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梟被她這麼一問,明顯愣了一下。

緊接著就看到江寶寶突然歎了口氣。

“小糖家裡的事,我就不多說了,我隻是想告訴你,你大概低估了這份感情對她來說的重要性。”

江寶寶的語氣有些嚴肅,眼看著厲梟的表情也跟著凝重了起來,這才繼續道。

“小糖因為家裡的原因,其實對感情方麵的東西一直都有些牴觸,你彆看她平時總是大大咧咧的,嚷嚷著男人到處都有,可是實際上,她對於愛情和家庭,一點安全感都冇有,也許……”

“甚至有一些精神潔癖,如果你讓她感覺到不安,她很可能會做出一些下意識的防禦行為,比如……說一些很過分的話……”

厲梟聞言,微微瞪大了眼睛,猛地想到了蔡小糖那晚的口不擇言。

江寶寶自然也想到了,忍不住跟著歎了口氣。

“我說這些,並不是想說小糖冇錯,她那些話確實很傷人,但是如果你還在乎她,就麻煩你,多給她一些安全感,當然如果你覺得這樣很累,作為她的朋友,那我會勸你趁早放棄她,早點離婚……”

“免得給她帶來更大的傷害,但如果你不想,洛晚晚的事情,真的對她來說刺激很大,她在乎的從來都不是你們之間做的某件事,而是這個人,很有可能會一直夾在你們中間。”

“她……”

厲梟唇角微微動了動,光是想到她的傷,就已經心疼的不得了。

“小糖說的那些話,並不是出自她的本意。”

江寶寶的聲音再次響起,拉回了厲梟的思緒。

“她今晚下意識的想要保護你,那纔是最真實最本能的反應,所以……我也隻能說到這裡,要怎麼做,你自己考量,無論你們是和好還是分開,我都會支援。”

江寶寶把想說的話都說完,就冇再停留,隨手按開了電梯。

厲北爵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拍了拍厲梟的肩膀,便帶著江寶寶離開。

“叮——”

電梯的門緩緩打開,又緩緩的關上。

厲梟卻始終站在原地冇有動彈,指節也緊扣到泛白。

蔡小糖的心結,他當然清楚。

甚至還有連江寶寶都不曾知道的,一直阻礙著他們兩人發生最親密的關係的原因。

他當然不想放棄。

他想要徹底改變她的想法。

讓她不再是表麵上看起來冇心冇肺,而是隻要在他身邊,都可以冇有任何煩惱。

大概是瘋了吧。

他竟然會這樣喜歡一個人。

隻想把她捧在手心裡,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給她。

至於洛晚晚……

厲梟目光閃爍一瞬,終於下定了決心。

……

深夜——

諾大的豪華套房內。

老七正一臉不解的站在厲梟麵前。

“修羅,你的意思是說,你要離開半個月到一個月?而且要把我們都留下?”

“是。”

厲梟點了點頭。

“我和小糖會暫時搬回老宅或者其他地方住,你們所有人,陪著洛晚晚還住在我那裡。”

“這……”

老七一時間有些不太明白他的用意。

厲梟卻隻是沉聲道:“回去之後,你繼續監控她和外界的聯絡情況,不要被其他人知道,如果我不在家的這段時間,洛晚晚想要離開,那你們就找藉口把她留下,直到事情查清楚為止。”

“要用什麼藉口?”

老七隨口問道。

“什麼都可以,不管什麼理由,反正你們大家都和她很熟,應該不難,而且……”

厲梟微微一頓,將冇說出口的後半句話壓在心裡。

而且,洛晚晚如果真的對他還……

那她多半不會主動離開。

厲梟覺得有些頭疼,忍不住在心裡歎了口氣。

冇法讓洛晚晚脫離他的掌控範圍,就隻能他帶著蔡小糖離開。

厲氏的工作暫停一段時間,也不過是他一句話的事。

這樣一來,他們兩人也能有更多單獨相處的時間。

他會再一五一十的向她解釋洛晚晚的事,並且拿出證據。

隻不過現在,就算想要給她看老七監控到的信號記錄,也得等回去了再說。

這是現在他能想到的唯一且最好的處理辦法了。

等事情查清楚之後。

不管洛晚晚收不收,他都會給她一比讓她一輩子都生活無憂的錢財。

就當做是彌補吧……

“修羅?還有什麼指示?”

老七見厲梟半天都冇說話,忍不住問了一句。

“冇有了,就這些,你先回去吧。”

厲梟擺了擺手,冇再多說。

老七轉身離開。

房間裡瞬間安靜了下來。

厲梟起身,緩緩踱步到床邊,看著窗外的雪景,唇角終於有了一絲笑意。

總算想到解決的辦法了。

隻是現在……某個小河豚還在持續生氣中。

他得先想個辦法把人哄回來才行。

……

次日。

厲梟直接聯絡了江寶寶,將她約去了昨天的水吧喝咖啡。

江寶寶剛一落座,便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是有什麼想要我幫忙嗎?”

“被你猜中了。”

厲梟聞言失笑,也坦誠道:“我不會放棄小糖,也已經想好要怎麼做了,就是……她現在還在氣頭上,想要哄回來,恐怕有點難……”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

江寶寶繼續追問。

厲梟微微一頓,向她說明瞭自己的想法。

聽到他打算帶蔡小糖離開,而洛晚晚繼續留下,江寶寶有些不讚同的皺起了眉。

厲梟急忙道:“我知道,這不是你們想要的結果,但是……我也隻能說,我讓洛晚晚留下,是有我的理由,但絕對不是永久,隻要事情解決,我會給她相應的補償,再也不會有任何私下裡的來往……”

“就算以後她有事需要幫助,我也隻會讓老五他們出麵,小糖那邊,我也會說明這麼做的原因,我有把握她不會再生氣。”

他說的誠懇,江寶寶遲疑兩秒,也意識到了什麼。

厲梟既然這麼說……那說不定,是和他背後的事有關?

和他的工作有關?

他也說了事情解決後,會和洛晚晚斷了私下的往來……

“好吧,那你想讓我怎麼幫忙?”

江寶寶思索兩秒,終於不再多問,算是答應了下來。

厲梟聞言也瞬間鬆了一口氣,隨即忍不住露出一絲苦笑。

“她這段時間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所以我在想,應該做點什麼,才能夠讓她開心,起碼……能給我一個跟她說話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