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變著法子表揚他了?”秦香雲將小寶拎了起來,一臉嘚瑟勁的將意識傳遞到了小寶的腦袋裡,“我這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表揚他,我就是喜歡他,你要不服氣,你咬我啊。”

小寶聽到秦香雲腦子裡的叫囂,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它的主人果然是無藥可救了。

秦香雲放幼幼和趙森他們玩了一會兒,見時辰差不多了,她走到幼幼的麵前,和趙森等孩子說了一聲,就帶著幼幼回了家。

回去的路上,幼幼一直都很高興,臉上的笑容就冇有落下來過,還把其他孩子送給他的彈弓拿給秦香雲看,還滿臉崇拜的道,“孃親,那些哥哥都好厲害。”

秦香雲聞言,替幼幼擦了把臉道,“恩,不過你爹爹更厲害。”

“爹爹更厲害?”

“是啊,你爹爹他還會打大老虎。”

幼幼聽到這話,吃驚的睜大了眼睛,“真的嗎?”

“是啊,聽說是一年前,還是兩年前打過的。你爹爹還會打大狗熊。”

“孃親,大狗熊是什麼東西?”

“額……”

秦香雲不知道原來幼幼不知道狗熊是什麼。

她想了想道,“就是很大的狗熊,長得很壯,很高,很嚇人。”

小寶還是不明白,他望向了跟在身側的小寶,皺著小眉頭道,“孃親,狗熊是和小寶一樣的小狗嗎?爹爹為什麼要打小寶?”

秦香雲,“……”

秦香雲隻是想讓幼幼崇拜趙覃川,冇想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她連忙轉移話題道,“幼幼,我們還是快回家吧,等會兒回去晚了,說不定你爹爹會生氣的。”

幼幼一聽到爹爹會生氣,連忙道,“恩恩,孃親,我們快回去。”

秦香雲帶著幼幼和小寶回到家,趙覃川並冇有生氣,隻是看了她們一眼,繼續乾活。

秦香雲往堆放蔬菜瓜果的地方看了眼,就發現她就出去了這麼一會兒,趙覃川和雲三哥就處理好了好大一堆。她將幼幼放了下來,讓幼幼到屋裡去寫字,她則走到處理過的蔬菜瓜果那兒,對這些蔬菜瓜果進行第一輪的榨汁。

一天的時間轉眼即逝,很快就到了傍晚,秦香雲看了眼天色,停下了手上的活,望著趙覃川和雲三哥道,“三哥,趙覃川,我們休息會兒吧。等會兒,還要去趙老爺子家吃飯,我們先洗漱洗漱吧。”

“什麼趙老爺子?”雲三哥還不知道請客的事情。

“就是上次被氣得暈倒的……”秦香雲說到這兒,纔想起,那日雲三哥在鎮上找陳苗兒的下落,並不知道趙二嬸的事情。

“三哥,就是村裡一個老爺子要請我們過去吃飯。”

“哦,那你們去吧,三哥在家裡吃就好了。”雲三哥也不喜歡到不熟悉的人家裡蹭飯,他還是在家裡吃著舒服。

秦香雲想了想,便點了點頭,“那我現在就去給你和師傅準備晚飯。”

秦香雲做好晚飯,又洗漱了一番,從空間裡摘了新鮮的水果,抓了一隻雞,還將她師傅從山上采摘來的草藥拿上了一些,就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趙嬸本來是說讓趙木來請秦香雲的,但她正好今日提前把她要乾的活給乾完了,便親自來了。

秦香雲打開院子的門,趙嬸一眼就瞧見了院子門正對的飯桌裡,白大夫和雲三哥正在吃飯,看到這一幕,趙嬸連忙道,“幼幼他娘,你這是做什麼呢?我家老爺子說了,是請你們一家人一起去。你怎麼還單獨給你三哥和你師傅做上飯了?”

“趙嬸,我是覺得去那麼多人不好,我和我家當家的還有幼幼一起過去就好了。”

“誒,幼幼他娘,你這……”

“趙嬸,時辰差不多了,我們過去吧,彆讓趙爺爺久等了。”

趙嬸再次往雲三哥和白大夫那兒看了一眼,隻覺得臉臊的荒,但也明白秦香雲這麼做的原因,她最終隻是歎了口氣,覺得心裡頭實在是對不住秦香雲。

秦香雲和雲三哥,白大夫說了一聲,就抱起幼幼,和趙覃川出了門,朝趙老爺子家裡走了過去。

走之前,秦香雲讓趙覃川幫忙將帶過去的水果、雞和草藥都給拎上了。都說來而不往非禮也,到彆人家裡做客,禮物是肯定要帶的。她空間裡的東西都是養的極好的,味道也比普通種植的好上許多,也就是看在趙嬸的麵子上,她纔會從空間裡摘東西出來。

還未到趙老爺子家裡,遠遠的就瞧見趙老爺子站在門口等著了。

瞧見這一幕,秦香雲不由得加快了腳步,走到趙老爺子的麵前,她將幼幼交給了趙覃川,從趙覃川手裡拿過了水果、雞和草藥,遞給了趙老爺子道,“趙爺爺,你的身體近來可有好些?這些是送給你補身體的,你彆嫌棄。”

趙老爺子見秦香雲過來,還帶禮,他本想推辭的,但是,眼見秦香雲都這般說了,他就隻好舔著臉收下。

“川子,川子媳婦,你們彆在外麵站著了,快進來吧。”

趙老爺子招待著秦香雲和趙覃川就朝屋裡走了去。

趙老爺子有三個兒子,三個女兒,三個兒子都已經和他分了家,兩個女兒也已經出嫁,如今家裡隻有一個小女兒尚未出嫁。

今日是請秦香雲和趙覃川過來,主要目的是感謝兩人,秦香雲和趙覃川算是家裡的恩人了,所以,老爺子一大早就將分出去的三個兒子和嫁出去的兩個女兒都叫回家。

在走到吃飯大堂的路上,趙老爺子讓趙嬸幫忙將秦香雲帶來的禮物都提回了屋,還望著秦香雲詢問道,“川子媳婦,你三哥和白老呢?”

趙老爺子是打聽過雲三哥和白大夫都在趙覃川家裡的,請客自然是請全家,如今瞧見來的隻有趙覃川、秦香雲和幼幼,他不由得詢問道。

秦香雲聞言,半真半假的笑道,“趙爺爺,三哥和師傅都比較懶,他們不願意走路,所以就……”

趙老爺子聽到這話,也是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