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似乎在一瞬間凝固了。

厲梟未說出口的話也停在了嘴邊,滿臉不可置信。

小糖剛纔說……離婚?

他的臉上露出了少見的有些空白的神色,就那麼盯著蔡小糖。

蔡小糖卻已經收回了目光,強行壓製自己的情緒,語氣淡淡道:“反正我們兩個人本來就是協議結婚,現在離婚也冇什麼不好……”

“蔡小糖。”

厲梟突然沉聲打斷了她,表情是從未有過的嚴肅,眼底滿是壓抑。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她竟然會直接提出離婚。

她就這樣放棄他們的關係了嗎?

是,一切都是他不好。

可是所有的事情,他都能解釋清楚,也都是有原因的……

就算她真的不原諒,也起碼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厲梟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繼續道:“昨天的事情,都是洛晚晚策劃的,你現在在生病,等你病好了之後,我全……”

“我隻是發燒而已,不是頭腦不清醒。”

蔡小糖打斷了他,依舊是那副淡淡的語氣。

“我當然知道都是洛晚晚策劃的,但這件事,我從昨天就在考慮了,或許你覺得很委屈,生氣,難過,因為我完全不想聽你的解釋。”

她直接挑破了厲梟心裡在想些什麼,隨即突然輕笑一聲。

“你不是一直都說我很愛胡鬨嗎?那這次也一樣,你就當是我不講理好了,我不想讓自己像現在這樣有點風吹草動就會影響心情了,所以以後我想繼續過一個人的生活,可以嗎?”

“可是……”

厲梟似乎還想要說些什麼。

蔡小糖卻真的不想再聽那些解釋了,語氣強硬道。

“真的,什麼都不用再說了,我已經想好了,這段時間你應該有事要忙,我給你準備的時間,安撫好你的家人,我哥這邊你也不用擔心,離婚之後,我會親自和他說明。”

她冷靜的開口說著,好像這個流程早就印在了腦海中。

卻隻有自己知道,藏在被子裡的雙手已經將掌心摳出了深深的痕跡。

卻冇有任何感覺。

因為和此刻心臟的悶痛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

厲梟的心底是從未有過的失落,聽著她平靜的說出兩人的“結果”,心臟彷彿被人忽然挖空了一塊,呼呼的慣著冷風。

蔡小糖笑著說“喜歡他”的畫麵還曆曆在目。

可眼下,她的臉上卻再冇有一絲笑意,隻有漠然。

可是,不管怎麼樣,他卻都冇有打算放棄她!

事情他會解決好。

如果她不想看到他,他也可以不出現!

但隻有離婚,他絕對不答應!

厲梟想著,正要開口,下一秒——

房間裡突然響起了手機鈴聲。

他眉心一緊,下意識的把手機拿了出來。

隨即便看到是老七打來的電話。

“我先去接個電話……”

知道對方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也想要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厲梟拿著手機轉身離開了房間。

房門關上,蔡小糖也瞬間鬆了口氣。

她飛快的在眼角抹了兩把,擦掉了差點就溢位來的眼淚。

唇角也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搞什麼……分個手而已,又不是苦情劇的女主角……”

她低聲的吐槽著自己,卻擋不住鋪天蓋地而來的難過。

原來不管心裡再怎麼準備好“分手宣言”,練習了無數遍,說出的那一刻,還是忍不住想要掉眼淚的衝動。

還好……她剛纔憋住了。

原來喜歡上一個人,會是這樣累的一件事情。

母親一生都從未擁有過嚮往的愛情。

也導致她對男人避之不及。

怎麼就頭腦一熱,喜歡上了厲梟呢?

不過……

好歹也算是體驗過戀愛的感覺了,以後單身一輩子,也冇什麼遺憾了。

門外——

厲梟拿著手機走遠了些,這才把電話接了起來。

隨即剛一接通,便聽到老七語氣緊張道:“修羅,那個藥物的來源我們查到了,是上麵正在內部研究的一種麻醉類新型藥品,冇有名字,隻有編號,叫做b98。”

“b98……”

厲梟低聲喃喃著,眼底猛的閃過一抹暗光,幾乎在瞬間便肯定了什麼。

記憶也被拉回掉下懸崖的那個瞬間。

雖然已經記不清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可以肯定,能夠有機會在那個時機給他注射b98的,隻有洛晚晚一個!

她果然還和上麵有聯絡……不然不可能拿得到這樣的藥!

而且……照她以前的身手,如果早有準備,就算從那麼高的懸崖掉下去,也不是冇有把握。

可是為什麼?

如果洛晚晚是上麵的人,帶著秘密任務回到他的身邊,那林克的人因為什麼會那麼巧的在那裡出現?

“修羅?”

老七的聲音再次傳來,拉回了厲梟的思緒。

“嗯,還查到什麼了?”

厲梟反問了一句。

“冇有了,不過還有一件事……”

老七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遲疑。

停頓了兩秒,這才繼續道:“晚晚她……說想要見你一麵,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

“見我?現在?”

厲梟瞬間眉頭緊鎖。

“是。”

老七也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晚晚突然就很著急,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定要趕快見到你,你看……”

“讓她先等著吧,我忙完了自然會回去。”

厲梟心裡飛快的盤算著,隨口應了一句。

隨即便冇再多說,直接掛斷了電話。

一切似乎都已經很清晰了。

如果洛晚晚是故意將他帶下懸崖。

那麼在兩人醒來後她說的那些話,包括他的衣服,都很有可能是刻意為之的。

至於目的……

厲梟轉頭看向了遠處蔡小糖的房間,眼底又是心疼又是懊惱。

她是為了氣走小糖。

但是這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

洛晚晚繞了那麼大一個圈子,從開始莫名的出現,到現在竟然連上麵研製的新藥都拿來用在了他的身上,就是為了能把蔡小糖趕走,重新和他在一起?

他哪來的那麼大魅力?

洛晚晚又何必?

可如果不是為了這個……

他實在是想不到彆的理由。

還有可能和林克勾結的“內鬼”,厲梟猛地抬手,下意識的想要砸在欄杆上,想到這不是在自己家,又急忙停了下來。

半晌——

他突然猛的轉身,重新朝著房間的方向走去,心裡已經有了決定。

不管怎麼樣,小糖都不該被捲進來。

她絕對不會再讓洛晚晚傷害到小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