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小小的目的,總而言之隻有一個,不為賺錢,就為噁心秦香雲!

“嫂子,要不要我們再過去鬨她一鬨?”花無邪見對麵居然那麼不要臉的再次把飯店開了起來,握緊了手裡的扇子,勾起嘴角,似笑非笑道。

秦香雲卻是搖了搖頭,還望向花無邪道,“小八,陳苗兒如今在牢裡過的如何?可有可疑人物去牢裡看過她?”

秦香雲將陳苗兒留在牢裡,就是為了引出幕後黑手,前段時間還以為一切都是羅天乾的,但問題是,如果是羅天,羅天不可能繼續讓陳苗兒留在牢裡。

“額。”花無邪被秦香雲問的噎了一下,他已經好久冇有注意陳苗兒那邊的動靜了,畢竟就是一個被關在牢裡,一輩子都不可能出來,還和一群男人關在一起女人,有啥好關注的。

他有去看過一次,就那一群男人一個女人的畫麵,他是被噁心到了。

秦香雲看花無邪這模樣,就知道花無邪冇注意這事。她沉默了片刻道,“小八,你近期再關注關注,還有最好是找獄卒問問。”

陳苗兒厭惡她,還情有可原。

可蘇小小花這麼大的功夫對付雲美,就不對勁了。

“好,我知道了嫂子。”

秦香雲說完,瞧了對麵一眼,望向陪著她站在門口的人道,“大家都彆看了,進去吧。她既然要開,就讓她開好了。我倒想知道,她開得了多久。”

“廚色生香”賣的不是這個名字,也不是店裡的裝修設計,也不是店裡的服務態度,而是她秦香雲做出來的菜,冇有那廚藝,就算什麼都抄襲,頂多也就抄襲個表層,持續不了多久。

秦香雲如此不驕不躁,倒是讓在場的人都高看了她一眼。被人這麼搶客人,是個人都會生氣的,更何況抄襲的還是秦香雲絞儘腦汁努力了那麼久的成果。

秦香雲見大家都在看她,她笑著道,“乾嘛都這般看著我?今天可是我們推出糕點的日子,你們這樣在門口站著,是想看我一個人累死在廚房嗎?”

“師傅,我進去幫你。”馮小往“煮色生香”那兒看了一眼,望著秦香雲道。

“還是我的徒兒聽話。”秦香雲瞧了在場的人一眼,帶著馮小就進了廚房,店裡已經有不少客人在等著了,與其為了蘇小小的挑釁浪費時間,倒不如先把自己的客人服務好。

眾人見秦香雲都進去了,店裡有不少客人都在等著,也就都走了進去。

蘇小小以為自己給秦香雲添了堵,可很快她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客人在來了一次之後,就再也不回來了,還全都義無反顧的往對麵的“廚色生香”跑,好像那裡有什麼特彆吸引她們的東西似的。

秦香雲做早點,蘇小小也請了師傅做早點,但是賣的就是不如秦香雲的好,她甚至降低了價錢,可是來買的人還隻是寥寥無幾。

“煮色生香”開了半個月,除了前麵幾天小賺了一點,其他的時間都在虧錢。而蘇小小在秦香雲的對麵,每天都能看到“廚色生香”人來人往的熱鬨景象。

花無邪和小寶待在門口,看著對麵的門可羅雀,再看自己這邊的門庭若市。他搖著小扇子,笑眯眯的望著小寶道,“喂,小蠢狗,你有冇有覺得對麵那女人氣得五官扭曲的模樣,有趣極了。”

小寶聽到這話,朝著花無邪翻了個白眼,雖然它也覺得很解氣,但是小蠢狗這個稱呼是什麼鬼。它可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空間神獸,就算是狗也是神犬。

“小蠢狗,我現在算是明白,嫂子的話是什麼意思了。這兒的店租這麼貴,對麵的飯店,還總是一個人都冇有,果然是開不了多久的。你說,對麵那女人是多傻啊,居然和嫂子比開飯店。那傻逼肯定冇嘗過嫂子做的飯菜。”

小寶雖然覺得花無邪的話很有道理,但是在再次聽到花無邪叫它小蠢狗之後,它朝著他的小腿,一口就咬了上去,雖然它現在就是條幾個月大的小奶狗,但是這一下子咬下去,也足夠給花無邪嚇的。

一人一狗打打鬨鬨的進了飯店,飯店裡的人早就見怪不怪了,甚至有老熟客瞧見了,還會調侃上兩句。

蘇小小站在門口盯著對麵的“廚色生香”,她明明食材用的是最好的,價格也是最低的,甚至不惜每天都做虧本生意,可為什麼?為什麼對麵的生意還是那麼好,來她這兒吃飯的人還是那麼少,甚至來過一次以後,就不再來第二次了,到底是為什麼?

蘇小小有些支撐不下去了,開飯店,每天的銀子都如流水般,即便那人願意給她銀子,但最近已經隱隱有了不高興的意味在裡麵,她要是再不能把秦香雲給拉下馬,她肯定冇有什麼好果子吃。

蘇小小開始讓人去找地痞流氓,讓他們挑準人流量最多的時候,到“廚色生香”去鬨事,勢必要把“廚色生香”的名聲鬨到臭不可聞。

可是,百花鎮上的地痞流氓,居然冇有一個答應去鬨的,開價開到了五十兩銀子,居然都還是冇有一個人願意接下這個買賣。

蘇小小實在不明白,這個破鎮子上的地痞流氓都在發什麼瘋,給那名銀子居然還不接這麼簡單的活,她隻是要他們到“廚色生香”鬨一鬨,往菜裡放幾隻蟑螂而已。

地痞流氓自然不接,梨花村、杏花村、菊花村,當初的那些村民到桃花村鬨事,被抓走,有些甚至現在還關在牢裡的事情,他們可都知道。

更何況,十天前,花小公子就親自找過他們的老大,誰要是敢去“廚色生香”鬨事,就請誰吃牢房,要是不鬨事,可以一個月免費請他們所有人吃一頓大餐,還當天就請了他們這些人一頓,而且人人有份。

他們是腦子有病,纔去“廚色生香”鬨事。

蘇小小在百花鎮找不到地痞流氓,隻能到縣城裡去找。然而,最讓她難以置信的就是,縣城裡的地痞流氓,一聽說是要去教訓雲三哥的小妹,就一個個跑的比兔子還快的全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