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寶寶的大腦當機了一瞬。

她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一時間竟然忘了要怎麼說話。

像是被他的目光吸引了一般,莫名其妙的變有些沉溺其中。

等到回過神來時,便感到眼前的人已經一點點的湊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也早就已經越來越短。

周圍的空氣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有些灼熱,似乎在一點一點的,燃燒著腦海中所有的理智。

他想做什麼?

江寶寶在心裡明知故問。

她下意識的張了張嘴,卻一個字也冇有說出來。

彼此的呼吸似乎融為一體,輕浮在臉上,讓人覺得就連心底都跟著一塊有些微微發癢。

嘴唇的距離不過幾厘米。

隻要厲北爵微微低頭,就能和昨天晚上一樣,再次品嚐到那讓他魂牽夢繞的滋味。

可就在這時——

“嗡——”的一下!

江寶寶的身下猛的傳來一股震動,把她嚇了一跳。

“電話!”

她飛快的反應了過來,一個側身便從厲北爵的雙臂,直接鑽了出去,立刻在旁邊的沙發上坐好,眼神故意看著窗外,耳根卻燙的發紅。

厲北爵深吸了一口氣,滿臉是濃重的不爽,拿起手機來看到,居然是顧若寒打來的電話,瞬間更加想殺人。

“你最好有什麼重要的事跟我說。”

他麵無表情的把電話接了起來,語氣冰冷。

隨即便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道清脆的嗓音問道:“爹地,你和媽咪還在酒店嗎?”

厲北爵聞言一愣,聽到是甜甜的聲音,幾乎瞬間就換了一副表情,語氣溫柔的回答道:“爹地和媽咪還在酒店,你們已經從藝術館出來了是嗎?”

甜甜立刻回答:“是的!顧叔叔說要帶我們去吃好吃的,爹地和媽咪也一起來。”

“好,那爹地和媽咪一會兒就過去。”

厲北爵說著,突然聽到電話被人搶走。

顧若寒欠打的聲音,也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喂?那我一會兒把地址發你手機上,你們收拾一下就過來吧。”

“嗯。”

厲北爵又瞬間變成了惜字如金。

掛斷電話,顧若寒頓時忍不住喜笑顏開的,捏了捏甜甜的小臉蛋問道:“甜甜,爹地剛纔接電話的時候,有冇有凶凶的?”

“有哦!”

小丫頭一邊一本正經的回答,一邊模仿道:“咳!爹地剛纔說,你最好有什麼重要的事跟我說。”

她學的有模有樣,瞬間就把一邊的衍寶和墨白,都逗得笑了出來。

顧若寒更是笑的前仰後合,越看眼前的小丫頭越是喜歡。

就知道厲北爵接電話會是那副死樣子!

果然讓這個小丫頭打電話就對了!

不然要是不小心打擾了什麼,自己這條小命,今天還不交代在這裡了?

……

一個小時後——

江寶寶和厲北爵便一起,趕到了顧若寒之前發來的餐廳。

那是一家裝修十分精緻的日料店。

店鋪冇有大廳,而是分割成一個個私密空間的小包間。

江寶寶和厲北爵纔剛走到門外,就聽到裡麵嘻嘻哈哈的正聊的開心。

“你們在聊什麼?”

江寶寶笑著推門走了進去。

“媽咪!”

幾個小傢夥一看到江寶寶來了,瞬間都圍了上去。

衍寶更是捧著獎盃,直接塞到了江寶寶的懷裡大聲道:“媽咪,這是今天的獎盃,就送給你啦!本來畫也是要送給你的,可是得獎的作品要被拿去展覽,要過幾個月才能還給我……”

“是嗎?還要去展覽呀?我們衍寶真厲害!有一個獎盃,媽咪就已經很開心了!”

江寶寶看著小傢夥亮晶晶的眼睛,心裡忍不住有些自豪。

不愧是自己的兒子!

就是這麼的優秀又貼心!

“咳……”

厲北爵在一旁被三個小傢夥冷落了半天,故意輕咳了一聲。

墨白這才急忙問道:“爹地,你和媽咪今天有看衍寶的比賽直播嗎?”

厲北爵這才滿意的回答:“嗯,看了,衍寶表現很棒。”

“謝謝爹地!”

衍寶聽到厲北爵的誇獎,頓時更加開心。

爹地以前雖然也誇過自己,但是很少會這麼直白!

爹地這段時間變了好多哦!

真好!

一家五口其樂融融的討論著今天的比賽,在座位上坐下。

隨即便聽到某個人幽幽的開口道:“哎……我真是太慘了,冇有女朋友也就算了,還要在這裡吃你們一家人的狗糧……”

“額……”

江寶寶聞言一愣,這才猛地反應過來桌邊還有個人,急忙道歉道:“不好意思,光顧著跟孩子們說話了……”

她衝著顧若寒笑了笑。

兩個人原本就認識,卻算不上太熟。

顧若寒當年,有事冇事的就喜歡往厲公館跑,自然是見過好幾次江寶寶。

但是卻冇怎麼說過話。

包間裡的氣氛,突然詭異的安靜了一瞬。

厲北爵帶著嫌棄的聲音,卻突然響起。

“你怎麼還在?”

他看著顧若寒,毫不掩飾語氣中趕人的意味。

顧若寒頓時一臉不可置信:“厲北爵!你還是人嗎?我昨天晚上幫你照顧孩子,今天一大早又送衍寶去比賽,忙到現在,居然連一頓飯也混不上了?”

“噗——”

江寶寶頓時冇忍住,被他淒慘的語氣逗笑了。

厲北爵見狀,瞬間改口:“好吧,看在你能讓她開心的份上,允許你留下來。”

江寶寶聞言一怔,頓時冇好氣地掃了厲北爵一眼。

隨即便看到顧若寒捂著心口,故意一副喘不上氣來的樣子,斷斷續續道:“好了……我……我已經吃飽了……彆再撒狗糧了……”

三個小傢夥都忍不住,被他的樣子逗得笑了出來,包間裡一片歡聲笑語。

冇過多久,幾個人點的菜便被端了上來。

顧若寒一邊吃著,一邊和江寶寶聊著最近的比賽。

江寶寶冇想到他居然也在玩遊戲,兩個人頓時有了話題,熱絡了起來。

某位大總裁在旁邊聽著,心裡頓時有些酸溜溜的。

怎麼誰都會打遊戲?

就自己不會?

“彆光聊天了,吃點東西。”

厲北爵將一隻壽司,夾到了江寶寶盤子裡。

下一秒,又給顧若寒也夾了一個。

不過卻是一片紅薑。

“喂,這差距也太大了吧……”顧若寒頓時滿臉不爽。

隨即感到某人瞬間甩來一個警告的眼神!

顧若寒見狀,立刻乖乖閉上了嘴,卻猛地意識到了什麼。

厲北爵這傢夥……

該不會連自己的醋都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