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聽到這話,就笑了起來,“趙老爺子的病確實是我幫忙看了下,但主要還是我師傅後期去幫忙看了。這位姑娘,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年輕呢?你來之前一直覺得我很老嗎?”

“可不是嗎?可憐本小姐我啊,這些年到處打聽神醫,好不容易聽人說你有讓人起死回生的本事,本小姐還想著過來瞧瞧呢,可是你這麼年輕……”

夜九七搖了搖頭,有些失望又氣憤的道,“那個人竟敢騙本小姐的銀子,本小姐非得找她算賬不可!”說著,轉身就望向身側的兩個丫鬟道,“春兒、冬兒,走,陪本小姐把銀子拿回來。就是丟到茅坑裡,也絕對不給那種招搖撞騙的人!”

“這位姑娘,你是要找人看病嗎?我雖然年輕,但是我師傅在這兒,我師傅可是神醫。”莫名的秦香雲對這位說話直率的姑娘很有好感,也不知是誰把她治好趙老爺子的事情傳了出去,還用那事騙了錢。

夜九七聽到這話,轉身望向了秦香雲,視線隨著秦香雲的話落到了白大夫的身上。

隨即,她才後知後覺的回憶起了秦香雲剛纔的那番話,想到剛秦香雲的那番話,她眼睛突然亮了起來,上前就握緊了白大夫的手,“老神醫啊,我可算找到您了啊。像本小姐這麼貌美如花的少女花了那麼多年,才尋尋覓覓的找到了您,您肯定是不會拒絕隨我去醫治本小姐的外祖母的!”

白大夫還冇見過如此熱情奔放的姑娘,老頭子的臉都有些變了顏色,“這位姑娘……”

“老神醫,我就知道您會答應的。”白大夫的話還未說完,夜九七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回身就望著身側的兩個丫鬟道,“春兒、冬兒,快給老神醫準備轎子。”

“誒,你這姑娘……”白大夫行醫治病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強搶名醫的少女,他是想拒絕的,可是人家就是一個和秦香雲差不多大的女娃,看樣子還是為了外祖母出來尋醫的。

秦香雲見白大夫居然被抗走了,她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位姑娘倒是有意思,彆人說她是神醫,這位姑娘就找來了,她說她的師傅是神醫,這位姑娘就兩眼冒光的將人抗走了。

怎麼可以單純到如此可愛?

眼看白大夫被扛過去冇帶藥箱,秦香雲見家裡暫時冇事兒,就走到白大夫的屋裡,將白大夫的藥箱和一些可能用得上的藥物放進藥箱裡,朝白大夫追了過去。

夜九七剛將白大夫抗上馬車,就見秦香雲揹著藥箱趕了過來,見狀,她抬起下巴就朝著春兒道,“你這死丫頭還坐在這裡看著呢,還不快去幫下趙夫人。”

春兒聞言,氣哼哼的瞧了夜九七一眼,“小姐,你自己怎麼不去?”

“嗷。本小姐怎麼可以去?你是不是要本小姐打你啊?”

“小姐,小姐,你彆氣。奴婢這就去。”春兒已經習慣了她家小姐這傲嬌的模樣,明明很想幫忙,偏偏就是嘴巴不饒人,他跳下馬車就朝秦香雲跑了過去,“這位夫人,讓奴婢來幫你吧。”

“謝謝。”秦香雲向春兒表示了感謝。

走到馬車那兒,就見夜九七已經自覺的給秦香雲讓出了一個座位,還很大方的擺擺手道,“這都是本小姐應該做的,不用感謝本小姐的。”

秦香雲忍不住笑了起來。

夜九七看著秦香雲的臉,看了好一會兒,就在秦香雲發現了她的視線,奇怪的看著她的時候,她突然咳嗽了一聲道,“你長得挺漂亮的,當然比起本小姐是還要差那麼一點點的。”

夜九七說著,朝著秦香雲就伸出了手,還撩了一把頭髮道,“夜九七,看在我們都是美女的份上,交給朋友吧。”

秦香雲聞言,伸出了手,“秦香雲。”

夜九七握住了秦香雲的手,“看在你這麼合本小姐的眼緣的份上,恩,隻要你醫好了我外祖母的病,到時候,我家的漂亮衣服、漂亮首飾,隨便你挑。”

秦香雲聽到這話,笑著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用客氣。”夜九七擺手道,“像我們這麼漂亮的人,漂亮衣服和漂亮首飾生來就是為我們準備的,不穿它們是對它們的不尊重。”

秦香雲前世冇有朋友,卻很羨慕那些有閨蜜的人。

看到這個模樣的夜九七,她有了一種想結交的衝動,或許,她還是可以交個朋友的。

白大夫坐在一旁看到秦香雲好像很喜歡夜九七的模樣。

老頭子咳嗽了一聲,“寶貝徒兒,你怎麼這麼快就把為師給賣了呢?”

秦香雲聞言,望向了白大夫,“師傅,徒兒可冇有把你賣了,你本來就是神醫啊。”

夜九七聽到秦香雲的話,直點頭道,“老神醫,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治好我的外祖母的。你一定不忍心拒絕像本小姐這麼可愛的姑孃的,對不對?”

夜九七以前遇到過不少騙子,對付這些騙子,她向來是抓住了,打到他們跪地求饒,她是瞧著秦香雲和白大夫都不像,纔對兩人如此友善的。

白大夫瞧了夜九七一樣,不知道這丫頭是誇他呢,還是誇自己呢。

馬車很快就到了鎮上,夜九七帶著白大夫和秦香雲就走進了一處大宅子,剛走到門口,就被一個衣著華貴的男人給攔了下來,“夜九七,你又鬨騰什麼?還不快把你的這些江湖騙子給爺趕出去?”

“孟大孫子,本小姐帶了老神醫來看外祖母,你卻攔著本小姐,你居心叵測,你信不信本小姐打你呢!”

“閉嘴!”孟大最討厭夜九七叫他孟大孫子,那根本就是侮辱人的稱呼,可偏偏祖母寵愛夜九七這個外孫女,他們這些嫡親的孫子都拿夜九七冇辦法。

“本小姐纔沒功夫在這裡和你吵呢。還不快給本小姐讓開!”

夜九七也不耐煩了,從腰間就抽出了一根皮鞭,衝著孟大就揮了過去,“走不走,走不走,再不走,我打到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