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似乎有些過於安靜了。

蔡小糖站在原地,覺得每一秒都好像過得有些漫長。

怎麼弄個頭髮也這麼半天?

她小聲的在心裡嘟囔著,終於忍不住問道:“好了冇啊?”

“快了。”

厲梟聲音突然貼著耳根響起,伴隨著說話時帶起的溫熱氣息,讓蔡小糖半邊身子都忍不住跟著一麻!

靠!

這傢夥什麼時候靠這麼近的?

她下意識的想要往前挪一步。

可纔剛一動,頭皮卻又被狠狠地扯了一下!

“嘶……好痛……”

她痛呼一聲,身子猛地一僵。

“彆亂動。”

厲梟的聲音再次響起,嗓音聽起來比剛纔還要低沉。

蔡小糖這下全身都麻了,立刻乖乖的不敢再繼續亂動。

厲梟眼底閃過一絲笑意,瞥到某個人越來越紅的耳垂,突然忍不住又起了些逗弄的心思。

“耳朵怎麼紅了?”

厲梟低聲問著,惡作劇一般的故意將所有的氣息都落在她的耳邊。

惡劣的不得了。

卻又控製不住想要這麼做。

他喜歡看她為了他臉紅心跳的樣子。

蔡小糖渾身更加緊繃,急忙給自己找補道:“誰讓你離這麼近的,我……我對你過敏!”

她找了一個不能再蹩腳的藉口,說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什麼叫過敏?

她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過敏啊……”

厲梟故意拉長了嗓音,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道:“那你還怎麼占我的便宜?”

“我……”

蔡小糖聽出了他語氣裡明顯的調侃意味,終於忍不住猛地轉頭替自己辯解:“我之前隻是開……”

她一句話還冇說完,頭皮便猛的一痛,又猛的一鬆!

那一小撮頭髮似乎被她過大的動作直接扯斷了。

頭皮陣陣發麻。

蔡小糖卻僵在了原地,看著某個人近在咫尺的眼睛。

空氣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得有些曖昧。

厲梟隻要微微低頭,就能碰到她近在咫尺的雙唇。

蔡小糖眨了眨眼睛,心跳在一瞬間飆升到頂點。

這……這什麼情況?

怎麼又突然變成這種曖昧不清的狀態了?

她猛的回神,下意識的想要後撤。

卻突然被人一把攔住了腰!

厲梟深邃的雙眸中似乎壓抑著什麼,眼看就要爆發。

不能表達心意的時間,似乎比想象中還要難熬……

他想告訴她。

她想怎麼占便宜都可以,他非常願意,讓她占自己一輩子便宜。

某種情緒在喧囂著想要洶湧而出。

理智也逐漸被情緒侵占。

半晌——

“蔡小糖。”

厲梟突然極其認真的喊著蔡小糖的名字。

“啊?”

蔡小糖呆呆的應了一聲,心底陡然升起一絲奇妙的預感。

她感覺到,某個人好像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說。

厲梟眼神一寸寸下移,落在她的雙唇間,又轉了一圈,對上她的眼睛,緩緩開口道:“如果我說……我喜……”

他嗓音壓得極低,神色明明很認真,眉峰卻一點點皺緊。

就在這時——

“小糖,你……”

江寶寶的聲音突然在厲梟身後響起,隻說了三個字,就冇了聲響。

蔡小糖猛得被驚醒,急忙二話不說的推開了厲梟,後退了一大步。

厲梟:“……”

聲音像是被突然抽離了。

三個人麵麵相覷,誰也冇有說話。

半晌——

江寶寶最先回過了神來,急忙說道:“抱歉,我……我先下樓了……”

她說著就要離開。

可纔剛一轉身,便被人從身後猛地拉住了手腕,一把拽進了房間!

“寶寶我有話跟你說,厲梟你可以走了!”

蔡小糖動作極快,一手拉著江寶寶,一手已經把厲梟推了出去,然後痛快的關上了房門!

“砰”的一聲!

房間內外被隔絕成了兩個世界。

厲梟險些被門夾到了手,看著麵前緊緊關著的房門,忍不住好笑的搖了搖頭,這才轉身離開,心底卻一片混亂。

他的表白,被打斷了……

……

房間裡——

蔡小糖也正有些尷尬的看著江寶寶。

江寶寶倒是已經恢複了過來,雙手環胸靠在桌邊,滿臉“審視”的盯著蔡小糖。

“蔡小糖小姐,你是自己交代呢,還是我來問你?”

江寶寶手指敲打著桌麵,想到剛纔看到的那一幕,表情忍不住變得有些八卦。

總算被自己逮到一次了!

以前都是小糖這個傢夥八卦自己!

蔡小糖臉上的紅意還冇有散去,聞言立刻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剛纔是被揹帶的釦子掛住頭髮了,想讓厲梟幫我解開……”

“哦……掛到頭髮了……”

江寶寶“恍然大悟”的點頭,隨即話鋒一轉道:“你要是不說,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剛纔是打算親……”

“江寶寶!!!”

蔡小糖急忙打斷她,語速飛快道:“我們兩個怎麼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已經拒絕過我了,但是……誰讓某個人就是個大渣男!冇事就喜歡撩我!”

蔡小糖說著,忍不住又想到了剛纔的畫麵,心裡亂七八糟的。

江寶寶卻有些意外,突然抓到了某個重點,急忙追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厲梟經常像剛纔那樣……撩你?”

“對啊……你也不看他長得就一副衣冠禽獸老流氓的樣子,肯定在外麵經常做這種事……”

蔡小糖乾脆的承認,冇好氣的吐槽了一句。

江寶寶卻冇有說話,略一沉思,心裡原本就認定的想法更加強烈。

不對吧……

雖然自己不經常看到厲梟和小糖相處。

可剛纔那種氣氛……

厲梟怎麼看也不像是完全不喜歡小糖啊!

除非他真的是個渣男?

可就算是想玩一玩,看在自己和厲北爵的麵子上,他也不會傻到挑選小糖來做“玩一玩”的對象吧?

“小糖,我真的覺得他好像喜歡你……”

江寶寶忍不住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怎麼可能……”

蔡小糖想也不想的就要反駁,話說一半,卻突然想到了某個人剛纔冇說完的話。

蔡小糖眨了眨眼睛,想到某人這幾天來不正常的情緒和異常頻繁的“撩人”行為,突然有些被江寶寶說動心了。

厲梟最近確實奇奇怪怪的……

如果剛纔寶寶冇有突然找來的話,他冇說完的話……是什麼?

我喜……

我喜歡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