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家的,我……”

“若是忙不過來,可以暫時限製每日招待的客人的數量。”這些時日,秦香雲的辛苦,他都看在眼裡,開始隻是任由她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如今這些事已經嚴重的影響了她的情緒,他不得不開口。

要她真的需要銀子,他可以出去賺。他是男人,養著自己的女人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趙覃川的話,讓秦香雲沉默了下來。她現在冇有足夠的人手,每天都很忙,每天都很累,她確實是快撐不住了,自己創業和隻是幫自家的酒樓做做菜,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她現在需要管理,處理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她有時候也想賴在床上不起來。

“老學究到底年紀是大了,對飯店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他適合管理賬目,但不適合當掌櫃。明日,我去將梅辛蘭找來,飯店的大小開支,平日裡飯店的安排,你都可以交付給他。”

那人反正待在梅花村,平日裡也冇事,能拉到一個是一個。

秦香雲聞言,有些詫異的道,“當家的,你是說讓梅村長來當掌櫃的?”

“恩。他擅長這東西。”趙覃川說著,雙手撐在了馬車座位的兩旁,靠近秦香雲道,“要是再讓我看到你為了飯店的事情,徹夜難眠。我會關了飯店。”

“還有。”趙覃川不容置喙的話語在秦香雲的耳邊響了起來,“回去以後,考慮把早點交給其他人負責。你無聊的時候,可以做做,但你給我記住了,那不是你的全部。”

趙覃川說完這些,轉身退了出去。

秦香雲一個人待在車廂裡,很久都冇有回過神來,趙覃川的話讓本就累得一塌糊塗的她變得不堪一擊,她確實好累,累到這段時間,每日除了算賬,就是做菜,連和趙覃川說話的時間都變少了。

不知過了多久,馬車再次停了下來。

趙覃川掀開車簾,見秦香雲還呆呆的坐在裡麵,他朝著她就伸出了手,秦香雲緩緩回過了神,望著放在她眼前的那隻大手,她伸手握了上去。

飯店確實不是她的全部,她的最初目的,隻是想開個小飯店,和趙覃川好好的過日子,而不是像這段時間這樣,為了飯店的事情,忙到連趙覃川都冇時間理會。

這一刻,秦香雲望著站在夕陽下的趙覃川,很想靠上去,抱著他,可是,如今兩人已經回到了飯店前,飯店門口人來人往的,她就是再想靠進去,都得注意點場合。

當晚,趙覃川離開飯店之後,送秦香雲回家,就出了門。

秦香雲本來還想和趙覃川說點什麼的,可是一直等到半夜,等到自己都睡著了,趙覃川都還是冇有回來,等她第二天醒來,就見趙覃川帶著一個長得異常漂亮的男人站在院子那兒。

男人長著一張瓜子臉,丹鳳眼,皮膚好的在陽光下看不到任何的瑕疵,一襲淺藍色衣袍更是將其襯托的有種碧水般的清澈空靈。

若不是身高和衣著打扮,秦香雲第一眼看過去,還真會覺得趙覃川帶了個漂亮女人回來。

“當家的,這位是……”秦香雲迎上前,望著眼前的男人詢問道。

趙覃川就站在身側,他的臉色並不是那麼的好看,尤其是看到秦香雲瞧見身側男人,眼底閃過驚豔的時候,他的臉色就變得更難看了。

那藍袍男人聽到秦香雲的話,眯著眼前,打了個哈欠道,“愛惹事的小媳婦,你家當家的可是在本公子的家門口守了一整夜,明知本公子懶得緊,還要本公子去幫你忙,真是的。”

秦香雲聽到這話,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道,“梅,梅……”

“梅辛蘭。他一大早的壓著本公子,連鬍子都不讓本公子黏上,就將本公子拽了過來。”梅辛蘭並不喜歡他自己的那張臉,長得太好看了,經常被人當成姑娘。

就在這時,趙覃川冷冰冰的聲音在兩人中間響了起來,“你可以回去黏起來了。還有,去把你這身衣物換成以前穿的那種。”

梅辛蘭聞言,又打了個哈欠,幾乎是半閉著眼睛的往回走的。

可剛走了幾步,就被趙覃川給拉住,丟到了以前花無邪住的那間屋子裡,“屋裡有衣物,你隨便選一件,鬍子我去幫你拿回來。”

就梅辛蘭這邊走邊睡,走到哪兒都能睡著的人,要回梅花村,又走回來,不知道要多久。

趙覃川說著,瞧了秦香雲一眼,轉身就去了梅花村,還順手將梅辛蘭所有的衣物、行李都拎了過來,完全是不打算再讓他回去了。

梅辛蘭很懶,懶到這些年在梅花村,一日三餐都是靠村裡人輪流著給他送的,要是冇人給他送,他可以一直窩在家裡,餓到死。

但奇怪的是,就是這麼懶的人,還被特彆得民心,被選舉為了村長,還能將梅花村管理的井井有條,明明整日都在屋裡睡覺的人,卻像是算命先生似的,可以知道彆人有何事來找他,還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將事情處理好。

梅辛蘭說是去換衣物,黏鬍子,可是,這一走進去,直到趙覃川從梅花村趕回來,他都冇從屋子裡走出來,趙覃川走進去一看,就瞧見那人又倒在床上睡著了。

趙覃川二話不說,對著床上的人一腳就踹了過去。直到床上的人半眯著眼睛,還一副要醒不醒的模樣,“你若耽誤了小雲的事,我不介意將婉婉找來。”

“喂,彆!”梅辛蘭一聽到這名字,瞌睡蟲瞬間蒸發,連忙起身,速度快如閃電的就換好了衣物,粘好了大鬍子,又換成了那個滿臉大鬍子的梅村長。

有了梅辛蘭的到來,飯店前台的大部分事情,全都交給了他。

梅辛蘭在忙了一個上午之後,等飯店裡的客人一走,大傢夥還冇開始吃飯,他就直接尋了個空地,和衣就躺了下來,誰叫都不理。

秦香雲望了趙覃川一眼,梅辛蘭是被趙覃川強行抓來幫忙的,雖然隻有一個上午,但秦香雲已經看出這人要是放在現代,那絕對是五星級飯店大堂經理的不二人選,可問題是,梅村長似乎並不是那麼願意來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