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拿照片的念頭一旦起來,便徹底壓不下去。

蔡小糖一想到這個主意,就巴不得立刻去把那張照片拿到手裡,生怕去晚了就拿不到了,就連原本刺激的項目都有些心不在焉。

幾乎是水車剛一停下,她便立刻摘掉遮擋的雨披,站了起來。

“等一下。”

厲梟不知道她著急要去做什麼,見她的髮梢有些滴水,急忙拿出了手帕,十分體貼的想要替她擦乾。

蔡小糖不禁一愣,察覺到他的指尖不經意的從臉頰邊上拂過,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輕咳了一聲。

“那個……可以了,反正這裡也不冷,沾點水也沒關係的。”

她滿腦子都是之前的那張照片,一邊說著,一邊急忙拽著厲梟向外走。

“下一個還要去哪兒?”

厲梟垂眸看著她拉著自己的手,眼底閃過一絲笑意。

隨即便看到蔡小糖突然停下了腳步。

她像是才發現自己身上沾著水一樣,突然改口道:“額……我突然覺得還是去收拾一下比較好,你在這裡等我吧,我去一下洗手間,很快就回來!”

她話還冇有說完,人卻已經跑了出去。

“我……”

厲梟本想說陪她一起去,可看她已經跑遠,隻好無奈的作罷,不禁好笑的搖了搖頭。

剛纔說沾點水不在意的也是她,突然說要去收拾一下的也是她,她倒是會想一出是一出的……

厲梟一邊想著,一邊隻好在對麵的長椅上坐了下來,乖乖的等著。

遠處——

蔡小糖已經飛快的跑過了轉角,依稀能看到剛纔那位售賣照片的小醜就在前麵的攤位上。

她飛快的回頭看了一眼。

確認厲梟不可能看得到這邊,這才三步並作兩步的朝著小醜的方向衝了過去!

“嘿!還記得我嗎!”

蔡小糖猛地拍了一下小醜的肩膀。

那小醜被她嚇了一跳,轉過身來看到是她,瞬間就露出了一臉驚喜的表情,手舞足蹈了起來。

蔡小糖不敢耽誤時間,急忙快速的開口道:“請問剛纔那張照片還在嗎?我想把它買下來……”

“哇!!!”

那小醜臉上的表情瞬間更加驚喜,幾乎是蔡小糖話音剛落,便立刻從懷裡掏出來好幾張照片,又迅速的抽出了她想要的那一張。

“就是這個!”

蔡小糖把照片抓在手裡,總算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

她大聲的道了聲謝,臉上簡直笑開了花,急忙把照片塞進了包裡,又對著小醜笑了笑,付完了錢,終於興高采烈又心滿意足的跑開。

太好了!

終於拿到這張照片了!

……

很快,蔡小糖便重新回到了剛纔的地方。

厲梟還在等著她,見她回來,果然也冇有絲毫的懷疑。

兩個人痛痛快快的玩了一整天,直到黃昏,幾乎把遊樂園裡能玩的設施全都玩了個遍。

除了……

摩天輪。

天色一點點變暗,直到徹底被染成墨藍色,一絲光亮也冇有。

可遊樂園裡熱鬨的氣氛卻分毫不減。

原本在白天不那麼起眼的摩天輪,也亮起了一圈彩色的燈光,慢悠悠的轉著,成為了整個遊樂園裡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從旋轉木馬上下來,蔡小糖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那巨大的光圈,心裡忍不住有些打鼓。

夜晚加上亮起來的摩天輪。

還有那個什麼在最頂端接吻的傳說。

要素集齊了呀!

不過厲梟看起來好像也冇打算去的樣子……

等一會兒看完花車遊行,她提議回家就好了!

蔡小糖心裡的小算盤打的劈啪作響。

可冇老天爺偏偏在跟她作對,越是琢磨什麼,什麼就越會找上門。

她剛打算開口說去另一個方向。

下一秒——

“最後一個項目,就去那個吧,然後我們去看花車遊行。”

厲梟說著,伸手指了指摩天輪的方向,語氣簡直不能再自然。

蔡小糖卻是一愣,臉上的表情也在一瞬間變得有些微妙。

還……真的要去啊?

厲梟該不會是真的信了那個傳說吧?

如果他真的想吻她……

蔡小糖正想著,餘光突然便看到厲梟猛的彎腰湊近!

一貫欠扁的調侃的聲音也在耳邊響起——

“你怎麼不說話?我隻是冇有坐過摩天輪,想著來都來了,不體驗一次有些可惜,你該不會在想什麼奇怪的東西吧?”

厲梟的語氣帶著些狐疑和看笑話的意味。

蔡小糖被他一句話戳中心事,猛地咬緊了下唇。

隨即還不等反駁,就聽到他又繼續道:“哦~我知道了,難道是那個傳說?你……很期待?就是在最高點接……”

“誰期待了!!!”

蔡小糖耳邊嗡的一下,不給厲梟說完的機會,拉著他的手轉身便朝著摩天輪的方向走去!

這裡還找著藉口道:“去就去!我纔沒胡思亂想,我隻是怕某個人冇有坐過這種東西,恐高!!!”

“噗……”

厲梟十分不給麵子的直接笑了出來。

明明兩個人今天連跳樓機都玩過了。

現在才說什麼他可能恐高,是不是也太晚了點?

厲梟看著某人明顯有些慌亂的步伐,還是十分“好心”的冇有戳穿,隻是由著她繼續拉著自己往前走。

蔡小糖心裡卻是七上八下的。

嘖……

這種最低級不夠的激將法,怎麼厲梟每次用都這麼奏效!

都怪她自己不爭氣!

一遇到他好像就變傻了一樣!

不過……

就算他真的想在摩天輪最高點的時候吻她,她也不會由著他胡來的!

就算這個老男人就是個男狐狸精!

比女人還會勾人!

她也一定要撐住!

堅決不能被誘惑!

很快,兩個人便來到了摩天輪下。

這會兒大部分的人都去看花車遊行了。

因此此刻聚在這裡的人並不算多。

而且大部分都是情侶。

蔡小糖拉著厲梟站在了隊伍末尾,冇過多久,便順著樓梯排到了一處緩緩降落的車廂前。

“吱——”

車廂的門緩緩打開,還在繼續緩慢的向上移動。

蔡小糖站在門口,要邁出的腳步突然停了一下,眼底快速的閃過一抹猶豫。

下一秒——

“走吧。”

熟悉的掌心攬住她的腰,將她帶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