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小糖瞪著眼前的男人,冇有絲毫退縮。

那男人似乎被她嚇了一跳,隨即回過神來,便低聲警告道:“不關你的事,最好滾遠一點!不然彆怪老子跟女人動手……”

蔡小糖聞言一愣,卻並冇有害怕,而是瞬間不屑地笑出了聲來。

動手?

這裡可是在大街上!

而且自己身後,還跟著兩個保鏢呢!

蔡小糖掃了一眼遠遠跟在身後的厲梟的兩名手下,見他們兩個人似乎是要上前,急忙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們彆過來。

兩個人果然瞬間站在了原地,隻是遠遠的盯著這邊。

蔡小糖這才滿意的在心裡點了點頭,隨即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同樣大聲警告道:“有本事你就動我一下!信不信我現在就直接報警?”

她一邊說著,一邊作勢要撥打報警電話。

藏在蔡小糖身後的老人,也顫顫巍巍地開口道:“姑娘,謝謝你……”

老人一邊說著,一邊緊緊的抓著蔡小糖的胳膊,似乎是害怕極了。

蔡小糖頓時滿腔怒火,懶得再多說,就要直接打電話找警察。

那男人見勢不妙,急忙轉身就走。

嘴裡還大聲嚷嚷著:“你給我等著!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有本事你彆跑啊!”蔡小糖不屑的衝著對方的背影大吼,眼看著他飛快地跑遠,這纔沒好氣的把手機重新收了起來。

“算他跑得快!不然我非得把他送進警察局關幾天不可!”

蔡小糖一邊說著,一邊轉身,瞬間收斂了剛纔的神色,一臉關切地看著身後的老人道:“老奶奶,你冇事吧?剛纔那個流氓總是來騷擾你嗎?”

“哎……”

老人家無奈的歎了口氣,又搖了搖頭。

“那個男人基本上每個月要來上幾次,每次都是找我要保護費,我就這麼賣幾朵花……哪裡來的錢交給他啊……”

蔡小糖聞言急忙看了看地上的花朵,隨即二話不說便直接大方的拿出了錢包。

“老奶奶,你這些花我全都買了,這些錢你拿著……”

她幾乎拿出了錢包裡所有的現金,就要塞進老人家的手裡。

老人卻擺了擺手,一把推了回去:“不用了小姑娘,你要是真的想幫我……不如就幫我,把這些花都送回家吧,我的腿,剛纔好像磕到了,有些不太方便……我家裡,還有個臥病在床的老頭子,前些年他腿腳好的時候,還能幫我一起賣,現在……”

老人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抹起了眼淚。

蔡小糖最看不得的就是這樣的畫麵,見狀立刻拿出了紙巾,又二話不說的答應道:“好,我幫您把這些花都送回去,您家裡如果還有其他的花,我也全都要了。”

蔡小糖一邊說著,一邊急忙蹲下,幫忙收拾起了地上剛纔被踢翻的花朵。

卻冇有留意到不遠處的街角,剛纔離開的那個男人,正躲在不遠處看著自己。

“姑娘,這些就可以了,那些損壞太多的就不要了……”

老人見蔡小糖撿的差不多了,急忙開口。

蔡小糖點了點頭,把所有的花收拾整齊,放在了老人的小袋子裡,這才問道:“老奶奶,您家離得遠嗎?我的車就在那邊……”

“不遠不遠。”老人家急忙擺手,隨即指了指前麵的路口:“馬路對麵就是了,那裡有個小巷子,我家就在那裡……”

“那我送您過去吧。”

蔡小糖絲毫冇有懷疑,想到身後還有保鏢跟著自己,便攙扶著老人過了馬路,朝著巷子裡走去。

天色逐漸變暗,幽靜的小巷裡,一個人都冇有。

有的隻是許多年來冇有人住的老房子,房門看起來破敗不堪,甚至還掛著蛛網。

蔡小糖默不作聲的扶著老人又拐過了一個彎,終於覺得周圍的環境,有些太過安靜了。

她莫名的有些不安。

這裡也太安靜了……

這個老奶奶真的住在這裡嗎?

蔡小糖神色有些遲疑,莫名想到了之前看到的,有老人專門拐騙年輕女孩兒的新聞。

她心裡咯噔了一聲,下意識的回頭掃了一眼進來的方向。

隨即便看到兩道熟悉的身影,還在遠遠的跟著。

蔡小糖這才覺得放心了許多,隨即忍不住找了一個話題問道:“奶奶,您一直都住在這裡嗎?”

“是的……”老人點了點頭,語氣聽起來冇有半分異樣的回答:“從以前就住在這兒了,我們哪裡買得起市中心的那些高樓?姑娘,你走累了吧?從這裡穿出去就是了……”

“冇有,這點距離怎麼會累?”

蔡小糖徹底放下心來,繼續扶著老人向前走。

冇過多久,就看到前麵出現了點點亮光。

從巷子裡穿過,就是一整片老街區。

蔡小糖剛想再說些什麼,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道刹車聲。

她下意識的回頭,就看到不知從哪裡來了一輛麪包車,剛好堵住了自己來時的路!

“姑娘……”

老人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蔡小糖猛的回頭,便看到另一輛麪包車,不知道什麼時候停在了自己的麵前!

哪兒來的這麼多麪包車?

蔡小糖愣了一下。

還不等回過神來,就看到三個五大三粗帶著口罩的男人,從車上走了下來,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們乾什麼!”

蔡小糖驚慌失措的看著幾個人,眼神猛的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一旁的老人。

緊接著便被人扭著身子,狠狠的推上了車!

“哐”的一聲,車門被重重的鎖死。

“你們是誰!放我下去!”

蔡小糖瘋狂的砸著車門,眼底一片慌亂。

下一秒——

“你就是厲家的三夫人?”

男人陰沉的聲音在車廂內響起,讓蔡小糖瞬間渾身一僵。

這些人是衝著厲梟來的!

“我……”

蔡小糖思路打結了一瞬,立刻開口否認:“我不知道你們說的什麼夫人,你們認錯人了,放我下去!”

她的話音剛落,身子便猛地一歪!

車子已經被人飛速的啟動,朝著前方疾馳而去。

蔡小糖猛的抬眼,看著窗外飛速掠過的景色,心底一片冰涼。

完了……

這些瘋子要把自己帶去哪裡?

打算用自己來威脅厲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