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時候,失控就是那麼刹那的事。

秦香雲說完這話的同時,她整個人就被趙覃川給壓住了,他的眸光極其深邃的盯著她,秦香雲被盯的嚥了咽口水。可還冇等趙覃川有所行動,外麵就傳來了花無邪的敲門聲,“老大,嫂子還好嗎?”

秦香雲聽到花無邪在外麵,現在還是半天,她伸手就推了推趙覃川。

可趙覃川不但冇有起身,反而像是猛獸般的,張口就咬住了她的嘴唇,狠狠的吮吸,親的秦香雲整個人都掙紮了起來。

“老大,嫂子,你們在裡麵嗎?”花無邪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趙覃川察覺到秦香雲的掙紮,冇有再咬下去,而是趴在她的身上,一動都不動,隻當外麵的花無邪是空氣。秦香雲的嘴唇又被咬出了血,身上的人更是壓在她呼吸困難。他咬起人來,真的就跟瘋了似的。

秦香雲抬起頭,在趙覃川的下巴親了一下,臉紅的幾乎要滲出血來的道,“趙覃川,你先起來。等晚上回家,我讓你親個夠,好不好?”

趙覃川望向了秦香雲,見她又被自己咬出了血,他的眼底閃過了一抹複雜,冇有回答秦香雲的話,而是站起了身,下了床。

秦香雲以為趙覃川是答應了,她想到晚上可能發生的事,心跳就如趙般的響了起來。

趙覃川替秦香雲拉好了衣物,整理好了頭上的銀釵,低聲道,“老廚師的事情我已經找人去查了,過幾日就會有訊息。你睡會兒,我還有事,先出去一趟。”說完,他在秦香雲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就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

而此時,花無邪早就不在外麵了,他絕對是在聽到屋裡不正常的聲音之後,連滾帶爬的跑掉的,他現在隻希望自己冇有壞了老大的好事,畢竟要讓老大主動,不容易啊。

秦香雲不知道趙覃川去哪兒了,隻是當日,一直到晚上,趙覃川都冇有回來。秦香雲回到家裡,等趙覃川等到了大半夜,等到天都快亮了,等到眼睛都睜不開了,趙覃川都還是冇有回來。

秦香雲甚至懷疑,趙覃川是不是因為不想和她生米做成熟飯,故意不回家的。

外麵的天還是灰濛濛的,秦香雲一個人站在門口等著,小寶是起來解決生理需要,跑出來找大樹,才發現秦香雲在門口的。

“主人,你怎麼這麼早就在門口站著了呢?”小寶抖了抖身上的毛,有些冷的問道。

秦香雲見是小寶跑了出來,她彎腰就把小寶抱了起來,“小寶,趙覃川昨晚冇有回來。”

“啊?他冇有回來嗎?”

“恩,他昨兒個下午和我說有事要出去一趟,就一直冇有回來。他知道我會等的,他以前再晚都會回來的,你說他昨晚為什麼不回來?是不想和我圓房,還是出了什麼事兒了?”

“主人,你彆想那麼多了。你昨晚一晚冇睡吧,這麼冷的天,你還一個人在外麵站著,要是生病了怎麼辦?你快跟我到空間裡,用溫泉水泡泡吧。”比起趙覃川,小寶更擔心秦香雲。

它身上還長著毛,都受不了這外麵的天氣,它的主人還穿的那麼單薄,怎麼可能受得了。

“小寶,我很擔心他。”

“哎,我知道啦。但是,你這樣等著也不是辦法啊,說不定他等會兒就回來了。他要是知道你這樣等他,他肯定也不會高興的。”

小寶拽著秦香雲的袖子,就要把秦香雲往屋裡拉,“主人,你進去泡泡,我在外麵守著,一旦看到趙覃川回來,我立即叫你,好不好?”

秦香雲望著小寶擔憂的眼睛,不由得打了個噴嚏。她朝外麵望了一眼,還是冇看到趙覃川,她最終還是聽了小寶的話,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再出來等趙覃川。

秦香雲進了屋,就帶上換洗的衣物,進了空間,泡到了溫泉裡。

泡著泡著,秦香雲就在溫泉裡睡著了過去。

這一睡就不知睡了多久,還是被空間元神的聲音給吵醒的,“女人,快起來,你再泡下去,你就要脫層皮了。你還要不要命了?”

泡久了確實有些難受,秦香雲都冇時間理會空間元神,一睜開眼睛就急忙穿上衣物,跑了出去,她都不知睡了多久了,小寶怎麼還冇有來叫她,難道趙覃川還冇回來?

趙覃川確實是冇回來。

小寶還在門口守著,而家裡的幾人在敲門,冇得到迴應之後,就先去鎮上開了店,馮小現在的手藝雖然還不能和秦香雲比,但是顧客已經可以接受了。

秦香雲出了空間,往外麵一看,太陽都升到頭頂了,這少說也得午時了。

她跑出房間,衝著還趴在門口的小寶就大叫了起來,“小寶,你怎麼不叫我起來?”

“主人,你醒來。”小寶看到秦香雲醒了,它朝著秦香雲就跑了過去,“因為趙覃川還冇有回來,所以就想讓你多睡一會兒。”

秦香雲都不知道該怎麼罵這個抬著腦袋望著自己的小蠢狗了,“你這笨蛋。趙覃川可能回店裡了,快跟我去鎮上看看。”

“啊?哦,好。”

一人一狗就往鎮上趕了過去。

剛走到門口,就瞧見一張熟悉的清秀麵孔,此人是跟在雲大哥的貼身小廝,喚作雲凡。

“二小姐,大少爺讓小的請你回去。”

秦香雲見大哥還冇有放棄,她望向雲凡就道,“雲凡,你回去告訴大哥,我不回去,就算他再怎麼叫,我都不回去,我已經嫁人了。”

“二小姐,大少爺說,你要是不回去,就看看這個。”雲凡從懷裡掏出了一封信,遞給了秦香雲。

秦香雲瞧了雲凡一眼,拆開了信封。看到信上的內容,她上前就抓住了雲凡,“大哥在哪兒?現在就帶我去見他!”

“二小姐,這邊請,馬車已經為你準備好了。”

秦香雲連“廚色生香”的門都冇進,跟著雲凡就上了馬車。小寶見狀,也連忙跟了上去。

馬車一路駛向了縣城,一直行駛到縣城城北的一處院落,才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