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冇有回答,而是又拿起一個咬了一口。

“小八,通知大傢夥,等客人都離開後,到一樓的大包間裡集合。”秦香雲放下了手裡的糕點,眼神冷的不是一點半點。

花無邪見好像很嚴重的樣子,他連忙點頭道,“我知道了,嫂子。”

花無邪離開後,秦香雲望向了花無邪買回來的那盒糕點,看了一陣之後,秦香雲將糕點放好,重新開始做菜,直到飯店裡的客人都離開,再冇有其他的點菜單子傳過來,她纔拿起那盒糕點,去了大包間。

原本,大包間是大家一起吃飯的地方,今日,秦香雲冇有做午飯,而是將大家都叫到了這裡,叫到這裡之後,秦香雲將那盒糕點拿了出來,放在桌上上,望著在場的人道,“這是從對麵‘煮色生香’剛買回來的糕點,大家嚐嚐看,和我們的有何不同。”

秦香雲在說這話時,視線在現場的夥計的臉上一一掃過,隻有一個人臉上的表情是和其他人不同的。秦香雲望著那人多望了一眼,那人不敢看秦香雲的彆過了頭。

馮小是最先嚐的,他吃完之後,詫異的道,“師傅,這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她們的味道會和我們的完全一樣。這不可能,師傅,這糕點的秘訣,你隻教過我和二師弟,我們……”

“馮小,你彆緊張,這是有人打算一石二鳥呢。”馮小是自己從跑堂小弟招收進來的大徒弟,秦香雲自然相信他,夜九九更是心高氣傲,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她對馮小和夜九九都是一視同仁的,都給了兩人一本做糕點的食譜,偷手藝難,但是偷食譜並不難,秦香雲冇有提醒馮小把食譜藏好,就是為了等等看,到底有冇有人會背叛。

秦香雲說這話的時候,視線就落在那個做賊心虛的人的身上,秦香雲往那兒一眼,大傢夥的視線自然是都跟著集中了過去,那人終於頂不住壓力,跪倒在了地上,“東家夫人,是我錯了,是我鬼迷心竅,都是我的錯,求你原諒我。”

“張大哥,怎麼會是你?”馮小看到跪在地上的人,難以置信的問道。

平日裡,兩人的關係就挺好的,在秦香雲收他為徒的時候,張大哥還恭喜過他,還和他說了很多羨慕的話,讓他好好學之類的。

秦香雲望著跪在地上的人,她的視線落在了在場其他夥計的臉上,“大家都是桃花村的人,我的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你們誰對我好,我對誰好。可誰一旦做對不起我的事,那麼很抱歉。”

“都是村裡的人,低頭不見抬頭見,我也不打算將他送官法辦了,就交給村長處置。”說完,秦香雲望著眼前的夥計們道,“你們覺得如何?”

秦香雲明顯就是在殺雞儆猴,也是在一手棒子一手甜棗的管理這些人。

交給村長處置,比關進牢裡,還要來的更有效果。

大夥聽了,都點頭表示讚同,畢竟秦香雲對他們那麼好,他還做出那種事情,交給村長處置絕對算是輕的了。村長在知曉這件事之後,將人直接從村裡除名了,這處置在這個國家來說,是特彆重的,完全的給大家豎起了一道警鐘。而“廚色生香”也就是從這日起,變得越發的堅不可摧。

蘇小小偷雞不成蝕把米,不但冇讓馮小和秦香雲反目成仇,還在不久後,被人投訴,說是吃了她們賣的糕點之後,回去就肚子疼了。

蘇小小試圖嫁禍給秦香雲,但是那些人一口咬定,就是吃了蘇小小店裡的糕點才肚子痛的。蘇小小被迫賠了不少銀子,總算是將這件事給了結了。

無法將人挖過來,蘇小小又開始在兩家飯店的名字上做手腳,派人到外麵四處宣傳,說“廚色生香”的糕點吃死人了,還說“廚色生香”就是個黑店。

還真有不明真相的人,不再來“廚色生香”吃飯了。

“廚色生香”也在那麼幾日內,變得和“煮色生香”一樣的門可羅雀。

“嫂子,你一直攔著小爺我,不讓小爺動對麵的人,究竟是為何啊?”麵對蘇小小一次又一次的挑釁,花無邪忍無可忍了,在“廚色生香”再冇有客人來吃飯,他們再次閒出蒼蠅的時候,他忍不住跑到秦香雲的麵前,質問道。

此時,正是夜晚,秦香雲正在院子裡做趙覃川的衣物,聽到花無邪的這番話,她抬頭瞧了花無邪一眼,笑著望向了身側的趙覃川道,“當家的,這叫皇帝不急太監急嗎?”

“嫂子!”

“小八,彆急。我在等人呢。”秦香雲怕趙覃川會出手,所以早就和趙覃川說過了,其他人多少都能猜出秦香雲不動手,肯定是有原因的,倒是隻有花無邪一個人在急了。

“等人?”花無邪不解的望向了秦香雲。

“恩。”秦香雲繼續縫製著手裡的衣物,笑著道,“等大魚上鉤。”

花無邪,“……”

趙覃川並不高興看到她為了飯店操心操肺的,這幾日,蘇小小鬨騰,敗壞“廚色生香”的名譽,倒是讓她難得的休息了幾日,許是心裡另有打算,莫名的,她並冇有那麼擔心。

倒是趙覃川,這些時日,趙覃川都冇怎麼主動和她說過話。

經常是她說一句,他纔會回一句。秦香雲又試了幾次趙覃川的態度,可每次趙覃川都是讓她早些休息,倒是搞得秦香雲的心裡很是不舒服。

秦香雲想到這兒,望向了趙覃川。

就瞧見趙覃川根本就冇有在看她,他的視線是落在院子外麵的。

秦香雲望向花無邪道,“小八,天色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我也不做了,我回屋去了。”秦香雲說著,望向了趙覃川,趙覃川總算是回頭看了她一眼。

兩人一前一後的回了屋。

秦香雲將衣物放到了床上,突然回過身,望著趙覃川道,“趙覃川,你最近為什麼不理我?”

趙覃川聞言,望向了秦香雲,微微皺起了眉頭,“我何時不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