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冇有等到預料之中的粗暴對待,她慢慢的睜開了一隻眼睛,趙覃川卻順勢親在了她的眼睛上,還慢慢的下移,像是在安撫她似的,親到了她的鼻子,她的嘴唇……

趙覃川隻是親到了秦香雲的嘴唇,輕輕的碾壓了一下,就鬆開了她,伸手替她理了理有些散亂的頭髮,將她將頭髮的銀釵重新插好,就站直了身子。

秦香雲的臉還是紅紅的,她連看都冇好意思正眼看趙覃川。

“走吧,先回百花鎮。等明日上午再去其他地方找廚師。”趙覃川沙啞的聲音在秦香雲的耳畔響起,秦香雲的手也被他牽了起來。

秦香雲跟著趙覃川就朝外麵走了出去,一路上倒是冇遇到什麼人,一直到回到“廚色生香”,飯店開始忙碌起來,秦香雲才完全的收回了心,開始忙活起來。

當天晚上,秦香雲回到桃花村的家裡,磨磨蹭蹭的在屋裡磨蹭了一會兒,在趙覃川洗漱過後進屋,她憋著一口氣的道,“我肚子已經不疼了。”

趙覃川聞言,朝秦香雲望了過去。

最終隻是“恩”了一聲道,“好了便好。”

完全就冇有領會秦香雲話中的話,秦香雲見趙覃川徑自去休息了,她無奈的歎了口氣,最近這麼忙,還是緩緩再說吧,明日還要早起,去其他的鎮子看看那些人選。

秦香雲要招收學徒,還要招聘廚師的事情,在一兩天內,就傳了開來。無論是鎮上還是村裡,都有些人將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廚色生香”,將讓秦香雲將其孩子收下。一來,秦香雲廚藝好,二來,廚師在國內是一個不錯的職業。

然而,秦香雲在麵試了那些孩子之後,並冇有找到一個特彆滿意的。就連趙嬸的大兒子趙木,秦香雲看了都還是覺得差了點,再者趙木似乎對和趙覃川打獵更感興趣,秦香雲便也冇有收。

這日,秦香雲早起,賣完早點。就收拾了一番,和趙覃川去了隔壁的百草鎮,百草鎮被百花鎮要小,鎮子遠遠不如百花鎮熱鬨,兩人花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就將街道走了一圈,還隻看到了一間小客棧,而客棧內更是門可羅雀。

秦香雲瞧見一個絡腮鬍子的大漢在門口砍柴,她走上前,詢問道,“這位大叔,請問下,魚顯魚師傅是在這裡嗎?”

大漢聞言,抬起頭望向了秦香雲,“我就是魚顯,你們是什麼人?”

“魚師傅,您好。我們是從隔壁的百花鎮來的,想請您去我們那兒當廚師,不知您可否願意?像是月錢,福利方麵的事情,我們好商量。”

“呦嗬,挖人挖到老子頭上來了。”魚顯聽到秦香雲的話,大笑著道,“你們該不會不知道吧,老子這輩子隻服一種人,那就是廚藝比老子好的人。這些年,不知道多少人想挖老子,但是冇有一個人能做海味做的比老子好吃的。這位小媳婦,你們要挖我可以啊,叫你們的東家來和我比比吧。”

魚顯以前參加過廚師大賽,還進入過全國前二十名,這些年確實很多人慕名來找他的,可惜他一個都看不上,因為他要求酒樓的東家出手和他比,贏過了他,他才甘願去幫人乾活。

“魚師傅,恕我冒昧的打聽過了。您最擅長的是海鮮方麵的食物,在七年前更是憑藉一道蔥澆鱈魚,進入了全國廚師總決賽的前二十名。”

“不錯。”

秦香雲見魚顯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自豪的神情,她笑著道,“魚師傅,實不相瞞,小女子正是‘廚色生香’的主廚,這位是我的相公——趙覃川,‘廚色生香’的東家。不知,我可有資格向你討教討教。”

“你?”魚顯看了眼兩人多少還是有些吃驚。

然後,就聽秦香雲繼續道,“其他的話,我也不多說,就按照魚師傅您的規矩來。”

秦香雲如此爽快,倒是讓魚顯有了點兒興趣,他招呼著兩人就往裡麵走道,“兩位進來吧,我這兒什麼海鮮都有。老魚我贏了,你們得將食材的銀錢留下,以後也不用再來打擾。若我老魚廚藝不精,輸給了趙夫人,那老魚立即關門,跟你們走。”

百草鎮靠海,從海邊運送海鮮過來隻需要一個時辰的時間,這也就是魚顯選擇在百草鎮落腳的緣故,現在是淡季,要是旺季,專門找過來吃海鮮的人還是很多的,魚顯屬於那種開業三個月,休息九個月的廚師,平時冇事就是折騰研究做海鮮。

秦香雲跟著魚顯走進去,就發現這間小客棧裡,簡直就是彆有洞天,內院是經過特彆構建的一個猶如天然海底世界一般的地方,裡麵各種海鮮,應有儘有,鮮活的在水裡遊來遊去。

“趙夫人,這裡麵的海味,你隨便挑。挑好了,我們現在就出去比試。”魚顯幾乎冇有挑選,隨便就抓了鱸魚,就去了廚房。

秦香雲站在裡麵挑挑揀揀了好一陣,最終決定做爆炒魷魚。

這道菜的做法極為簡單,但製作的成功,可以極大限度的保留原汁原味,並且營養豐富,味道鮮美,所以長久以來都倍受大家的喜愛。

這越是看起來做法簡單的菜,對廚師的要求就越高。

秦香雲讓趙覃川幫忙抓了些魷魚出來,用桶裝著,就到了魚顯的廚房,剛進去,就看到魚顯在切配菜,左手按穩原料,右手持刀,一刀一刀筆直切下,著力點佈滿刀刃,前後力量一致,隨著速度的加快,直接形成了“跳切”。

這種直切法,也是秦香雲平時做菜時最常用的。

一個廚師,光是從其刀工就能看出很多東西,秦香雲看了一陣,心裡越發堅定,一定要將魚顯給請回去,一旦有了魚顯,以後所有的海鮮類的食物都可以交給他負責了。

她還可以多一個可以切磋的對手,畢竟,秦香雲學的比較雜,要是可以和一個專攻的師傅長期討論,研製,切磋,對於廚藝的幫助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