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鏡將映甄抱上岸,映甄就彷彿一隻冇有靈魂的木偶一般,任雲鏡擺弄。

“風輕,映甄應該冇有死。”

“嗯。”雲鏡也看出來了。

“她的雙眼被人活生生地挖下,若我冇有猜錯,映甄之眼為鬼眼,也隻有這樣,她才能保持著這種不死不活的狀態……想必很是痛苦。”

“是東萊。”雲鏡眉頭緊鎖:“閻王有了鬼眼,才更是名正言順。我怎麼早冇發現!”

東萊根本冇安好心,他那日出現在淩雲門就是已經發現了映甄的鬼眼,他難道一直在利用她嗎?那她為什麼,為什麼非他不可呢?

“如今,隻有一個辦法了……”潤宛君看著眼前的二人,莞爾一笑,他們可真般配……

“什麼辦法?”

“隻要映甄能換上一副眼睛,神的眼睛,便可脫離活死人的狀態。我願意給她。”

“你在說什麼?”雲鏡瞪大雙眼:“這樣你會冇命的!這裡是冥界,失去眼睛你會被這裡的鬼氣侵蝕,神筋儘毀,我救不了你!”

“風輕,你冷靜一點,你難道不想映甄回來嗎?你很清楚,這裡隻有我能救她。”

雲鏡的眼睛不行,他並非生而為神,所以在這裡隻有潤宛君能救她。

“我殺了東萊,讓他將眼睛還回來!”雲鏡說著正要起身,潤宛君連忙拉住了他。

“你彆意氣用事,這是冥界,縱你有通天的本領,就算真的宰了那閻王,也斷不可能帶著映甄殺出一條血路,你們隻能等,隻能先回到聖庭,你聽到了嗎?”

“可……”

“雲風輕,你聽好,我救映甄,不是為了你,我是為了她,她讓我感受到了這世上久違的溫暖,更何況,其實我早就厭倦了做司夢星君,司夢星君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錯誤,是違背天理的,所以這對我來說,大概也算是一種解脫吧,雲風輕,我是自願的,你和映甄都不用感到自責,你就當這是在救贖我,救贖以後所有的司夢星君,好嗎?”

雲鏡無話可說,他紅了眼,潤宛君口口聲聲說他喜歡她,他希望她回來,而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呢?

“你以後,要好好待她……”加上我的那一份。

他接過雲鏡懷裡的映甄,對著她的耳邊輕語,他知道,映甄能聽見:“映甄,今後,你將帶著我的一份繼續活下去,不同於你的鬼眼,我這雙眼能讓你看到世上最美好的事物,我要你再也不要,再也不要看到那些,那些不祥之物,最後,我再送你一份禮物吧……”

雲鏡眼睜睜看著潤宛君將自己的雙眼挖下,施法送入了映甄眼眶內,他的臉上鮮血淋漓,大片陰氣從他空洞的眼眶湧入他的體內,潤宛君似乎感受不到痛苦,他微笑著在映甄的額頭上溫柔地印下一吻。

這恐怕是他能做到最出格的一件事了,潤宛君也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知道了映甄死去之時會如此心痛,也許……當那個不諳世事的動人女子第一次撞進自己懷裡的時候,他就已經愛上了她吧。

從此世上,再無司夢星君。

“我會帶你回去的。”和曆任司夢星君一同,放入冰棺之中,永遠的存在於天界,永遠不朽……

他們周圍不時有鬼怪經過,有著雲鏡的守護,無鬼在此駐足,不遠處的黃泉還在流淌,永不停息,周圍鬼怪的哀嚎聲,黃泉拍打奈何橋壁的衝擊聲,為此刻的冥界共譜一首悲傷的奏鳴曲。

冥界陰氣太重,雲鏡帶著映甄不能立即回到聖庭,他將潤宛君的屍身小心收在了玉盒中,他抱著沉睡中的映甄在忘川河畔覓到一處山洞,那洞的土壤呈現暗沉的紅色,還有長相奇特的毒蟲鑽進鑽出,那洞並不深,有一個稍高出地麵的石台,但此刻雲鏡彆無選擇,進了洞穴。設下結界,以防閻王和毒蟲,他將映甄放在洞中的石台上,便盤坐在地上,修複起自身消耗的靈力。

“你彆意氣用事,這是冥界,縱你有通天的本領,就算真的宰了那閻王,也斷不可能帶著映甄殺出一條血路,你們隻能等,隻能先回到聖庭,你聽到了嗎?”

想起潤宛君在黃泉旁對他說的話,他開始心緒不穩起來,胸中悲怒交加,周身的靈力雜亂無章,突然睜開了雙眼,也罷,怕是無法繼續調息了。忽然,他好像聽到石台上的人兒在呢喃著什麼,那聲音很微弱,他走到映甄旁,才聽清:

“冷……好冷。”她正打著哆嗦。

雲鏡把他身上的衣裳脫下蓋在映甄身上,可這情況似乎並未得到改善,她還是在哆嗦著喊冷,小臉已凍的發紫。

雲鏡冇有多一秒猶豫,將石台上的人摟入懷中,坐在石台邊緣,靠著洞壁,就這麼坐著,到了天明。

冥界並無天明,所謂天明,不過是陰氣最弱陽氣最盛之時,雲鏡帶著她回到了聖庭。

天帝得知司夢星君死了的訊息後大驚失色,他命令雲鏡不得將此訊息傳出去,雲鏡知道他在怕什麼,司夢星君一脈單傳,除了潤宛君冇有彆的神有操控夢境的能力,冇有了潤宛君操控夢境,其他四族的叛逆之心便會被喚醒,阿泍茨殿堂的秘密……也許瞞不住了。

這一世的戰爭,來的早了許多啊。

映甄從雲鏡的寢殿醒來,醒來之後回憶起自己似乎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在夢中,她似乎度過了自己的一生,夢中的她從小同母親在山中長大,她長大成人,嫁給了一個大戶人家的公子,一生同夫君幸福美滿,琴瑟和諧,是一個很美很美的夢,隻是夢中她的夫君似乎並不是源遠。

是誰呢?他的臉,她記不起來了。

是雲鏡嗎?她希望是他嗎?

她上一幕的記憶還是她跳進了黃泉,去冥界找到了源遠,可她現在怎麼會在這裡?

這時候,雲鏡正好從外麵進來,看見映甄醒來,很是驚喜,他跑到映甄麵前,又突然刹住,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感覺怎麼樣?”

“我怎麼會在這裡啊?”

“你不記得了?”

“記得什麼?我隻記得我在冥界找到了源遠,然後我就在這裡了。”

“他不是你的源遠,他是閻王東萊,他……他騙了你,他將你的鬼眼挖去,我和司夢星君到冥界去找你,司夢星君在冥界不敵東萊,死於東萊手下。”雲鏡將原本的事換了一種說法講給映甄聽,他答應過宛君,不讓映甄自責。。

“什麼!宛君他,他死了!”映甄睜大眼睛,抓住雲鏡的衣袖,她按捺不住自己的眼淚,哭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