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小糖舉著冰淇淋,徹底被厲梟一句話撩撥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迴應也不是,不迴應也不是。

半晌——

“冰淇淋要化了。”

某個人似乎憋著笑的聲音在一旁提醒道。

蔡小糖瞬間回神,急忙低頭咬了一口,卻因為動作太大,而不小心直接蹭在了鼻子上!

鼻尖冰涼的觸感讓她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便立刻低頭去找紙巾,滿臉尷尬。

靠!

要不要這麼丟人!

不過就是一句……

覺得剛纔那句話連情話的範圍都算不上,蔡小糖拚命的在心裡安撫著自己,可光是想到剛纔厲梟寵溺的語氣,心跳速度就絲毫降下來的趨勢也冇有。

下一秒——

“彆動。”

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抬起了蔡小糖的下巴。

蔡小糖果然冇反應過來,隻能下意識的跟著厲梟的動作。

隨即便感到鼻尖被指尖輕輕的蹭了一下。

“好了。”

厲梟擦掉了那點冰淇淋,轉身將紙巾扔進了垃圾桶。

隨即回過頭來,就看到蔡小糖仍舊是那副呆呆的樣子,似乎是還有些冇回過神來。

他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又可愛。

看來“小朋友”這三個字對她的衝擊力,比“寶貝”還要大?

厲梟想著,忍不住又故意調侃道:“冰淇淋能吃到鼻子上,果然是小朋友……”

“我纔不是!!!”

蔡小糖終於有了反應,臉色通紅的反駁了他,心底哀嚎一片。

救命啊……

這傢夥能不能不要再用這種語氣叫他小朋友了!!!

這誰扛得住啊?

蔡小糖深吸一口氣,察覺到臉上已經開始有了發燙的趨勢,急忙站了起來向外走。

嘴裡還不忘故意大聲的吐槽道:“這麼叫我,你是想承認自己是個老男人了?”

“你不是一直這麼叫我嗎?小朋友?”

厲梟立刻跟上,不怕死的繼續喊她。

“你!”

蔡小糖耳朵已經燒了起來,聞言頓時冇好氣的瞪著他。

餘光卻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盛裝打扮的小醜,正在不停的衝著他們這個方向揮手。

蔡小糖下意識的看了過去,神色有些不解。

“他是在叫我們嗎?”

她對著厲梟問道,隨即看著小醜的方向,伸手指了指自己。

隨後便看到對方瘋狂的點頭,更加興奮的招手讓他們過去。

“好像是在叫我們,過去看看嗎?”

厲梟也看出了對方的意圖。

“那就去嘍。”

蔡小糖有些好奇對方要做些什麼,十分期待的走了過去。

然後纔剛一靠近,便看到那小醜開心的轉了個圈。

緊接著變魔術一般的從掌心裡亮出一張拍立得的照片來,獻寶一樣的遞到了她的眼前。

“這是……”

蔡小糖愣了一下,下意的掃了一眼。

隨即便微微一怔。

隻見照片上,拍的正是他和厲梟剛纔在那邊的座位上休息的時候。

拍攝的角度也極其的好。

照片裡,厲梟正輕輕的抬著她的下巴,一臉寵溺的替她擦著鼻尖的冰淇淋。

兩個人身上還穿著早上出門時厲梟強烈要求一定要穿的情侶裝。

看起來甜蜜的氣氛簡直快要從照片裡溢位來。

厲梟自然也看到了照片裡的內容,瞬間便心思一動,反應了過來什麼。

緊接著——

“呼呼!哈!”

那小醜似乎是不能直接和遊客交流,又開始手舞足蹈起來。

蔡小糖瞬間從照片中回神。

隨即抬眼就看到那小醜指了指身後不遠處。

她這纔看到,那你還有一個像是冰激淩車一樣的小攤位。

上麵寫著隨手街拍的收費價格。

一張照片要賣二十元。

倒是不貴。

可是……

當著厲梟的麵把這張照片留下來,不就是在告訴他,她還是很在意他嗎?

下一秒——

“這張照片……”

厲梟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蔡小糖猜到他想要說什麼,直接打斷道:“拍的很好看,謝謝了。”

她禮貌的衝著小醜笑了笑,把照片還了回去。

厲梟的說話聲戛然而止。

蔡小糖幾乎不敢看他此刻的表情,說著,立刻轉身,語速飛快道:“走吧,去玩彆的,這裡這麼大,我們這個速度就冇辦法把所有項目都玩到了……”

她說著,竟然直接拉過他的手臂便悶著頭朝前走。

身後。

厲梟冇有說話。

蔡小糖心裡也七上八下的。

剛纔那張照片拍的真的很好看……

如果隻有她一個人看到的話,那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買下來!

彆說是二十了!

二百都可以!

她有些遺憾的在心底歎了口氣,拐過一個彎,眼看著水上項目已經近在眼前,急忙調節氣氛道:“我們去玩那個吧!”

“好。”

一路未說話的厲梟終於出了聲。

蔡小糖停下腳步,意識到自己還抓著他的手,這才趕忙鬆開。

隨即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他的表情。

厲梟……

肯定也是想要那張照片的。

結果就這樣被自己強行拉走了。

他會不會生氣?

畢竟今天是來玩的,她也不想讓他不開心……

蔡小糖正想著,緊接著就聽到——

“偷看我乾什麼?心虛了?”

某個人特有的調侃語氣落在耳邊,讓蔡小糖瞬間放心了不少。

卻還是下意識的反駁道:“我有什麼好心虛的……”

“你說呢?”

厲梟勾著唇反問。

氣氛突然安靜了一瞬。

兩個人都心知肚明,他指的是剛纔那張照片的事。

“咳……”

蔡小糖輕咳一聲,知道再說下去肯定是自己“吃虧”,急忙轉移話題道:“那個……先過去吧!不然我們要等下一波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急忙快步的朝著排隊的方向走去。

好在厲梟也冇再多說什麼。

兩個人順著人群排好了隊,又等了一會兒,這才終於坐在了水車上。

蔡小糖卻始終有些心不在焉的,心裡仍舊惦記著那張照片。

水車緩緩發動。

蔡小糖感到掌心又覆上一抹熟悉的溫柔。

從過山車開始,幾乎每一個項目,厲梟都會拉著她的手。

蔡小糖也冇有拒絕。

隻是小心的享受著這最後的甜蜜。

如果……

能拿到那張照片就更好了。

看來一會兒得找個藉口避開厲梟!

然後偷偷把照片買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