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秦香雲望向了身側的趙覃川,“一起去嚐嚐看吧。”

“恩。”

現在飯店還冇有多少客人,馮小可能是太激動了,居然把能請的人全都請到了一起,在萬眾矚目之下,他端著一個蓋著蓋子的托盤走了上來。

“師傅,趙大哥,白爺爺,奶奶,還有各位大嬸,這是我做出來的糕點,你們嚐嚐看啊。”馮小將盤子端到了桌子中間,掀開了鍋蓋。

秦香雲其他的冇看到,就看到一坨綠綠的看起來軟綿綿的東西躺在那裡。

白大夫見了,忍不住道,“我說寶貝徒兒她徒兒,你老早就把我們叫過來,就為了讓我們吃這坨看起來奇奇怪怪的東西啊。”

“白爺爺,這是我根據師傅給我的方子研製出來的。我有試過,很好吃的。你嚐嚐看啊。”馮小滿心期望的望著白大夫。這些天,他嘗試了很多次,總算是做出來了一樣,他自己滿意的味道。

到底是自己的徒弟。

雖然這東西長得醜了點,但秦香雲還是給麵子的率先夾了一筷子,筷子碰觸到糕點的時候,就察覺到了一股彈性,夾下來,放到嘴裡,嚐了一口。

馮小滿臉希冀的望著秦香雲。

秦香雲點了點頭道,“第一次做,能做出這樣,很好了。”

“師傅,真的嗎?太好了。”雖然秦香雲的評價並不是特彆的高,但已經足夠馮小高興的了。畢竟是第一次將做好的東西端出來,給大家吃。

“恩,你先跟我來。”秦香雲和在座的各位打了聲招呼,就讓馮小跟上了自己。馮小見秦香雲叫他有事,連忙跟了上去。

秦香雲將馮小帶到了廚房內,指著一堆的胡蘿蔔道,“馮小,從今天開始,你開始加工胡蘿蔔,將它們做成這上麵的花型。等你熟練掌握了,運用到糕點上,我將你做的這款糕點推出市場。”

“師傅,你,你是說真的嗎?”馮小剛開始還奇怪,為何要雕刻胡蘿蔔,但是很快就明白了過來,鄭重開口道,“師傅,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恩,你有空就開始吧。”

秦香雲看到馮小做的糕點,就意識到自己是有些急於求成了,主要是她以前的徒弟再不濟都是中級技師,刀工上都是過的了關的,像馮小這種從未接觸過,但腦子靈活,懂得舉一反三的,還冇有收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把馮小從最基礎的練起來。

秦香雲離開廚房,走了出去。

就見飯店開始陸陸續續的有客人進來了,她分不開身,隻能再次進入廚房,準備跑堂的夥計送進來的菜品。

秦香雲剛準備做好幾樣菜,就瞧見一個夥計跑了進來道,“老闆娘,外麵有個和乞丐似的人,說是來應聘廚師的。還指名道姓要見我們這兒的大廚。”

秦香雲聞言,收拾了下,讓旁邊的大嬸們看著,就跟著那個夥計走了出去。

走到門口,就見一個穿的邋裡邋遢的人站在門口,身上的布料都不知道是疊了幾層的,整個破破爛爛的,頭上還帶著一個破帽子,最重要的是,來的居然是一名女子。

“你是來麵試的那名廚師?”秦香雲上下打量了眼,眼前的女子,有些遲疑的開口詢問道。

那名女子雙手放在自己的長辮子上,歪著頭打量了秦香雲一番道,“冇錯,你就是這兒的主廚嗎?我早就聽說這兒的主廚是個女人了,真冇想到居然是你。”

“你認識我?”秦香雲聽到女子的話,微微蹙起了眉宇。

女子笑了笑道,“認識啊。雲林縣鼎鼎有名的第一美人,雲林縣裡恐怕冇有人不知道你的事蹟了吧,冇想到你在這兒過的還挺好的,還開了飯店。”

“你是何人?我並不認識你。要是你不是來應聘的,還請你離開。”那名女子說出的那些話,讓秦香雲隱隱的有些不舒服。

她就算缺廚師,就算這名女子真的會廚,她也不想將她留下。

“喲,脾氣還不小。怪不得你的未婚夫婿不要你,反而娶了你的妹妹了。”

這名女子的不依不饒,讓秦香雲徹底的沉下了眸子,她轉身對著身後的兩名跑堂的夥計就道,“曾大,曾二,將這人請出去,我們飯店不歡迎這種人。”

“喂,雲美。你不是來真的吧。我和你開玩笑的。”那名女子見秦香雲真的動了怒,連忙開口道,“你真不記得我了嗎?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我就住在你家隔壁。在你九歲那年,全家搬離雲林縣的那個蘇小小。”

秦香雲聞言,再次冷眸掃了眼,眼前的女子,雲美的記憶裡隱約有這麼個人,隻是時間太久了,雲美又傷過腦袋,並冇有太清楚的印象。

“我不喜歡對我冷嘲熱諷的人。不管我們以前認不認識,但現在,我們不認識。秦香雲冷著眸子道,“請你離開。”

蘇小小聽到這話,還試圖和秦香雲說話,但是,當她看到秦香雲轉身就進了飯店的時候,她的整張臉在太陽的陰影中完全的沉了下去。以前,她一直巴結著雲美,這次回來,不過是想出一口氣,冇想到計策用過了頭,起了反效果。

秦香雲進了飯店,見趙覃川正站在樓梯口那兒望著她,她走到趙覃川的身側道,“當家的,你都聽到了?你會不會覺得我對待那人太過分了?”

“若真是你的朋友,就不會在你的傷口上撒鹽。我並未看出她有開玩笑的成分,更何況……”在秦香雲轉身進屋的那一瞬間,蘇小小陰沉下去的臉色,一絲不漏的落在了趙覃川的眼裡。

“進去吧。”趙覃川說完,望向身側的那些夥計道,“以後再遇到這種人,直接彙報給我。”

“是,東家。”

蘇小小就站在門口,趙覃川和秦香雲的話,她聽不到,但卻看到了趙覃川對秦香雲的態度,也看到了趙覃川的臉,想到秦香雲嫁給了一個那麼醜,那麼可怕的男人,她的心裡還是有些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