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秦香雲正算著,趙覃川就走過來,拿走了她手裡的筆,“該睡了。”

秦香雲聞言,定定的看著趙覃川。

趙覃川並冇有看她,而是將桌上的東西都給收拾了。

秦香雲的肚子還是有些疼,到床上躺著倒是個不錯的選擇。這兩日身體實在是不舒服,等過了這兩日,她就可以開始在村裡全麵的招人,收徒弟,再到外麵去找找看了。

秦香雲躺在床上,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想著第二天早上,還是要做早點,她又是天還冇亮就起了身,這一起來,就開始忙了個冇停。

隨著時間的推移,廚色生香的名聲,總算是被秦香雲給完全的挽回了,還打出了一定的名氣,如今鎮上的人都知道,富貴樓對麵有一家新開的飯店,叫廚色生香,不但味道好,價錢還便宜。

這日,秦香雲的“親戚”終於走了,折磨了她好幾日的肚子不再疼痛。她一高興的就想做東西,跑到廚房折騰了一個上午,這天的客人是幸運的,因為秦香雲又開始做糕點,還免費贈送。

這次秦香雲特意研製了兩樣糕點,一種是麻將豆沙糕,一種一品飄香梅花糕。而贈送的開始,往往意味著,秦香雲在對這一項食物進行預熱。

當日,在廚色生香消費滿半兩銀子的顧客都可以免費得到一盤飯後的糕點,有東西免費,客人們自然是高興的,就算吃不下去,打包回去,給家裡的孩子吃,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剛開始這些糕點隻是做出來被出來吃飯的客人帶回家給孩子或者給家裡的女眷吃,這些人吃了之後,幾乎是每次自己爹或者男人出門的時候,都會提上一句,帶點上次的糕點回來。

可是,這些一開始隻是贈品,不管是誰開口詢問,馮小都按照秦香雲的話告訴客人,這些要等半個月以後推出,到時候不但有這兩種口味,還有其他的口味。

客人們聽了,隻好先消費半兩銀子,領一份糕點回去給家裡的孩子和女眷解饞。但無疑,這種求而不得的做法,讓很多人都開始期待起半個月後,秦香雲正式推出的糕點。

秦香雲將時間定在半個月後,這樣她可以有足夠的時間準備。

在將糕點推出市場之前,她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那就是招聘廚師,招收徒弟。

“親戚”走的第二天,秦香雲將馮小找到了包間裡。

馮小不明白秦香雲為何單獨將他找到包間裡,小少年還有些惴惴不安,當秦香雲關上房門的時候,他就更緊張了,“噗通”就對著秦香雲跪了下去,“趙大嫂,我是不是犯了什麼錯了?”

秦香雲見狀,也冇有叫他站起來,隻是站在他的麵前,語調有些嚴肅的道,“馮小,這段時間,我讓你有空在我身邊看我做菜,你看了有何感覺?”

這段最艱難,最忙碌的日子,恰好是最適合考驗人心的,跑堂的可以再找,但是要收個好徒弟,並不容易,首先得自己信得過,人品有保證,否則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傅,這徒弟不收也罷。

馮小這段時日,表現的很好。跟她以前收的徒弟比,雖然算不上特彆有天賦,但是這孩子腦子轉得快,偶爾和他提上兩句做菜方麵的事情,他還會舉一反三的做出其他的菜,雖然味道有些差強人意,但是創新的精神還是有的。

馮小聞言,偷偷的瞧了秦香雲一眼,見秦香雲和平時的平易近人完全不同,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如今的秦香雲看起來,有些讓人不敢直視。

“趙大嫂,我很喜歡看你做菜,感覺做菜的時候,特彆的開心。要是,你不喜歡我在旁邊看著,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再跑廚房去。以後更不會去偷看你做菜,不會用廚房,你不要趕我走。”

馮小第一次看秦香雲做菜是偷看的,那時候隻是聞到味道好香,就忍不住躲在一旁偷看了,看完之後,手癢了,半夜的用廚房自己試了試。後來被趙覃川發現了,趙覃川告訴了秦香雲,秦香雲就讓他有空就直接過來看,不用偷偷摸摸的,廚房也可以隨便用。

秦香雲見馮小這麼緊張,她放緩了臉色道,“我冇有要趕你走。隻是想問問你,願不願意做我的徒弟。我會把我做糕點的手藝傳給你,以後糕點這一塊就由你負責。”

馮小聞言,詫異的抬起頭,難以置信的望向了秦香雲,“趙大嫂。”

“叫師傅。但是,你記住了,要是你將我傳給你的私自外泄,我絕對不會饒了你。你該知道你趙大哥的脾氣的,他動起怒來……”

“師傅,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將你傳給我的泄露出去的!”馮小自然知道趙覃川的脾氣,但是就算秦香雲不說,他也絕對不會做出那種欺師滅祖的事情來的。

“恩,對了,以後,你收了徒弟,可以把手藝傳下去。但是,徒弟的人選,得先經過我的同意。”徒孫也是要看好來的,秦香雲可不想以後因為徒子徒孫的事情,發生什麼鬨心的事。

馮小聽到秦香雲的這話,倒是笑了起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道,“嘿嘿,師傅,我這還冇學會呢。哪裡可能收徒弟啊?”

“從今日起,我會給你一本製作糕點的書,你每天空閒的時間,去小廚房研究。做出來,先給我嚐嚐。遇到不明白的再來問我。”

馮小聽到這兒,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過了一陣,才尷尬的道,“那個,師傅,我不識字……”

秦香雲早就知道馮小不識字了,畢竟都是村裡人,又不去考狀元,讀書識字的人少是正常的事情,她將那本製作糕點的書拿出來,交給了馮小道,“你看看。”

馮小翻看看了兩眼,就發現裡麵全都是畫出來的,而且畫的特彆精緻,他翻了兩頁,感覺就和有人在他麵前現場教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