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很清醒!一會兒在我的病例上麵,也請將病情寫得嚴重一點,拜托了!”

說話間,白羽菲將一疊紅色鈔票,塞進對方的口袋裡。

大夫冇什麼反應。

隻是在服藥說明上進行了改動。

在寫病曆本的時候,也誇大了一點。

這位大夫的表現讓白羽菲十分滿意。

可是當大夫走出來交代完醫囑之後,秦亦言輕輕蹙著眉,問道:“之前這種情況,三天就差不多會好,為什麼這次要十天?”

對此,大夫麵不改色地解釋道:“因為這次誤食花生的量比較大,如果再晚送來會兒,就會昏厥了!你們病人家屬不是知道病人有過敏原嗎,為什麼還不小心一點呢!?”

麵對大夫的質問,秦亦言無話可說。

隻有自責。

而另一邊的白羽菲,已經開始打起了吊瓶。

她靠在那裡,感覺身體不適的症狀已經減輕很多。

可當她看到秦亦言過來的時候,立刻蹙起眉,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秦亦言見狀,忙走過去。

“哪裡不舒服,我去找大夫來?”

“不用了,已經好多啦。”

白羽菲蒼白的臉上,多了絲笑意。

頗有故作堅強的意思。

而這樣的她,讓秦亦言更加自責。

“都是哥哥不好,忘記告訴家裡人,你對花生過敏了。”

聽過這話,白羽菲嘴唇動了下,好像欲言又止。

秦亦言見狀,便語氣輕輕地問:“你想說什麼嗎?”

“……算了,還是不說了,影響會不好。”

秦亦言皺眉,一副說一不二的態度,命令道:“想說什麼就說,在哥哥身邊,不需要有顧忌!”

是啊,不需要有顧忌。

因為……

柳心愛很快就要完蛋了!!!

白羽菲垂下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詭譎。

但當她抬眸看向秦亦言的時候,又變得楚楚可憐:“哥,我感覺嫂子不喜歡我。”

見白羽菲剛剛那樣子,秦亦言還以為白羽菲受了什麼委屈。

結果……

白羽菲的話讓秦亦言笑了下,然後替柳心愛解釋道:“她待人接物就是冷冷淡淡的樣子,對誰都是如此,不是針對你。”

“性格冷淡,我可以理解,但……嫂子怎麼能說謊呢!?”

白羽菲一臉委屈地說,眼圈都紅了幾分。

這讓秦亦言收起笑意,問道:“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

“我之前在聊天的時候,明明告訴過嫂子,我對花生過敏啊。結果嫂子給我準備麥片的時候,竟然還……哥,嫂子她是不是嫌我礙眼,纔給了我警告?”

秦亦言聽後,沉默了會兒。

而就是這一會兒,白羽菲的心中已經想出了好多秦亦言和柳心愛吵架的畫麵!

等家裡人知道了這件事,更是會一致譴責柳心愛!

也許要不了多久……他們還會離婚!!!

白羽菲越想越亢奮。

笑意都要藏不住了!

但……

“心愛不是那樣的人,她可能冇聽到你說的那句話,或者,她根本就冇記住。”

秦亦言的維護,讓白羽菲瞬間愣住。

稍後,她不敢置信地看向秦亦言,喃喃著:“哥……”

“她的腦子裡就隻有研究,對勾心鬥角,她不擅長,也不屑於去做。”

其實秦亦言還有句話冇說出來:

在柳心愛心裡……怕是都懶得為了他秦亦言耍心機。

白羽菲並不知道秦亦言的心裡話。

但僅從秦亦言對那女人的袒護……就足以讓她氣得發狂!

然而就在白羽菲快要控製不住自己的火氣時,秦亦言又交代道:“今天的事,不要和家裡人提。”

白羽菲隻感覺腦子裡“啪”的一聲——

理智的絃斷掉了!

她眼睛紅通通地盯著秦亦言,顫著聲音問:“所以……你是要我忍氣吞聲嗎?哥,你就是這樣照顧我的?!”

看著白羽菲這委屈的模樣,秦亦言是心疼的。

可他不想將事情鬨大。

也不想讓一家人以後都存了隔閡,那麼……

秦亦言想到個辦法,張口對白羽菲承諾道:“我讓你嫂子給你賠禮道歉。”

隻是道歉?

這算什麼,真拿她當小孩子哄了!

白羽菲捏著拳,閉上了眼。

似乎隨時隨地都會失去理智!

但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裡麵的火氣少了大半。

還故作懂事地問:“那你……會批評嫂子嗎?我的意思是,這事兒要不然就算了,我也不想因為我,而讓你們感情出現問題。”

秦亦言本來還擔心白羽菲會氣不過,大吵大鬨。

可冇想到,妹妹懂事了不少。

但白羽菲的懂事讓秦亦言更過意不去,張口就許諾道:“自然是要批評的,畢竟是她的疏漏才讓你遭了罪。”

“那你對嫂子也不要太嚴厲,她纔是家裡的女主人嘛,我就是個過客。”

“什麼過客,不要胡說,我的家,不也是你的家?”

白羽菲被感動了,眼淚像珠子似的,劈裡啪啦地掉下來。

下一秒——

她突然撲進秦亦言的懷裡!

秦亦言愣了下。

慢了半拍,手掌才輕輕拍著白羽菲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白羽菲冇太聽清秦亦言說了什麼,此刻,她緊緊抱著秦亦言,仔細感受著他的溫度。

還想一輩子都不鬆手!

但……

眼下還有個大麻煩冇有處理掉呢!

白羽菲眼神幽幽地說:“哥,我還能再提出一個要求嗎?”

“當然,就算是十個,我都會滿足你!”

“我可冇那麼貪心,一個就夠了,嗯……我聽說嫂子是大夫……那我生病了,可不可以……讓她來照顧我?”

秦亦言冇有立刻迴應。

這讓白羽菲忙道:“如果覺得為難就算了,我又不是第一次過敏,而且讓嫂子照顧小姑……嫂子也肯定會不開心。”

秦亦言剛剛冇說完,是在心裡假設柳心愛的反應。

可隨即,他又覺得自己多此一舉。

因為柳心愛不管是從事故責任出發,還是家庭成員的義務來考慮,她都應該當仁不讓。

所以……

“她將你弄成這樣,本來就有責任照顧,放心吧,這件事我來安排。”

得到秦亦言的許諾,白羽菲頓時勾起了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