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收回了視線,開始處理自己手裡的魷魚。做爆炒魷魚,她采用的是剞刀法,也稱混合刀法,是將原料劃上各種刀紋,但不切(批)斷。剞的目的是為了使原料在烹調時更易入味,可以在旺火短時間內菜肴迅速成熟,並保持脆嫩。

在秦香雲做菜的同時,魚顯也在觀察秦香雲。他很想知道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丫頭,能做出什麼美味的海鮮,而且這丫頭選擇的居然還是做爆炒魷魚,要知道海鮮最誘人的就是一個鮮字,魷魚是最容易有腥味的材料,即便是他,在平時做菜中都要小心處理。

他看了秦香雲的刀工,是有那麼片刻的驚豔。但是刀工好的,最終做出來的菜不好吃的,也大有人在。於是,魚顯瞧了兩眼,便收回了視線。

趙覃川站在一旁,幫秦香雲遞材料,秦香雲隻需要開個口,趙覃川就能將東西準確無誤的遞給她,倒是省了秦香雲不少麻煩。

一盞茶之後,兩人的菜相繼出爐。

秦香雲的爆炒魷魚,色澤紅亮,醬汁均勻的覆蓋在魷魚,白背木耳,彩椒,黃瓜,胡蘿蔔上,集中顏色搭配在一起,一眼看過去就賞心悅目,魷魚的香味也是在還未出鍋前,就四散而開,讓人忍不住深吸空氣中的香味。

魷魚出鍋時,魚顯不由得收起了對秦香雲的輕視,畢竟能讓他在尚未嘗之前,就給予肯定的菜,定然不是普通廚師能做出來的,更重要的是,眼前的這位小夫人,看起來不過十六、七的模樣。

魚顯評定菜肴的方式很簡單,就是相互吃對方做出來的海鮮,一般來找他切磋的,基本上是吃了他做的海鮮之後,就會自動起身,放下食材的銀子,離開的。

這次,他還是采用這樣的方式。

他將他做好的清蒸鱸魚端到了桌上,分彆給了秦香雲和趙覃川筷子,伸手道,“兩位請。”

秦香雲朝他點了點頭,“魚師傅,請。”

三人相互嚐了對方做出的菜,秦香雲吃了兩口,放下筷子,眼底都有了笑意,“魚師傅,您不愧是做海鮮的大廚,這鱸魚不但肉質細嫩,味道鮮美,還更是入口即化,回味無窮。”

秦香雲是滿意的,特彆的滿意。她以前也有個徒弟擅長做海鮮,和如今的魚師傅可謂不相上下。她起初收那個小徒弟的時候,並冇有給他定位,是小徒弟自己對海鮮特彆的感興趣,天賦也是卓然,到最後,甚至在做海鮮上的成就都超過了她這個師傅。

魚顯卻在吃了秦香雲做的爆炒魷魚之後,沉默了下來。

過了好一陣,他站起身道,“我老魚技不如人,今日是我輸了。”

秦香雲聞言,連忙站起身道,“魚師傅,我做的海鮮並不如您的,是您謙虛了。”

“誒,趙夫人,輸了就是輸了。且不說你年紀比我小了至少二十歲,就說你這刀工和手藝,都是我在你這個年紀達不到的。等你到了我這年紀,隻怕是不知會超越我多少倍。跟著你這樣的東家,我心服口服。”

魚顯也是個爽快人,他望向趙覃川和秦香雲就道,“我今日就去收拾東西,立即隨你們去百花鎮,我這客棧關了也罷。”

魚顯不請人,每次也隻招待那麼幾位客人,這客棧人本來就少,那些客人又是固定的時間點纔來,確實是開和冇開都是一個樣的。

秦香雲聽到魚顯開口就要關客棧,有些感動於魚顯的誠心,她想了下道,“魚師傅,我可以出銀子將你客棧裡的這些海鮮和設備都買回去嗎?”

“廚色生香”的占地麵積並不小,這也是當初秦香雲考慮轉下那間店鋪的原因之一,再將這些弄回去,還是有足夠的空間的。

再者,就算“廚色生香”的空間不夠,她自己還有個隨身空間,可以將這些海鮮都養在空間裡麵。

如今空間已經達到三級,麵積從二級的一千平方米飆升到了一萬六千平方米,相當於一個四百乘四百的正方形操場,將近二十五畝地。

秦香雲以前就將裡麵的二十五畝地規劃成了五個區域,分彆是畜牧區(主要是草坪,用來養奶牛),養殖區(包括水裡遊的,地上跑的雞鴨鵝),園林區(以前是培育各類花草,如今加上了培育草藥),蔬菜區(種菜的),果樹區(種水果的)。

空間要是恢複到四級,功能會更強大。但是,就秦香雲現在的情況來說,空間已經足夠她用的了。唯一麻煩的是空間還冇有恢複自動種植,生長,采摘的功能,還需要她自己跑進去種菜,摘菜。

魚顯其實也有些捨不得這裡的地理條件和那些海鮮,聽到秦香雲這麼說,他自然是高興不已,“趙夫人,你要是真想要,你全部給我五十兩銀子就夠了。反正我老魚是一人吃飽,全家不愁。”

魚顯整日和海鮮打交道,身上多少帶著海鮮味。這讓他的成婚之路充滿了坎坷,以至於到三十六、七了,還冇有娶到媳婦。

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但秦香雲最後還是和魚顯說,“魚師傅,我明日派個人來接你,你今日也好將百草鎮上的事情處理處理。”

“好的。”

秦香雲順利的請到了一位大廚,這讓她的心情格外的好,在回百花鎮的路上,她幾乎是一路笑回去的。為了運菜和來回其他地方,趙覃川和秦香雲在“廚色生香”開張以後,就花錢買了馬車,此刻趙覃川駕著馬車,帶秦香雲回去,就瞧見了秦香雲探出馬車廂內吹著風,帶著笑的明媚的笑臉。

莫名的,他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加快了回去的速度。

兩人回到“廚色生香”,還不到中午,馮小見秦香雲回來了,從裡麵就跑了出來,一臉激動的道,“師傅,師傅,我剛做出了一樣糕點。您能過來嚐嚐嗎?”

秦香雲聞言,挑了挑眉宇,“是嗎?好,我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