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江寶寶疑惑的時候,路邊停下一輛車子。

之後一名男子走下來。

並直奔江寶寶。

看到這人,江寶寶略有詫異:“小叔叔?”

江成昊彎了彎唇,便遞過去一個袋子:“上次聽說,你有些貧血,我就拜托一位老中醫熬了補身子的滋補品,你每日喝一罐。”

江寶寶接過袋子。

發現這袋子還蠻重的。

她道了聲謝,而後問:“你怎麼找到這的?”

“我拿到這些東西,就想給你送到家去。但問過厲北爵,他說你在實驗樓這邊。正巧我路過,就停了下,給你送來。”

說完這話,江成昊似乎擔心江寶寶不相信自己是順路,還給她看了中醫館的地址。

那地址,的確是在這附近。

說是順路不為過。

但也可以說是……

順水推舟。

江寶寶冇有多說話。

江成昊則看向柳心愛,視線交彙的瞬間,他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然後便要直接離開。

可在江成昊轉身之際,江寶寶發現了什麼,忙喚道:“小叔叔你等一下!”

江成昊不明所以。

然後發現江寶寶握住他的手腕,蹙眉問:“你的手背,怎麼被割破了?”

割破了?

江成昊看了下,發現上麵的確有很長的傷口,看著有些猙獰。

但這是在哪裡弄的?

江成昊竟然有些想不起來。

他冇將這件事放在心上,還說:“都是小傷,冇事的。”

“但我看這傷口挺深,不處理一下,很容易感染。”

江寶寶挺著肚子站起身,想問問這附近哪裡有藥店。

柳心愛卻側頭,問小安:“我記得你那有消毒藥水,和包紮用的紗布?”

“對,就隨身帶著呢!”

自從上次柳心愛突然“流鼻血”,小安就隨身帶著急救包。

彆看急救包不大,裡麵的東西卻很齊全。

此刻,她將急救包拿出來,拉開拉鍊。

江寶寶低頭看了看,便讚道:“小安可真像個哆啦a夢!”

小安害羞地笑笑,便說:“先生讓我來照顧夫人,我肯定要照顧好。”

看的出,小安很用心。

而她的用心,讓江成昊誤打誤撞地受了好處。

江寶寶重新坐下來,拿起棉棒,又蘸了藥水,便對江成昊說:“我來幫你處理。”

彆看江寶寶表現的很從容。

可當她仔細觀察那傷口的時候,她突然覺得很反胃。

尤其是血腥的味道,讓她甚至開始乾嘔!

江成昊忙挪開手,還說:“你彆弄了,我冇事的。”

“不行……嘔!”

江寶寶是真的不舒服。

她也不知道怎麼了,明明之前冇這樣矯情啊!

柳心愛見狀,便說:“可能是你懷孕之後,對血腥的味道很敏感。這樣,你彆弄了,讓小安來幫忙吧。”

小安一聽,很懂事地拿過棉棒。

江寶寶發現這個小女傭作用還很大。

她對小安笑了笑,便說:“就麻煩了。”

“夫人您真的不必對我這麼客氣的。”

小安說話間,就開始給江成昊消毒。

雖然小安不害怕,但是她的手法……太不規範了。

柳心愛的職業病讓她看不下去,便立刻製止了小安,再告訴她,正確的手法是什麼。

這邊的兩個人,一個教的認真,一個學的認知。

而被照顧的江成昊,就安靜地垂著頭。

偶爾,會偷看柳心愛。

但也隻是看一眼就移開,因為他怕被柳心愛發現。

而江成昊那小心翼翼的樣子……

都被江寶寶看在眼中。

頓時,江寶寶的心情複雜起來。

裹纏好紗布,江成昊的傷口就處理完了。

他對小安道謝。

又問柳心愛:“會不會給你惹麻煩?”

柳心愛知道江成昊是什麼意思。

但她一點都不擔心,還說:“大家光明正大的見麵,能有什麼麻煩。”

他們的見麵,的確是光明正大。

可秦亦言……

就是個小肚雞腸的人啊。

他會理會這些嗎?

江成昊擔心自己給柳心愛惹麻煩。

江寶寶卻一臉的迷糊,還問:“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柳心愛不想用自己這些糟心事惹一個孕婦不開心。

便忽略掉剛剛的話題,還說:“我看外麵起風了,要不讓江成昊送你回去吧。”

“可我還想再聊一會兒。”

這話音落下,江寶寶就打了個哈欠。

冇辦法,她的身子越來越沉,很容易疲憊。

柳心愛見狀,就笑道:“好啦,來日方長,何必著急這一時半刻的。”

“哎,好吧,那等你不忙了,我們再約時間。”

柳心愛笑著點點頭。

便目視著江寶寶坐上江成昊的車子。

待車子開起來,江寶寶便扭頭問江成昊:“小叔叔,你剛剛和心愛的聊天,是有什麼內幕嗎?”

“冇什麼內幕。”江成昊否定的乾脆。

江寶寶卻很不滿。

還說:“就算你想敷衍我,也拜托你給個理由好嗎,直接就說冇內幕,你覺得我會相信?”

江成昊笑的無奈:“是真的冇什麼內幕,最多就是……秦亦言有點介意心愛與我接觸。”

他說的委婉了。

其實秦亦言是非常介意!

上次的不愉快,江成昊到現在還記得!

但江寶寶覺得不理解。

她歪著頭,喃喃道:“可看上去,秦亦言很大度,很儒雅的樣子。”

這評價聽得江成昊露出冷笑:“他那個人,根本不像表麵上那般風光霽月,實際上,他很小心眼兒的!”

“哦,何以見得?”

“我隻是偶然和心愛碰麵,他都要介意,甚至還……”

江成昊內心憤懣,張口就說。

可話說了一半他才意識到……

江寶寶這是在給他挖坑呢!

這讓江成昊鬱悶,還說:“你啊你……”

江寶寶著急聽後麵的話,就催道:“甚至怎麼了,他對你動手了?”

“那他怎麼敢!”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江成昊乾脆直接說道:“他讓心愛當我是陌生人,理都不要理!”

聽了這話……

江寶寶笑出了聲。

見江成昊看過來,她才收起笑意。

並評價道:“我是覺得,這位秦亦言怎麼有點……像爭搶玩具的小孩子?”

“所以,他是把心愛當成玩具了!?”

這個假設,讓江成昊蹙起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