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掌櫃的又瞧了秦香雲一眼,不知秦香雲是如何和少東家取得聯絡的,心裡頓時有些不安。

幾人進了屋,秦香雲也不兜圈子,直截了當的開口道,“不知嚴公子打算出何價格?”

“你零賣時價格是六個銅板一斤,如今我們可以七個銅板一斤的價格將你手中的花生買斷。”

“十五個銅板一斤。”

秦香雲這話一開口,不但趙嬸和李漢愣住了,就是嚴楓和嚴琅都有了片刻的怔愣。

嚴楓怒得就道,“你當銀子是搶來的嗎?!”

“二十個銅板一斤。”在嚴楓的話說完之後,秦香雲再次開了口,不降反漲。

“你——!”

“嚴公子,你該清楚,一分錢一分貨,我出的價格已經是最低的了。當然,你也可以和你們家掌櫃的一樣,讓我慢走不送。”

秦香雲說到這兒,停頓了一下,繼續道,“但是,我相信在你這酒樓一碟子賣五六個銅板,憑我做出的花生的口感和口味,冇人會嫌貴,而一斤至少可以賣到五到六碟。”

“這其中的利潤,想必你不會不清楚。”

如此會砍價,還懂得利用優勢的女子,在商場上並不多見,嚴琅沉思了片刻道,“我可以三十個銅板一斤,但是,我需要你在三個月內,給我做出一萬五千斤不同口味的花生出來。”

三十個銅板一斤,十斤就是三百個,一百斤就是三千個,一千斤就是三萬個,一萬斤就是三十萬個銅板,一萬五千斤那就是四百五十兩銀子!

趙嬸做夢都冇夢到過這麼多銀子,更何況是三個月就能賺到。

嚴琅以為秦香雲麵對如此钜額的數量,會猶豫,可他冇想到,秦香雲隻是笑了笑,一錘定音道,“三十五個銅板一斤,三個月後,我給你一萬五千斤。”

如此爽快,倒是讓嚴琅的心被震了一下,他從懷裡拿出了一張銀票道,“這是五十兩銀票,算是這次的定金。若是三個月後,你拿不出一萬五千斤,到時候需要你三倍賠償。”

钜額的銀子固然誘人,可也要有能力賺得到啊,趙嬸聽到後麵的三倍賠償,已經被嚇壞了,急忙拉著秦香雲道,“幼幼他娘,這……”

“趙嬸,你隨我來。”

在嚴琅找來掌櫃的,開始寫協議的時候,秦香雲將趙嬸拉到了一邊,低聲道,“過了這半個月,農忙就結束了,到時候我們村,隔壁村,附近的村的村民是不是都會閒下來?”

趙嬸不明白秦香雲為何說這個,但還是點了點頭。

“我想在年前帶著大家一起賺一筆,具體的,我們回去再說,總之,你相信我,我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情的。”秦香雲的眼睛像是有魔力般,很快就安撫了趙嬸的情緒。

白紙黑字,嚴琅當場就將協議寫了出來。

協議上規定,每七天,秦香雲要交給酒樓做好的一千二百斤花生,嚴琅付給秦香雲四十二兩銀子,做好的花生由嚴琅定期派人去取。

秦香雲考慮到開始人手不足,和嚴琅說,前麵兩個七天,她每次隻能給四百斤,缺少的量,她會在約定的三個月內補全。

嚴琅敢和秦香雲合作,在他看來,並冇有任何損失,如今他也不太確定秦香雲能做的出來,不太確定味道是否能如這次這麼好,品種如此多樣,她有這樣的要求倒也不過分。

想著,先試個七天,倒也無妨。

兩人將細節都商量好後,秦香雲大大方方的接過五十兩定金,在嚴琅寫下的協議那兒,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嚴公子,合作愉快。”秦香雲簽下協議的時候,朝站在一旁的掌櫃瞧了一眼。

張掌櫃的頓時有種臉上被打了好幾巴掌的感覺,他那樣壓低價格,可秦香雲轉眼就用十二倍的價格賣給了他們家的少東家,還一賣就是一萬五千斤!

不過,張掌櫃很快又釋然了,甚至在等著看秦香雲的好戲。

誰知道這麼大的數量,她做不做的出來呢?

指不定就是個胸大無腦,空有一張好臉蛋,隻會說大話的。

嚴琅的視線順著秦香雲的視線落在了張掌櫃的臉上,正好將張掌櫃眼中的鄙夷和釋然收入視線內,他不動聲色的收回了視線,望向秦香雲道,“趙夫人,請。”

秦香雲站起身,朝外走了出去,離開前,還將木板車上的最後一壺油送給了嚴琅,笑道,“嚴公子,這壺油就送給你,就當做是你這次買了我們這麼多花生的贈品。”

從酒樓出來後,秦香雲的身上一下子多了五十兩銀子。

五十兩銀子看起來不少,但這是她全部的啟動資金,就是一個銅板都得花在刀刃上。

“趙嬸,李大哥,你們知道哪裡有批發調味料的集市嗎?”

趙嬸和李漢現在還有些暈乎乎的,見秦香雲一口氣賺了那麼多銀子,他們就覺得和做夢似的,猛地聽到秦香雲和他們說話。

趙嬸還啊了一下,纔回過了神。

就聽秦香雲笑著再次開口詢問道,“趙嬸,我需要購買大量的調味料。”

“哦,調味料啊。”

趙嬸如夢初醒,帶著秦香雲就朝另一邊的一家專門賣調味料的店鋪走了過去。

秦香雲剛進店,老闆娘就迎了出來。

老闆娘剛想詢問買些什麼,一瞧見秦香雲的臉,她就笑了起來,“賣花生的小媳婦是你啊,你賣的花生,那味道真是絕了。我還想著,你下次什麼時候來,我再去買呢。來,瞧瞧,你是打算買什麼,看在我們是熟人的份上,給你算便宜的。”

秦香雲聞言,也是笑了。

她仔細瞧了這邊的調味料,嚐了嚐,覺得味道還不錯,便開口道,“糖,醋,鹽,八角,香葉,桂皮,花椒,麻椒,辣椒,丁香,薑,每樣各要一千斤,若是冇問題,還有後續的一些調味料,等我回去列了再給你送來,看在我們這麼熟的份上,也都是按照這個斤數買。不知姐姐能給我便宜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