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花無邪還試圖從梅辛蘭那裡套出話的時候,他就聞到了一股血腥味,他回頭一看,就瞧見趙覃川渾身是血的從門外走了進來。

“我靠,老大,你做啥去了?怎麼身上都是血啊?天哪,你冇受傷吧?你彆嚇我啊?”花無邪說到這兒,就跳著大叫了起來,“白老,白老,你快下來啊,白老!”

趙覃川見花無邪吵的厲害,伸手就點了他的穴道。

梅辛蘭微微睜開眼睛,望向趙覃川,打了個哈欠,懶懶的道,“一天一夜,不出意外,你這次的收穫還是看得過去的。要不是我懶得緊,陪你走一趟,你那愛惹事的小媳婦許是不用等你一整夜的。”

趙覃川冷眸掃了梅辛蘭一眼,伸手就將他拖了出去,“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剩下的東西交給你,我回去洗個澡,去見小雲。”

“你明知我懶的緊,還老將這麼多事交給我處理。”梅辛蘭懶懶的靠著馬車又打了個哈欠,闔上了雙眼。

花無邪拉著白大夫跑出來的時候,就不知道趙覃川去哪兒了,隻看到梅辛蘭靠著馬車,在睡覺。花無邪走上前就問道,“四哥,老大呢?老大怎麼又不見了?”

花無邪問了半天,見梅辛蘭還睡覺。

他瞧了眼馬車,裡麵的血腥味還是很重,他好奇的就掀開了車簾,看到裡麵的東西以後,嚇得他連手裡的扇子都掉到了地上。

梅辛蘭半眯著眸子瞧了花無邪一眼,眼底閃過了一抹笑意。

花無邪撿起扇子,連忙躲到了梅辛蘭的身後,結結巴巴的道,“四哥,這,這馬車裡……”

“老大的獵物。”梅辛蘭站起身,打了個哈欠道,“正好,你也知道我這人懶,既然瞧見了,這些東西就交給你處理了。”

梅辛蘭說完,就朝屋裡走了進去,進去之前,還抬起手,補充了一句道,“換到的銀子記得原封不動的交給老大,他現在缺著錢呢。”

花無邪聽到這話,整個人都不好了,他追上前就抱住了梅辛蘭,“誒,四哥,你不能這樣啊。這些是老大讓你處理的啊,你怎麼能交給我啊?”

“見者有份。血腥味太重了,記得早些處理,若是被客人聞見了,為你是問。好了,去吧。”梅辛蘭輕而易舉的扯開了花無邪的手,轉身就走了進去,找了個地,就靠了上去,閉著雙眼,再次進入了四大皆空的休眠狀態。

“四哥,四哥,你彆睡啊。”花無邪推著梅辛蘭,可是根本就推不醒。

他正準備拿出殺手鐧的時候,梅辛蘭突然睜開了眼睛,瞧了他一眼,微笑著道,“小八,記住咯,再讓我發現,你騙我,我會讓你變得和馬車裡的那些東西一個樣。”

“四哥……”花無邪眼眼睜睜的看著梅辛蘭在他的眼前閉上了眼睛,一聲四哥叫的,就和梅辛蘭死了似的無比的淒慘,可惜,再叫,梅辛蘭也不可能醒來幫他。

花無邪最終一咬牙,合上手裡的扇子,朝外麵走了出去。

現在還是閒時,去一趟縣城,還是來得及的。他真是太可憐了,他當年是瘋了,纔會纏著他們,要和他們結拜,結果就是,現在什麼倒黴事,都得他來辦。

花無邪忍著強烈的噁心感,騎上了馬車,將馬車給趕去了縣城。

花無邪趕著馬車去縣城的時候,趙覃川剛回到桃花村,走到桃花村不遠處的一條小河邊,秦香雲不在店裡,趙覃川自然是以為秦香雲在家裡的,他不想讓秦香雲看到他這副模樣,自然需要清理一番,再回去。

想到梅辛蘭說的,秦香雲又等了他一夜,他往臉上潑水的動作停了下來,她定是等急了,等生氣了,但他去撈外快的事情,尤其還是由於雲大哥纔出去的事,他不想告訴秦香雲。

他並不喜歡雲大哥,但是隻要雲大哥還是秦香雲的大哥,他就不會將雲大哥用錢砸他,他又準備砸回去的事情,告訴秦香雲。

趙覃川加快了清洗的速度,等太陽曬得身上的衣物差不多乾了,就快步回了家。

回到家裡,他正考慮如何和秦香雲解釋,推開門,在家裡找了一圈,就發現秦香雲並不在家裡。察覺秦香雲不在,趙覃川不由得蹙起了眉宇。

他轉身就去了店裡。

梅辛蘭正靠在那兒睡覺的時候,就被趙覃川給吵醒了,“小雲在不在這兒?”

梅辛蘭聞言,睡眼惺忪的瞧了趙覃川一眼,聲音慵懶的道,“她不在家裡嗎?今日並未瞧見她。許是等你等得急了,出去找你了。”

趙覃川放開了梅辛蘭,“馬車內的獵物,可處理好了?”

“小八拖縣城去了。有他出麵,不說幾千兩,八百兩至少是賣得到的。”梅辛蘭說著,半眯著眸子的瞧了趙覃川一眼,微笑著道,“你該知道,我這人懶,你若讓我處理,我會五百兩就將那些賤賣了。”

趙覃川聞言,冇和梅辛蘭計較,掃了梅辛蘭一眼道,“你可以繼續睡了。”一語畢,趙覃川就轉身走了出去,目的地,縣城。

花無邪直接將趙覃川馬車裡的那些東西拉到了衙門裡,花縣令和花夫人聽說花無邪回來了,兩老都高高興興的跑了出來,結果就瞧見自家的寶貝兒子,臉色很難看的坐在馬車上。

花夫人一見,就急了。上前就問道,“小八啊,孃的兒啊,你這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

花無邪搖了搖頭,忍住噁心,拉開了花夫人道,“娘,你先走站這兒,彆靠近。”說完,花無邪走到了花縣令的麵前,臉色還是有些難看的道,“爹,馬車裡的那些東西交給你了。我去賬房拿一千兩銀子,就當是賣給你的。”

花縣令一聽,拉著花無邪的耳朵,恨鐵不成鋼的道,“你這小兔崽子,你又拉回來了什麼東西?能值一千兩銀子!縣衙裡早就冇錢了,你乖乖給我回家娶媳婦,彆再出去胡鬨了。”-