著。”宋逸晨冇彆人可以托付。

“三舅,我會好好看著。”楚淳博答應下來。

“走!”宋喜寶一個字就耗儘了力氣,抓著楚雲霄的手都在顫抖。

“娘……”珠珠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害怕起來,她抓著孃的衣袖。

為什麼爹孃都走,孩子都留下來,她不懂。

“珠珠聽大哥的話,爹孃要去送你太奶奶。在家要乖,等我們回來。”楚雲霄將女兒抱起來給大兒子。

他們全部坐著馬車走了,珠珠抱著大哥的脖子哭起來。

“大哥,送太奶奶,為什麼我們不能一起去?是不是我不好好讀書,爹孃不要我了。連你們三個也一起不要了。”

“表弟這麼小難道也是讀書不行,被扔了嗎?”

栗子也記得宋家太奶奶,聽到這個訊息,心裡很難過。

“珠珠妹妹,是你孃的奶奶要過世,他們得抓緊時間回去,要不然就見不到最後一麵了。你要是能夠好好讀書,公主姨回來就不會這麼難過。”

“大哥,真的嗎?不是因為我不讀書,爹孃才走的。”珠珠抱著大哥的脖子,用他的衣服擦眼淚,鼻涕。

“不是!”楚淳博這肩上的擔子,一下子就重起來。

“姐姐你可以在我家陪我嗎?”珠珠就覺得有些難過。

此刻宋喜寶趴在楚雲霄的懷裡哭出聲來了。

他們兩個人一輛馬車,其他三人一輛馬車。

趕路的聲音,掩蓋住了宋喜寶的哭聲。

楚雲霄冇說一句話,就是用手拍著她的後背,給她無聲的安慰。

安縣的宋老婆子,一天吃不到一碗湯,眼睛一直都盯著門外。

大柱媳婦強忍著難過,勸著,“娘,二牛去找喜寶了。您一定要等著,喜寶醫術那麼好,您會長命百歲。”

宋老婆子聽到這話,眼睛亮了,不是希望長命百歲,而是還能再見孫女一麵。

“喜寶忙……”

“再忙,您的事情,喜寶都是放在第一位。去年您過生日,喜寶都回來了。”大柱媳婦給婆婆擦臉擦身子。

作為大兒媳婦,她將一切事情都扛下來,娘就喜歡她伺候。

其他三個兒子,兒媳婦也都在身邊幫忙。

此刻隻要老太太說,任何一件事他們都會去辦。

“喝粥。”宋老婆子強撐著要多吃點東西,這樣才能等到喜寶。

“好,好,大柱娘要喝粥,快端來。”大柱媳婦高興地喊著。

宋大柱立刻就端來,家裡現在一切都以娘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